您的位置:{typepage:name} >母亲的顾忌
此时已经是凌晨3 点多了,整个酒店里都静悄悄的。我们母子的卧室墙壁上橘黄色的壁灯发出暗淡的灯光使这个看似平静的却又充满暧昧气氛的房间更加显得幽静雅致了。  灯光下的我,只穿了条纯棉的白色内裤,屈膝坐在床上,身边平躺着不知所措的儿子,我身上的毛巾被已经不知怎的滑落在地上了,低头沉思的我因为被儿子的一番表白弄的心潮澎湃,根本没发现自己此刻是半裸着身子坐在儿子身边的。  儿子此刻犹如上了刑场的死囚,感觉既然已经把话说明了,索性放开了胆子,一开始还只是盯着着我脸上阴晴不定的表情,在我脸上寻找处理他的答案。可后来忽然发现我想的入神而对别的事情全没在意,而灯光下我雪白的胴体泛出美丽的光泽,一双丰满圆润的乳房,正低低的垂在他的眼前,一对深棕色的乳头随着我的呼吸在不安分的颤抖着,他不禁想着刚刚他曾经仔细把玩过这双美丽的乳房,儿子毕竟少年情浓,他望着我那诱人的乳头,居然在我们母子间此刻最尴尬的时侯又悄悄的发生勃起了。  而我内心里却还在苦苦挣扎,  我爱我的儿子,但那原本应该只是单纯的母亲对儿子的疼爱。母爱本应是最伟大的,可我最近对儿子的感情出现的变化已经早已超出母爱的范畴了。儿子说的也不全错,他是我儿子的同时也是一个生理发育正常的男人,我是成年人尚且还不能完全控制自己的冲动,又怎么能强求儿子也那么克制呢?仔细想来,儿子对我能产生渴望,起码说明我这个妈妈在儿子心目中的地位有多重要。而且我本来对他也有些超出伦理的幻想,本该说是两情相悦。但再怎么说我们也是亲生母子啊!和自己儿子两情相悦,说起来更是让人无法启齿。况且就算我们内心都接受了这种近乎扭曲的感情,那接下来呢?儿子正是青春年少精力旺盛,而我又是人到中年独守空房,难道真能约束的住自己不做乱伦之事么?  想着想着,我忽然发现儿子的双腿间仿佛有个东西在蠕动,继而那个东西开始变大,在他用毛巾被紧紧盖住的裆部支起了一座小帐篷。  我不知该好笑,还是该气恼。看了看平躺在我身边的儿子,从他充满欲望的眼神里我这才想到自己此刻半裸着身子。乳房毫无遮盖的正被这个小冤家用目光来回扫视着。不由得一阵大羞,忙从地上把自己的毛巾被拾起来,裹住自己的身体,然后皱着眉俏眼生春又狠狠瞪了儿子一眼。  儿子躺在那不好意思的笑了。  他大概觉得我对他的生理反应应该见怪不怪了。反正事到如今心里也不需要再隐瞒什么了,他表现的倒是很踏实。不再是突然被我发现丑事时的不知所措的样子了。同时他也心领神会的明白我瞪他的眼神里完全没有恶意。  对于自己的勃起,儿子倒是确实有点不好意思。他勉强着伸出骨折的右手想要抚平它。可受伤的右手刚一触碰到裆部那顶小帐篷就无力的垂了下去。继而发出疼痛的低哼。看样子刚才无意间弄伤了的旧伤对他造成的伤害不小。  见儿子如此模样,我身为母亲的母爱本能让我又爱又恨又可怜,忙握起儿子的伤臂赶紧又替他轻轻揉了起来。揉了一会,儿子不再那么疼了,这才感激的冲我点了点头说:" 好了!妈妈,不那么疼了!"  我放下儿子的伤臂,又用床头柜上的纸巾替他擦了擦脸上的冷汗。见他裆部的鸡巴还在勃起,心中由怜生爱,想着儿子对我的表白,再看看他俊美痛苦的脸庞,刹那间,我放弃了内心一切的抵抗,觉得为了儿子做什么都无所谓。  我叹了口气,微微垂下头,让自己鬓边散乱的长发遮挡住自己的脸。不再和儿子有目光接触。我生怕我接下来做的事让自己颜面扫地。  我伸出洁白的手臂,轻轻撩开盖在儿子裆部的白色毛巾被,任由他那并不算大的小鸡巴精神饱满的在我眼前挺立着。  儿子对我突然拉开他身上的毛巾被毫无心理准备。不由的轻声尖叫一声:"妈!……"  我没理他,而是伸出芊芊素手紧紧的握住他早已滚烫发热的鸡巴,儿子身体一震,还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我已经熟练的开始上下来回替他撸起了鸡巴。  儿子挣扎着要摆脱我的手掌,一边嗫啜着:" 妈!别……您这是做什么……别这样!" 他是真的不好意思了,长这么大第一次被别人这么握着生殖器,让他无比害羞,小脸涨的通红。  我低着头盯着他被我用手来回撸的水花飞溅的鸡巴,红着脸装作严肃的低声说:" 别乱动!弄疼了妈妈可不管!"  " 哎呦……妈……轻点!" 儿子不再挣扎了,不好意思的看着我为他手淫。  " 嗯……你的手不方便,。以后有需要直接告诉妈妈!妈妈可以替你帮忙!但……不许再自己伤害自己了,听到了么?" ,面无表情为儿子手淫的我一边握着儿子的鸡巴忙活着,一边低低的声音告诫儿子。  我希望以此算是对儿子表白的回馈,同时确实也不愿儿子本来就受伤的手再因为这种事久久不能痊愈。另一方面,深埋在心里的欲望也驱使我实在想要握着儿子的鸡巴感受一下他少年热血的激情。  " 真的么?啊……哎哟……妈" 儿子又惊又喜,肉体的舒畅和突然来到的喜讯让他不由的低声放肆的叫了起来。  " 小点声!" 虽然我已经用行为暗示自己已经接纳儿子的爱恋。但深更半夜他发出这种叫床的声音我还是担心会被住在隔壁银行的同事听见。  " 恩!" 儿子躺在枕头上快乐的答应着,享受着我这个母亲为他手淫带来的和以往自己自慰截然不同的舒服感受,不由的心花怒放起来。  " 妈妈……太棒了!" 儿子称赞道。也不知是说我为他手淫的技巧太棒了,还是我为他手淫这件事本身对他来说太棒了。  儿子的称赞让我脸上一阵滚烫。我只能装作没听见仍旧专心致志的为儿子撸着鸡巴,我的手指和包皮产生的强烈摩擦,使得儿子的鸡巴像根烧红的铁棒一样又烫又硬。  看着儿子阴茎包皮里时而绽露出的娇嫩龟头,我内心的烈火也在越烧越热!我多想亲亲它!甚至大胆妄想着要儿子用如此鲜嫩却又充满精力的鬼头插进自己身体是种什么感觉。但我毕竟还是有些理性的,欲望虽然强烈,但还得控制自己。  我强压住自己内心的欲望,本想表现的落落大方,似乎为儿子手淫是母亲的神圣职责一样,保存母亲的尊严。可我为儿子手淫的右手却出卖了我自己内心的渴望,我不仅仅是简单的为了解决儿子生理的苦闷做的机械式的手淫。此刻我玩弄着儿子鸡巴的素手随着心中欲望的强烈,逐渐在进行着某种意义上的挑逗。我的一只芊芊玉手上下温柔撸着儿子阴茎的同时,另只手玉葱似的手指在轻轻的抚弄儿子的会阴部和屁眼,儿子被这种挑逗的手法弄得痒痒的,不由的咯咯直笑。  " 妈!别……别这样!痒痒!" 儿子笑着求饶。  " 哼!" 我红着脸不无得意的停止了挑逗儿子会阴部的手,转而用一根食指在儿子湿乎乎的龟头上温柔的爱抚起来,顺着儿子的尿道口,我温柔体贴的用手抚摸着。儿子躺在床上的身体发出一阵颤抖弄得床垫跟着颤悠。  从我丰富的性经验上看,儿子已经快要射精了。他挺得笔直的鸡巴随着我手上的节奏上下起伏,过长的包皮被我用手翻来覆去使深藏在包皮里的嫩红色龟头时隐时现。儿子到底还是个孩子,包皮还没完全褪掉呢,就这么渴望男女之事,也真是拿他没办法。  " 啊……不行了!妈妈,我……我要出来了!"  " 恩,要出来就出来吧,千万别憋着!憋着会憋出病来的!" 我把目光从儿子的龟头上抬起来,望着他因为舒服迷茫的眼神,轻声鼓励他。  " 不行了……啊……啊……啊……" 随着儿子几声快乐的低吼,他把滚烫的精液喷射的到处都是!床单上,毛巾被上,他自己的大腿上,我的身上,手上无不沾满儿子散发着青春气息的精液。  儿子高潮结束后,四仰八叉的躺在床上。我从床头找出纸巾擦拭被他弄脏的地方。一时谁也没有说话,儿子的身体得到了放松,闭着眼回味着刚才妈妈温柔的手淫。而我不知怎的,本来紧张复杂的心,也随着儿子的射精得到了某种程度的释放和缓解。  我一言不发用纸巾擦干净手上身上的精液,换了张纸,又把床单毛巾被上溅射到的污秽也都擦干净。又拽出张纸巾细细的帮儿子抹拭湿淋淋的下身。又整整用了两张纸才算擦干净儿子的身体。想当初,丈夫在和我新婚之时也曾经能射这么多的精液。那时每天早上起来我们的被褥都被他的精液和我的淫水弄得潮乎乎的。不过最近几年随着年岁大了,丈夫虽然和我在床上做爱时依然生龙活虎,但射精的浓度和量度都远不如前了。反倒是我自己人过中年后淫水就像喷泉一样,稍有撩拨就能达到潮吹的效果。夫妻在床底之间不能举案齐眉,不能不算一点憾事。  如今看见儿子手淫后射精的量度如此之大,我复杂的心情里不由的又添了几丝欢喜。但一转念,想到我身为人母却为自己的亲生儿子手淫,一时之间又羞愧的无法言表,只能低着头任脸上红的发烫,也不愿再多看儿子的鸡巴一眼。  母子间彼此沉吟了片刻。我脸上的红晕渐渐消退了,这才微微抬起头问儿子。  " 杨洋,满足了么?" 我爱抚的替儿子轻轻捋了捋额角被汗水粘在一起的头发,像平时饭后问他吃没吃饱似的带着母亲的关爱温柔的语气问。  儿子使劲点了点头。悠忽间抬起他没有受伤的左臂,突然抓住我一只赤裸裸的乳房揉了揉。我吃了一惊,这才意识到自己刚才因为神魂颠倒,竟然还是没穿衣裙,依然只是穿了条内裤半裸着陪伴在儿子身边。虽然心里又是一阵害羞,但对于儿子的爱抚,我却没有再拒绝。我把脸侧过去,不看儿子的脸,心想这样大概能够避免彼此的尴尬。  " 妈,这是真的吗!我有点不敢相信!" 儿子揉着我的乳房有点夸张的说。  " 恩,妈想通了,与其让你偷偷摸摸的手淫,还不如妈妈帮你解决这方面的问题。妈甚至害怕你总这么提心吊胆的糟蹋自己,以后身体和精神都会出什么问题。反正你的右手现在也活动不便,让妈妈代替你的右手就像现在这样不是很好么?" 我小声的为自己不伦的行为做着虚伪的掩盖,并且边说边低下头吻了吻儿子的额头。显得母性十足。  " 妈妈……" 儿子带着孩子对母亲的依恋又呼唤了我一声。  语气中仿佛带着小时候我替他喂饭,替他擦大便时一样的那种对母亲的感激。继而伸出左手把我紧紧揽在了怀里。  我被儿子搂在怀里初时有些别扭,自己丰硕的乳房紧紧的贴在儿子结实的胸膛上的场面不免有些尴尬。但闻到儿子身上少年男子特有气息时,我又不由得一阵芳心乱跳。没做任何拒绝,就这样静静的和儿子搂抱着待了一小会。  儿子的手不太规矩,他在我腰上抚摸了一阵,隔着我的内裤用力揉了揉我丰满的屁股。我红着脸小声说:" 臭儿子!别跟妈妈闹。"  儿子停止了半响,继而大着胆子把手伸进我的内裤一边细细的抚摸着我的粉臀,一边不安分的用手指向我的屁眼和会阴部摸去。  " 不行!"  我红着脸一下挣脱儿子的怀抱。虽然此时此刻意乱情迷的我愿意为儿子做任何事,但母亲的尊严和伦理的约束,让我在儿子即将接触到我女性神秘禁区的一刹那还是强自拒绝了他。毕竟我还没有做好跟他发生真正肉体关系的心理准备。  " 妈妈……" 儿子没有摸到他想摸的,脸上的不悦带了出来。继而央求道:" 让我看一眼,摸一下吧。我……我只在漫画里看到过画出来的,真正的女性阴户,我一次也没见过。"  虽然杨洋说的可怜,可一想到他是我亲生的儿子,我心里还是一阵彷徨,道德的底线已经被触动了,但女性的羞耻感却无法克服,我知道目前其实并不是自己敢不敢让儿子接触自己性器官的问题,而是满足了他这个愿望,我自己还能不能克制自己那其实也并不安分的内心的问题了。如果此刻儿子一旦向自己求欢,我相信自己肯定不会拒绝。那样做的话,我该怎么面对丈夫……而且整个宾馆都是我的同事,万一一不留神传出点肮脏的声音被他们听到……  想到此,我咬着牙推开儿子仍然想要拥抱我的手,换上平时一幅冷冰冰的面孔,对儿子说:" 好了!你看,都折腾到几点了!还不赶紧睡!妈妈困了不许你再打扰妈妈!包括以后,未经允许如果你再对妈妈无礼的话,妈妈决不饶你。不要给你颜色你就不知道东南西北了!我!依然是你的妈妈!听到了么?"  儿子撅着嘴听我说完还想再纠缠我,我不再看他,倒身躺在床上,头转向另一边。继而话里有话的小声说道:" 来日方长,你别像个猴子那样急色好不好,日子长着呢!睡吧,明天一早还要回家呢!" 说罢一阵疲倦袭来,我还真有些困倦了,闭上眼很快睡着了。  杨洋坐在我身边抓耳挠腮了一阵子,毕竟夜已经深了,他也有些困了,忍不住重新躺在我身边,一阵焦急的翻来覆去的翻身过后,没多久呼噜声也传了出来,总算这孩子还有自制力。  睡梦中我翻了个身,伸出雪白的手臂紧紧的搂着儿子,和他共同做了个香艳无比的美梦。


  • 提示:收藏本站,請使用Ctrl+D進行收藏 |
  • 警告:如果您未滿18歲或您當地法律許可之法定年齡、或是對情色反感或是衛道人士建議您離開本站!
  • 本站歸類為限制級、限定為成年者已具有完整行為能力且願接受本站內影音內容、及各項條款之網友才可瀏覽,未滿18歲謝絕進入。
  • 本站已遵照「iWIN網路內容防護機構」進行分類,如有家長發現未成年兒童/少年瀏覽此站、請按照此方法過濾本站內容
  • >『網站分級制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