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typepage:name} >淑琴之新婚前夜
汉是一个沿海小城,小到普通一点的地图都不愿标注出来的地步。但是在这个小城的九月里,即将发生一件对于当事人来说并不小的事情,也许还附带了一些些别的动静。  从哪里开始说好呢?比如说主角?主角的名字叫淑琴,已经在这个小城里生活了二十二年,除了少数几次机会外,基本上都没有出过这个城市,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也算是传说中的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吧。  哪怕是在茫茫十余年的上学过程中,中学自然不必说了,到了大学,她的成绩恰恰好上了本市的院校,毕业是作为一个女子,又未曾有过外出闯荡的想法。在历练狭窄这个方面上,和她的哥哥肖岳倒是大相径庭。  肖岳是淑琴的兄长,比她早正好11个月。任何听闻这个消息的人,多半会在心里悄悄的盘算,似乎这个时间有点点……恰巧了罢?但是盘算归盘算,只要脑袋不是有坑的人,都不会当面问出这个问题的,而问过这个问题的人,又大多被肖岳揍过。  作为兄长,肖岳对淑琴很是呵护,从小到大都是如此。而淑琴作为妹妹,也很享受的在大哥的庇护下经过了小学、中学,甚至大学。终于现在毕业了,这几十年来,对一直能仗义为自己出头的大哥,她还是很感激的。  可是她终于要到了出嫁的年龄了。在当地,女子早婚是正常的。虽然不舍,但是她也知道这事情抗拒不得,何况准夫婿也是一表人才,也就允了。  如今已是10月,婚期就在后天。淑琴的父母连续几天忙着和亲家、亲戚打交道,早已疲惫不堪,早早就睡下了。但是淑琴却了无睡意,她知道再过一天,她就将离开这个家庭,虽然可以再回来,可毕竟从此会和她所敬爱的兄长有所隔阂。因此她决定做一件大胆无比的事情,为了这件事情,她已经独自谋划了许久。  兄长的房间在她的楼上,而父母的房间在楼下。淑琴感觉到父母已经入睡,就悄悄的爬上楼,推开肖岳的房间。她知道自己的哥哥从来都不可能在十点前睡觉的,因此也不必敲门。  肖岳看见是淑琴,觉得很是惊讶,放下手头的电脑,询问:「小妹,你怎么这么晚还没睡觉?后天就是你的大日子了,这两天可要养好精神。」  「嗯。」淑琴犹豫了一下,问,「哥,你舍得我嫁出去么?」  「当然舍不得了,这么可爱的小妹嫁出去我多伤心呢,巴不得妹妹一直在我身边。」肖岳开玩笑的回答,但是又补充,「可是你总要嫁人的啦,虽然不舍我也只好放手了,以后常回来看看。」  「我会的。」淑琴犹豫了一下,说,「哥,我知道这些年,你对我都很好,我很感激你。」  「说哪里的话呢,我比你大,照顾你是应该的。」  「哥,答应我一件事情好么?」  「嗯?好啊,只要我能做到。」对于淑琴历来的要求,肖岳已经答应习惯了,所以这次虽然有些疑惑,也一口承担下来。  「哥……」淑琴犹豫了一阵,终于开口,「这么多年来我最爱的就是哥哥了,哥哥也是最爱我的吧?」  「当然了啊。」肖岳有点摸不着头脑。  「哥,我想和你做爱。」  「什么……啊?!」肖岳被吓了一跳,「你说什么?」  反正已经开口了,也顾不上飞云一般的脸颊,淑琴低着头一口气说下来:「我不想把自己的身子给一个才认识没几天的人,哪怕以后他会成为我的丈夫。」说完抬起头来,看着还在惊愕中的肖岳,继续开口:「我只想要给你。」  「这不行。」肖岳第一反应就是拒绝,开玩笑呢,虽然妹妹并不算是美女,可是也出落的亭亭玉立,落落大方,身上没有什么特别靓丽的地方,但是却也在中上阶级。这样的女子若不是妹妹,任何一个人开口他都难以拒绝,可是现在开口的人却是他的妹妹,这怎么能行。「你是我的妹妹啊,何况你后天就要结婚了,别胡思乱想。」  「可是你刚刚答应人家的……」  「这个不行。」  「……」淑琴无言,她今天鼓起勇气来见哥哥,就为了说出这几句话来,可是却被哥哥直接拒绝,心里的委屈就涌了上来,眼眶立刻就泛起了微红,眼看泪水就要出来了。  看见妹妹这样,肖岳也于心不忍,正要安慰些什么,却看见淑琴直接扑了上来,紧紧的抱住他,带着哭腔说:「我不管我不管嘛,我就要你。」  淑琴抱的很紧,偏偏肖岳晚上刚刚漱洗完,身上只穿戴了一套睡衣,其薄如缕。而淑琴精心准备了好些时间,自然也是穿的不甚严实,身上只有一件半长的粉红睡裙,也是薄若蝉翼。两人抱在一起,紧紧地贴着,胸口顿时和没有什么阻隔一样。  肖岳只觉得淑琴的双乳如此豪迈,他以前也看过妹妹穿睡衣的样子,可是从未想到过如果这样抱起来会有这般巨大的压迫感。那胸前软肉,隔着两人的衣裳,随着双方的呼吸起伏,一点一点的摩擦着自己的胸膛。慢慢的也有些心猿意马起来。  可是肖岳毕竟还是清醒的,才抱了一下,很快就反应过来,抬手就想要把淑琴推开。哪知道手刚刚抬起,淑琴就突然抬头,对着他的嘴唇,吻了下去,还生涩的把舌头伸到他的嘴里,笨拙的寻找着什么。  肖岳顿时觉得有些无法克制,心想,亲一下应该没关系的,等她亲够了,自然也就不会再有这般冲动的心思了吧?于是也就不再想推开妹妹,反而有些顺从的配合她拥吻起来。而抬起的双手,自然就落在了淑琴的背上,慢慢的抚摸。  两人舌吻良久,双方都感觉到对方的热情,舌头纠结在一起,难舍难分。突然肖岳的手不再停留在淑琴的后背抚摸,而是渐渐的移动到了她的前面,偷偷的扣了上去。  肖岳只觉得入手一片柔软,别提有多舒适了。随着手心慢慢的挤开两人贴着的胸膛,越来越近地向淑琴的乳房攀登,他的心里越发的有些惊讶,原来小妹的胸器竟然如此惊人,以前怎么都没有发现呢?  手里的乳房有如一个倒扣的瓷碗,肖岳动作不停,很快就摸到了一粒恰如其分的凸起,他心知这便是淑琴的乳头了。心想,既然亲了,摸一摸也没关系吧,只要不和妹妹做爱,安抚下她也不算太过分。  淑琴被哥哥的手摸上了自己的乳峰,虽然已经有了心理准备,还是羞的满脸绯红,嘴里嗯了一声,手里却悄悄的放松了一点,让自己和哥哥贴的不是那么紧了,好让他的手可以任意玩弄。  肖岳得到这个信号,手里顿时动作大了起来,手在淑琴的衣服下肆意的捏揉挑挤,直把淑琴的一边乳房捏个风生水起,又用两个手指抓住了她的乳头,轻轻的一拧。  被这样一拧,淑琴顿时全身发软,再也抱不住肖岳。两手就顺着肖岳的后背滑下,伸到了肖岳的腹部,只觉得触手处坚硬而有弹性,充满了男性的力量。她抚摸了几下对方的腹部,手情不自禁的继续下移,寻找到了肖岳的裤头,就顺势摸到里面去。  刚刚把手伸到内裤中的时候,淑琴只觉得手中摸到了一些卷曲的毛发,她知道这个是哥哥的阴毛,就轻轻的梳理了一下。然后马上移过,双手下探,马上就找到一个雄伟的突起物。  淑琴前几天刚刚认真找了一些材料,知道这个应该就是哥哥的阴茎了。而她看过的那些东西告诉她,只要好好的按摩这个阴茎,它就会变得很大,而且男性很难克制这种挑逗。她心想:「这样哥哥就不会拒绝我了吧?」  于是她就轻轻的摸着肖岳的阴茎,从根部开始,十个手指缓缓的握住了哥哥的分身。心里有些惊讶,网上不是说亚洲人的阴茎一般是12到15厘米,为什么哥哥的阴茎用两只手都握不住呢?  她想不明白,也不去想,只是轻轻的在肖岳的阴茎上抚摸,偶尔上下套弄,同时感受着自己乳房上揉捏的力气,发现乳房被越来越重的挤压,而肖岳的鼻息也越来越粗重,知道自己的方法见效了,心里暗暗高兴。  突然,肖岳放开抓住淑琴乳房的手,粗暴的向下直接伸去。淑琴一惊,却又马上的克制住了推离他的本能,任由那只大手伸向自己的小腹。只觉得小腹上一只略有粗糙但是温暖有力的手抚摸过去,再坚定的向下,摸到了自己的耻毛上面。  肖岳摸到了妹妹的阴毛,入手绵软,挠的他手心痒痒,心里也是痒痒,顺手拉起一撮阴毛,轻轻的扯了一下。淑琴顿时「啊」了一声,脚下一个踉跄,差点就扑在哥哥怀里,马上又咬着嘴唇,一声不吭。  接着她就感觉到那只手又向下摸去,插入到她的双腿之间。开始只是一根中指,摸索着到了自己的阴道口,在阴唇上前后搅动,使得她的双腿一阵颤抖、战栗。然后那根中指似乎找到了什么,停留了一下,就在阴唇前方的一个物体上点了一下。就这一样,让她完全站立不稳,扑倒到肖岳的身上,知道刚刚哥哥摸的地方一定就是自己最敏感的阴蒂了。  肖岳对扑到自己怀里的妹妹也有些抱不稳,就顺势把淑琴放到在自己的床上。这时候他的双手,一只放在淑琴的下身,一只就解放出来,直接开始脱下淑琴的衣服。这时的肖岳,已经欲望高涨,不过还有一点点清醒,想着:「不做爱就不算什么。这样能让妹妹体验一把也……应该没关系吧。」  淑琴躺在床上,身下是平整柔软的床垫,双手依然握着阴茎不放,生涩却轻柔的抚摸着,眼睛却看着哥哥。任由哥哥的手把自己的裙子除去,又除去自己的小内裤。而下身的阴道和阴蒂正被他整只手覆盖住,其中的两个指头还捏着自己早已充血变大的阴蒂打转。  睡裙一被解开,就看见一双巨大的乳房显露出来。雪白的乳房上一点殷虹,有如雪峰初日,又有如云顶朝阳,令人炫目神迷。淑琴看见哥哥盯着自己的乳房目不转睛,也觉得有些得意,毕竟她的乳房确实在周边闺蜜里面算是令人羡慕的了。她外面买胸罩的时候,常常买不到相应的尺码,毕竟95E的号码不是所有的地方都有卖的。  未经人事的淑琴哪里经得起这样的挑逗,顿时下身渗出大量淫水,打湿了一片阴毛和床褥。她强忍这颤抖的手,放开阴茎,把肖岳的睡衣解下。入目处只见一身有力的肌肉,已经变得黑里透红,而下身的内裤上已经囊囊鼓起,似乎有个巨大的物品束缚其中,正欲冲破牢笼打开禁锢,振翅高飞。  看了一会儿,淑琴双手抚摸上哥哥的下腰,捏住身上仅存的内裤,慢慢的拉了下来。肖岳也配合她的动作,让妹妹更容易的把自己的阴茎解放出来。内裤一脱,只见胯下的那个阴茎立刻露出狰狞的全貌。一根毒龙钻,粗细有如一个水杯,前面的龟头高高耸起,马眼怒睁。龟头大如拳头。  淑琴有些心惊,没想到哥哥的阴茎居然这么大,而且还这么长。她悄悄的比划了一下,发现阴茎比她的手臂都细不了多少,短不了多少。「这么长,等会能插到我的阴道里面吗?」她心里有些忐忑。但是很快就放开了这个念头,「无论怎样,今天我一定要把自己交给哥哥。」淑琴下定了决心。  于是她就慢慢的抚摸着阴茎,不但上下套弄,还不时的碰触一下阴茎下方的一个肉袋子。虽然只是偶尔碰触,但是她也感觉到里面的两个肉球,椭圆而滚烫,甚至还有些轻轻的跳动。「哥哥的本钱好雄厚哦」,她心想。  肖岳被她这样一折腾,手上无法停住,一手揉捏着淑琴的乳房,另一只手的食指和拇指还在围着淑琴的阴帝转圈,不断的把妹妹的身体挑逗到一个又一个高峰。同时还把中指轻轻地插入到那早已湿滑柔濡的阴道中去。  中指在阴道中摸索着前行,还不停的在阴道中左刮一下,右刮一下,让淑琴本已高涨的情欲火上浇油。突然,肖岳感觉到他的指头碰到了一个阻隔,他停了下来,知道这个是妹妹的处女膜,自己不该弄破……「至少不该用手指弄破吧?」肖岳有些迷糊的想。于是他拔出了手指。  淑琴感觉到肖岳似乎有些打退堂鼓,连忙放开自己握着阴茎的手,抓住哥哥的双手,放在自己的乳房上。肖岳得到这个鼓励,就更加卖力的揉捏起来,只见一双乳房在手下不断变形,一会儿捏成一个乳鸽,一会儿捏成一个白玉,一会儿就好像是冰激凌上带了一点草莓酱。  淑琴喘息不已,觉得下身泛滥成灾,心里回忆着之前看到的那些羞人的文字,估摸着自己的身体应该准备好了,就把哥哥拉向胸口,任由他贴在自己的乳房上肆意玩弄。之后摸向哥哥的阴茎,却发现入手的什物似乎比刚刚又大了一分,有些心惊。但是她也不管太多,只是用双手引导着哥哥的阴茎,摸索着让龟头顶在自己的阴道口上。  得到这个挑逗,肖岳再也无法忍受。就让自己的龟头在妹妹的阴道口摩擦了几下,感觉龟头已经润滑,就缓缓的用力,试图把龟头插入阴道。  只见那龟头,在肖岳的用力之下,向淑琴的阴道口挤压下去。开始的时候,由于阴道还未分开,两片阴唇也被挤压到中间。随着力度的增大,阴唇终于放弃抵抗,向两边分开。肖岳的龟头黏着妹妹的体液,分开阴唇,开始向内部攻击。  淑琴只觉得下身一阵疼痛,差点「哎呀」出来。可是她生怕惊扰到哥哥,硬是忍住了差点出口的痛叫,反而更加紧紧的抱住哥哥。  肖岳放开乳房,把妹妹的双腿分开,放在自己的肩膀上,然后附身从背后抱住自己的妹妹,湿漉漉的黏满淫液的手掌反扣住她的肩膀。再趴在妹妹的胸前,让自己的胸口挤压着妹妹的乳房。  淑琴顿时觉得胸前乳房被哥哥的胸膛大力挤压,原本引以为豪的大乳被哥哥强壮有力的胸膛挤压的几乎扁平,但是两粒殷红的乳头却没有被压扁,反而更加的挺立,顶在两人之间,并随着两人的颤抖和摩擦不断的摇晃,更加挑逗着兄妹两人。  肖岳被妹妹抱住,下身不由自主的用力,让龟头一步步的突破入口,向内插入。只觉得那里狭窄无比,几乎完全不能突入,就本能地向内一冲,硬是破开入口,把龟头塞到阴道口中。  淑琴只觉得下身撕裂一般的疼痛袭来,好不容易才忍住没叫出,生怕打断哥哥的兴致,也怕惊醒楼下的父母,但是双手指甲已经深深地扣在哥哥的背后,嵌在肌肉中。心里想的却是:「好痛,是不是哥哥已经破开我的处女膜了呢?可是感觉才插了一点点啊,不会这么浅吧?」  未经人事的少女虽然看过一些科普材料,但是含羞半掩的了解里,哪里会知道其实这只不过是阴茎最前方的龟头插入自己的阴道而已,后面还有十余厘米的巨物尚未容纳。  两人都喘息了几口气,肖岳是因为用力过度,打算休整一番。而淑琴是因为阴道被侵入,疼痛难忍。过后,肖岳低头咬住淑琴的耳垂,用舌头慢慢的舔舐,同时还一丝丝的向妹妹的耳孔中吹入气息。淑琴顿时觉得一阵酥麻涌上来,难以形容的快感传到脑后,下身也不再那么疼痛了,只是淫水却越发的多了起来,但是却被龟头顶在阴道口,无法流出,只能挤压在阴道中,越来越觉得下身挤涨无比。  肖岳并没有停止他的动作,一边轻吻一边吹气,一边还用自己的胸膛摩挲着妹妹的胸前双乳,直把她碾压的全身发抖,喉咙里面发出含混不清的声音。这声音落在肖岳的耳中,那简直就是催阵的战鼓,克敌的金角。顿时下身用力,把自己的阴茎大力推入。  淑琴的阴道未曾开发,何等的狭窄!被阴茎这一推,顿时双方都感到不堪忍受。淑琴只觉得下身撕裂一般,她虽然已经做好向哥哥先生的准备,也自觉刚刚两人的挑逗已经把自己的身子做好了最佳的准备。可是万万想不到自己的阴道将要容纳的是怎样的一个巨型凶器啊!而肖岳却是被紧紧的夹住,感受到下身强烈的挤压,有一些疼痛,但是却是更多的快感,让他觉得如在云端下坠。又因为感受到阴道内传来的越来越大的阻力,激起了他征服的欲望,便更加的奋力挺枪直捣黄龙。  只是苦了他身下的女子,如在浪尖,如临深渊。快感袭来,如同飞跃浪尖,一层一层,舒爽酸麻,四肢百骸都觉得快乐无比。剧痛涌过,如同前临深渊,一波一波,撕扯破裂,下体痛处不堪。就这样的交织着感觉。  随着阴茎的更加深入,那约莫有二十厘米长的凶器终于插入了一小半,叩关入隘。淑琴已经痛的说不出话来,只能尽量放松,任由自己的哥哥折腾。而肖岳在插入这一段之后,突然感觉到前方的龟头隐隐抵触到一个阻碍。虽然他已经欲火高涨,但是还有一丝理智,知道这就是妹妹的处女膜了,自己不应该坏了她的身子,就准备慢慢把阴茎退出妹妹的下身。  哪知才向后一用力,还没拔出一丁点,就被淑琴抱紧,说:「哥哥,别……」  肖岳强忍着自己的本能,说:「好妹妹,就到这里吧?哥哥也爱你,但是你要嫁人的,要是夺走了你的处女,你的丈夫知道你失身会不高兴的。」  「我已经和他说我不是处女了。」  肖岳听了无语,他本来就是克制着自己的欲望,现在又听见妹妹这么说,顿时就被说服了,再也无法抑制自己的欲火,就不再试图把阴茎拔出阴道。只见他胸口贴住妹妹的乳房,碾压着她的双乳和殷虹的乳头,轻轻的扭动下身,让已经插入到妹妹阴道里面一小半的阴茎活动了一下。  把阴茎左摇右摆了一会儿,肖岳刮擦着妹妹的阴道外围,让自己的龟头棱沟尽量的扩张通道,然后继续用力,顶上妹妹的处女膜。淑琴只觉得阴道的疼痛更加剧烈了一些,下身内部似乎有什么东西被顶得绷紧了起来,哪里还不明白这次才是真正的处女膜被凌辱到了呢?  肖岳轻轻的顶了一下,看见妹妹虽然没有叫痛,可是脸上的表情已经明白的告诉自己,这样很疼。很是怜惜,就缓缓地后退了一些,直到整个阴茎推出阴道,仅仅留下龟头在妹妹的身体里面。  淑琴感觉到他的退出,心里着急,以为哥哥又要打退堂鼓,正要说话,却感觉到刚刚退出大半的阴茎又在哥哥的用力下插入。这次肖岳插的比较快,因为前半段已经被插过一次,开发的有些松动,所以不需要太大的力气,淑琴也没有觉得太剧烈的痛处,反而有一波快感袭来,不由自主长绵地「嗯……」了一声。  龟头很快深入,迅速越过刚刚的界限,顶在了淑琴的处女膜上面,稍作停留,就顶着处女膜往前深入。淑琴又觉得下身剧痛起来,心想,这次应该是真的破处了吧?  却没想到哥哥的龟头深入了一会儿,只是把她的处女膜撑开一些,又缓缓放过那层薄薄的屏障,退了出去。  淑琴不明就里,也不询问,就忍着疼忍着快感,任着哥哥的分身在自己的身体中抽抽插插。闭上眼睛,仔细体会着哥哥给自己带来的从未体会过的感觉。  淑琴只觉得下身火辣辣的痛楚一阵紧似一阵,但是每次都在她疼痛到即将叫出,全省紧绷的时候熄灭下来。阴道里有个鼠标那么大的锥形的物体,后面带着一条稍不那么粗的滚烫肉棒,正在里面前前后后的出入。淑琴知道那个前面的就是龟头,后面的就是阴茎了。  「我知道的真多……」她心里开心得想着,手上抱得更紧了。  每次的插入,都会撑开外面的阴唇,把阴道口扩张到几乎极限,然后亮晶晶湿漉漉裹着一层自己的淫液的哥哥的阴茎就会缓缓的捅到里面。前行一会儿,就能抵触到里头不远的处女膜了。然后龟头继续前行,压迫处女膜,撑开,撑开……直到似乎再深入一些就要关隘失守,才一分一分收兵麾下,缓缓退出。  而每次抽离自己的,在哥哥的阴茎上就会带出自己阴道里面分泌出的大量清清亮亮的淫水。顺着自己的股沟,顺着哥哥的阴茎,汩汩流下,打湿了一整片的床单。  就这样抽插了十几分钟,淑琴感觉下身麻麻酥酥的,已经不是那么疼了,就渐渐放松下来。肖岳看在眼里,知道妹妹的阴道前半部分已经被自己开发的差不多了,剩下的就是那最后一击。就顺手把妹妹的下身抬起,拉过一个枕头垫在妹妹的屁股下面。  然后紧紧抱住妹妹,准备来个最后的冲刺。他也知道自己的阴茎似乎有点太大,给妹妹破身的时候可能会让她失态,所以反手在淑琴背后,把自己和妹妹尽力贴在一起,以免破身时的剧痛让妹妹挣扎过度。  缓缓的呼吸一口,肖岳挪动下身,再次把,自己的阴茎深入到妹妹的阴道里面。这次他很快就触及到了她的处女膜。和之前的抽插一样,他依旧用力的顶开金枪前的那层护盾,用力地深入。淑琴在他的身下,没有感觉到多少不同,还以为哥哥正要继续挑逗她,便还是放松,只是隐隐感觉有些不同,觉得那杆凶器似乎更加用力的顶在自己的下体中,看起来这次并没有退出的打算?  淑琴不及细想,微微分开在哥哥臀部的双腿,以便让压在自己乳房上的哥哥能更方便的深入自己的体内。肖岳得到空档,也当仁不让的向里横冲直撞。不过还好他还有一线理智,知道不能蛮力给妹妹破处,因此虽然长驱直入,却也保留了一些分寸。在妹妹的爱液的润滑下,乘风破浪,直顶入她的阴道,瞬间就到达那最后的关口。再略一用力,处女膜顿时凹陷下去,一分一毫地向内塌陷。  淑琴被顶得张口结舌,樱桃小嘴娇艳欲滴,脸色羞红,两颊若霞,只觉得下身胀痛异常,体内似乎有什么东西正在抗拒着哥哥的插入,心里有些埋怨自己:「不要抵抗,不要抵抗啊,我正在把自己交给哥哥,这是很美好的事情呢。」  肖岳的阴茎现在已经深入了大约一半,也把淑琴的处女膜撑到极限,稍微再突入一些就会破裂。淑琴感觉到体内最后一道防线已经丢盔弃甲,也紧张的抓紧了哥哥。却遮遮掩掩,希望不要被哥哥看出自己的紧张。毕竟她到现在为止还是处女啊,下一刻就要变成女人,怎能不紧张呢?  感觉到妹妹微微的颤抖,肖岳爱怜的吻着淑琴的嘴唇,下身不再犹豫,继续向妹妹的阴道里头突刺。只觉得自己的龟头在已经撑得薄薄的处女膜上纠结了一个瞬间,就刺破了妹妹的处女膜,借着下身压入的余力,深深的插入到阴道中,连根没入,把淫水挤的四处纷飞,甚至溅射出妹妹刚刚破身所留下的斑斑血迹。  阴茎扣关长驱,直达淑琴阴道的最深处。肖岳感觉到自己硕大的龟头一个猛冲,穿过了淑琴刚刚被撑开的,尚非常狭窄的阴道,闯入了一个新的空间,还因为太大的棱沟,一下子卡在那里,能入不能出。  可怜的淑琴,她其实还没完全做好身体上的准备,就这样被哥哥一枪刺入,破掉了她保留了22年的贞洁。下身传来剧烈的疼痛。淑琴这才发现,原来刚刚处女膜屡次被压迫的疼痛,根本就比不上现在被破身时来的深刻。不由得娇吟一声,无法抑制的叫了出来。  更何况这次哥哥的阴茎深入非常,直接把龟头卡在了她的子宫口,真是痛楚无比。而肖岳又试图把阴茎抽出,牵动了处女膜的伤口和子宫的入口,更加的让她娇啼涕泣。  肖岳看着不忍,却也明白不能长时间把龟头卡在子宫口,虽然自己觉得舒畅,但是不能让妹妹如此痛楚。横下心来用力拔出,再开始从缓慢到快速地抽插起来。  巨大的阴茎在淑琴体内前后摆动,就好像是一头活动的蟒蛇一样摇头摆尾。淑琴未曾体会过如此强烈的触感,阴道阵阵收缩,淋漓的淫液和破处的鲜血混合起来,随着阴茎的抽插不断喷涌而出,把白色色的传单染的处处斑斑点点,好比雪地红梅。  肖岳快感袭来,开始奋力抽插,紧一阵慢一阵,除了上下抽插,还不时左摇右晃。淑琴疼痛渐渐的褪去,快感袭来,掩盖了破身的苦楚,开始渐渐的配合起来,也跟着哥哥的节奏一上一下一摇一摆。两人亲密无间,配合默契。  就这样抽插了数百下,淑琴突然觉得身体内越来越热,只觉得下身传来的快感已经不是一波波的袭来,而是突然连绵不断的涌上后脑,忍不住紧紧扣住肖岳,嘴里说着:「哥哥……好奇怪,身体要化掉了呢……」。  肖岳知道妹妹的高潮来了,感觉放开克制,加速而且比之前更用力更深入的抽插,每次都完全通过妹妹的阴道,直达子宫口,甚至有好几次都插的太深,直接把龟头捅到子宫颈中,惹得身下的女子轻轻痛叫,却更加让人血脉贲张。  如此抽插了一会儿,肖岳感觉自己也要高潮了,就悄悄的在淑琴耳边说:「妹妹,放开一些,我要射在外面。」  哪知淑琴闻言,反而抱得更紧了,双手双脚紧紧的抓住他,就不让他把阴茎拔出自己的阴道。肖岳无法,在高潮下也不能克制,终于在深深的冲刺中,阴茎再次深入,龟头又一次卡在妹妹的子宫口,然后就觉得睾丸一阵阵收缩,阴茎和龟头再次膨胀起来,从马眼中喷出大量的精液,直接射入妹妹的子宫当中。  淑琴也达到了高潮,迷糊中还记得一件事情:她要完全属于自己的哥哥,所以一定要哥哥射在自己体内。而且她偷偷的算过,这几天正好是她的排卵期,她希望能为自己爱的哥哥怀孕。她感觉到了肖岳的高潮,知道自己的阴道已经被哥哥完整的开发了,整个阴道被阴茎完全贯穿。也能感觉到哥哥的龟头完全突破自己的子宫口,卡在了宫颈上面,虽然有点痛楚,但是后面哥哥的整个阳具却还在膨胀,几乎把她刚刚破身的阴道和子宫口撑裂,同时随着膨胀的感觉,在哥哥插在自己子宫里的龟头处,淑琴感受到了阵阵的喷射,几乎无穷无尽,一阵喷完了,没过一两秒又是一阵,足足喷射了有2、3分钟才停下来。这时她完全感觉到自己的体内已经充满了哥哥的精液,如果不是因为阳具还紧紧的堵住她的阴道,估计可能都要直接喷射出来。  两人同时到达高潮,就这样抱在一起。肖岳快感过后,有些愧疚,但是不知道说什么好。淑琴看着哥哥,心里想的却是,这样应该就可以为哥哥怀孕了吧?  良久,肖岳的阴茎终于软了下来,自动脱落了妹妹的阴道。肖岳刚刚要说什么,就听见妹妹先开口:「哥哥,我后天出嫁,明天是我最后一晚在家里了,我还要你这样对我!」  肖岳刚刚想拒绝,就听妹妹接着说:「反正我已经是你的人了,再多一次也没关系嘛……你就答应我嘛,好不好?」  想来也是,于是肖岳就点头:「那就只能再一次哦。」他并不知道妹妹希望为他怀孕,还直以为妹妹只是想要这份快乐,所以一口答应下来。  淑琴听了,很是开心,就穿上衣服下楼去了。  第二天晚上,淑琴又趁夜来到哥哥的房间里面,和心爱的哥哥颠龙倒凤,再次体验了一把哥哥的超大阴茎和海量的射入,把小肚子撑的满满的才下楼。  经过这两夜的交欢,淑琴终于心满意足,不但把自己的身子完整的交给了哥哥,还体验到了也许以后也不会再遇上的快感。更重要的是,她是特地测了自己的排卵期去和哥哥做爱的,也如愿以偿的两次都被射满整个子宫。  「应该会怀孕的吧?」第三天,淑琴坐在花轿上,轻轻的抚摸着自己的小腹,幸福地想着。


  • 提示:收藏本站,請使用Ctrl+D進行收藏 |
  • 警告:如果您未滿18歲或您當地法律許可之法定年齡、或是對情色反感或是衛道人士建議您離開本站!
  • 本站歸類為限制級、限定為成年者已具有完整行為能力且願接受本站內影音內容、及各項條款之網友才可瀏覽,未滿18歲謝絕進入。
  • 本站已遵照「iWIN網路內容防護機構」進行分類,如有家長發現未成年兒童/少年瀏覽此站、請按照此方法過濾本站內容
  • >『網站分級制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