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typepage:name} >最浪漫的亂倫
一  在我童年的記憶裏,父親和母親是最完美的一對。   媽媽比爸爸小近十歲,爸爸是個高大、英俊的男人,有自己的事業,是那種可以支撐起一個家的人。  媽媽年輕、美麗,在外面工作,也有自己的一片天地,她的同事都說她是個很強的女人。實際上,在家裏媽媽總是溫柔、賢惠,而且常常在爸爸面前撒嬌(我偷看到的)。   我記憶中最美麗的畫面就是夕陽西下的時候,爸爸和媽媽帶著我在街上散步,男人寬闊的肩膀、女人迷人的曲線和可愛的孩子,披著金黃的陽光,引來路人慕的目光。   直到一天,這一切都結束了。那天,突然傳來噩耗,爸爸心臟病發,倒下再沒有醒來。誰能想到那麽強壯的一個人,就這樣輕易的離開了。那年我才八歲,還不很懂得死的含義,只知道哭,因爲再看不到爸爸了。   出人意料的是,媽媽並沒有倒下去,在親友面前表現的很冷靜,辦了喪事後,沒有休假就繼續上班了。   時間很快的流逝,轉眼十年過去了。   我已經長成十八歲的大男孩,繼承了父親寬闊的肩膀和英俊的臉龐。   媽媽也已經四十歲了,也許是終日奔波、忙於工作,雖然有幾絲細細的皺紋爬上了依舊美麗的臉頰,但是身材還是那麽修長、苗條,完全沒有同齡人的脂肪和蒼老。   回首這十年的日子,我們母子真的是相依爲命度過的,外人根本不能體會其中的甘苦。   爸爸去世後,銀行裏留下了一筆不小的存款,足夠我們母子的家用。可是好強的媽媽仍然拼命的工作,同時也用她柔弱的肩膀撐起了這個家。她拒絕了好心的朋友要她再嫁的勸告,她說我們母子經濟上不需要別人的幫助,自己可以養活自己。她有自己的事業,而且可以照顧好我,她不願讓我收一點委屈,怕我不能接受另一個爸爸。   事實上也正是這樣,我根本不能接受家裏有另一個男人,在我心裏,這個家就意味著媽媽、我和死去的爸爸,再沒有其他的位置。   隨著年紀漸漸長大,我發現我是自私的。一個家是要靠男女共同支撐的,讓媽媽一個人承擔所有的負擔,還要照顧不很聽話的我,對於一個像媽媽這麽美麗的女人來說,太不公平了。尤其當我自己開始明白男女之間的事,我更加惜媽媽,十年來,多少個寂寞的夜,一個女人是怎樣度過的呢?   媽媽在外面工作,能力很強,不輸於男人,也拒絕了不少的追求者。可是我知道,夜深的時候,我見過媽媽一個人坐在窗前,久久的凝視窗外。   她是寂寞的,她也需要人來安慰,需要有一個寬闊的肩膀來依靠。她守著孤單,完全是爲了我,她所愛的兒子。   每次想到這些,我心裏總是湧動著一股柔情,我知道我愛媽媽,不只是當她作母親來愛,而且也當她是一個女人來愛。   漸漸的,我心裏的欲望越來越強烈,我想要把媽媽擁在懷中,用我的臂膀,給她修長的身體以堅強的依靠,我要做這個家裏的男人,讓這個家裏的女人不再孤單。   從此家裏的氣氛有了微妙的變化。我開始主動分擔家務,包攬了所有的男人應該幹的事。   我要讓媽媽感到我的力量,我的存在,不止是她的兒子,更是家中唯一的男人。   我會陪媽媽出去購物,在商店裏鼓勵她買新式的衣服,買時髦的化妝品,她喜歡的東西我都知道,也常常勸她喜歡就買,不要省錢。我會爲她提著大大小小的袋子,而媽媽就像個小女孩,爲買到喜歡的東西開心極了,不知不覺的用手挽住我的臂。   穿過馬路的時候,我會輕輕握住媽媽的手,拉著她閃避來往的車輛。後來更進一步,我會用手挽住媽媽纖細的腰,嘴裏說著小心、小心,偷偷看她,臉上有些紅,卻沒有拒絕。   媽媽也會遷就我,陪我去看一場電影,或是到城外郊遊。   我最開心的就是開媽媽的玩笑,有點挑逗卻不過分。   在電影院裏,別人看我們的眼神總像是看一對情侶,而我也樂得如此,沒辦法,我的媽媽太美了,怎麽看都像個少婦,而我則像個英俊的丈夫。   我會對服務生說,請給我女朋友拿杯果汁,然後看著媽媽的臉變紅,又不好意思當面否認的樣子,真是可愛極了。   等到服務生走遠,媽媽突然伸出手,在我身上狠狠的掐了一下,罵我敢開媽媽的玩笑,可是她的眼中全是笑意,而我身上雖痛,心裏卻是甜的。   我看著我和媽媽之間的距離一點,一點的變小,但我知道不能著急,要慢慢來,因爲媽媽是個很要強的女人,她不會一下子放下所有,把柔弱的一面完全交給我。   其實媽媽已經開始依賴我了。她會把工作上的事說給我聽,聽我的意見。心情不好的時候也會向我訴說,讓我來安慰她。   她越來越喜歡扮演家中女人的角色,而不僅僅是母親。   她經常會笑著說:「你是這個家裏的男人,由你做主哦!」。   我看著媽媽的變化,看著她美麗的曲線在我眼前流動,再加上偶爾春光外泄,讓我看到她部分乳房、纖細的腰或是誘人的大腿內側,我所做的就是拼命忍住,不讓大肉棒爆炸。   夏末的一天,整個天空陰沈沈的,雖然很涼爽,心裏卻很壓抑。   因爲這一天是爸爸的忌日。每年的這一天,我都會陪在媽媽身邊,算是彼此安慰。   晚上,走進媽媽的房間,發現媽媽又在凝視窗外的夜空。   我走過去,坐在她身旁,一隻手摟住她的肩。   「媽媽,在想爸爸嗎?」   媽媽沒有回答,轉過頭,我看見她眼中的淚光。   我心裏一陣痛,把媽媽摟在懷裏,媽媽沒有拒絕,而是更緊的把頭貼在我胸前。   「媽媽,請不要傷心,你還有我,我會永遠陪著你。」   「傻兒子,媽媽要不是有你,又怎麽能熬過這麽多年。」   我低下頭,看著我懷裏的女人。那是我再熟悉不過的一張臉,那麽美,彎彎的眉,大大的眼,秀氣的鼻子和讓我熱血沸騰的紅唇。歲月留下的細微皺紋,增添了成熟的美,顯得更性感,而此刻媽媽的眼角有淚,更是楚楚動人。   我摟著媽媽,身體熱了起來,媽媽卻沒發現,以爲我只是在安慰她,並沒有推開我。   媽媽擡起頭,看著我,眼裏充滿了溫情。   我注視著那雙眼睛,一陣衝動。   「媽媽,這些年辛苦你了,讓你一個人撐起這個家。爲了我,你受了多少苦,忍受了多少寂寞,我都知道。媽媽,我要你知道,我真的非常愛你,我會永遠和你在一起。」   我動了感情,深情的望著媽媽,而媽媽也很感動,眼中又留下了淚水。   「媽媽也愛你,兒子。媽媽所做的一切,都是爲了你,只要你過的好,吃多少苦媽媽都無所謂。因爲,我是你的媽媽。」   「不,媽媽。我不僅因爲你是我的媽媽而愛你,也因爲你是最美麗的女人。」   我懷裏的身體一震,媽媽睜大眼睛看著我。   「你在說什麽呀!」   「媽媽,你仔細的看看我,難道我不是很像爸爸嗎?我知道你曾經望著我,你以爲我沒發現,你的眼神告訴我你的感情。難道你不希望我像爸爸那樣來安慰你嗎?」   媽媽的臉一下紅了,她想掙脫我的懷抱,但被我使勁抱住。   「看著我的眼睛,媽媽!不要騙我,也不要騙你自己。你是需要我的,你是那麽美,只有爸爸和我才配得上你。媽媽,我愛你,我知道你也愛我。你不是說過,我是這個家中的男人嗎,而你就是這個家中的女人。我們不應該只是母子。」   我停了一下,然後在媽媽的耳邊輕輕說:「我們還應該是情人。」   「可是……」   我沒有讓媽媽說完,而是用我的嘴堵住了她的嘴。   我用力向下吻去,用我的唇吮吸著媽媽的唇,用我的舌頭開啓她咬緊的牙齒,我的雙臂緊緊的抱著她。   慢慢的,媽媽的身體也熱了起來,在我懷裏變得柔軟,她的呼吸越來越急促。   終於,媽媽張開了嘴,讓我深深的吻下去。時間似乎停止,這漫長的一吻融化了相擁著的我們。   我們的唇終於分開,彼此喘著氣,媽媽的臉紅得像第一次接吻的少女。   我們凝望著對方,許久,媽媽喃喃的說:「你真的很像你爸爸」。   我忍不住又吻下去,媽媽輕笑著躲開,在我耳邊像呼氣一般的低語:「傻瓜,不需要抱我那麽緊,我還會逃跑嗎?」   這一句溫柔的責怪,像雷聲在我耳邊響起,因爲我知道,從此開始,媽媽是我的了!   我們又深深的吻在一起,當我們的舌纏繞著,我的手也開始在媽媽的身上游走。左手在媽媽的背上輕輕摩挲,沿著脊背的凹陷到達腰,再向下緩緩的在臀部移動。右手則從腋下滑向胸前,當手開始感到隆起時停住,在乳房的邊緣輕輕的繞圈。   媽媽終於忍不住笑起來,把身體更緊的貼向我,雙手環繞著我的脖子。   媽媽竟會輕輕咬我的耳朵,說:「壞小子,經驗很豐富哦!怎麽學會的,還不快坦白!」   我的心醉了,急忙辯解:「沒有啦!我真的從來沒有碰過女孩子,這些都是書上看到的。我真的沒……唔」   我的嘴又被媽媽的嘴堵住,她用行動表示相信我。   我試探著去解開媽媽的衣服,媽媽並沒有反對,而是把頭髮向後甩了一下,似乎在爲我方便。   我注意到媽媽的髮型是標準上班女郎的髮型,這一點更刺激了我的欲望。 二  我終於解開媽媽的襯衣,露出白色的胸罩,我幾乎停止呼吸。一對飽滿的乳房在我面前,雖然被胸罩束縛著,仍然驕傲的挺立。   我把頭埋在雙乳中間,呼吸著帶有成熟女人味道的氣息,雙手在裸露的腰肢揉動。我笨拙的去解開胸罩,卻不得要領。媽媽不給我幫助,反而像小女孩一樣咯咯的笑個不停。   我有些難堪,決定給媽媽點厲害。   我把媽媽頂到牆邊,用手使勁一扯,拉斷了不很粗的吊帶,然後用嘴咬住胸罩,一甩頭丟在一邊。現在,世上最有誘惑的乳房就在我面前。   四十歲女人的乳房,豐滿、渾圓,不像少女般單薄。而媽媽的乳房又不像其他同齡人那樣下垂,是我最愛的半球型,向前方挺出。   我的雙手各捉住一個乳頭,輕輕的揉捏,我擡頭用挑釁的目光看著媽媽。   媽媽的眼神朦朧,像是有一層霧,嘴裏發出低沈、顫抖的呻吟,雙手輕撫我的頭髮。接著我用嘴含住一個乳房,吮吸,用牙齒輕咬乳頭,來自童年的熟悉的感覺讓我如癡如醉。   我吻遍媽媽的胸,再向下,親吻可愛的肚臍,在向下,漸漸到了生命的禁區。   我的手開始從側面解開媽媽的裙子,一個紐扣接一個紐扣。媽媽有些慌亂,按住了我的手。我用堅決的眼神望著她,等待她的回答。媽媽急促的喘著氣,雙乳也隨著起伏,害我的肉棒要頂破褲子。   媽媽拉我起來,溫柔的用手捧起我的臉:「兒子,媽媽已經老了,而且你知道我們在做什麽嗎?這是社會所不容的,你真的願意冒這樣的危險嗎?」   「媽媽,我不管,我只知道我真心愛你。你一點都不老,你是我心中最美的女人,你的成熟正是我所要的。我知道這是亂倫,可是這個家裏只有你和我,男人和女人,一切都是應該發生的。」   脫掉上衣,我再一次把媽媽摟在懷裏,吻她。   我們的唇在一起,媽媽袒露的乳房緊貼在我的胸部,我下面的突起也頂著媽媽的下身,我們從未這樣的靠近。   當我感到胸口那兩粒乳頭變硬,壓著我的時候,我沒有給媽媽反對的機會,解開了她的裙子。   媽媽上班穿的短裙順著她修長的腿滑下去,落在黑色的高跟鞋邊,我看到了媽媽白色的內褲。那是我喜歡的顔色,媽媽白皙的皮膚和她幽雅的氣質很適合純白的顔色,使人覺得莊重的同時又撩起了情欲。   我的臉貼在媽媽光滑的大腿上,皮膚泛著光澤,肌肉富有彈性,我忍不住去吻、去舔,同時用手撫摩著渾圓的小腿,由於穿著高跟鞋,顯得小腿更加性感。   媽媽雙手交叉,放在自己的胸前,體會著我的愛撫。我的手從後面伸入媽媽的內褲,揉捏豐滿的臀部,雙手的拇指向前,滑向大腿的內側。   媽媽開始顫抖,她的手一下抓住我的手似乎要阻止我,又一下放開似乎害羞般的掩住自己的臉。   我抱起媽媽,走到床前,把媽媽放在床上,自己站在媽媽兩腿中間。脫掉褲子,終於讓壓抑許久的肉棒釋放出來。慢慢的,將媽媽的白色內褲拉下來,黑色的叢林就在我面前,粉紅色的小穴顫動著,已經有閃亮的液體。   媽媽緊閉著眼睛,頭髮散亂,咬住嘴唇喘息著。我再也忍不住了,挺起肉棒,向媽媽的小穴插下去。媽媽似乎有點痛,一下抱住我,哼了一聲。而此刻的我,像在天堂,媽媽也許是很久沒有做過了,小穴很緊,肉壁完全把我的肉棒包住,那種溫暖、充實的感覺,是手淫不能相比的。   我顧不上溫柔,一開始就快速的抽插,讓身下的媽媽忍不住的呻吟。當我的嘴含住媽媽飽滿的乳房,當我的手捏住媽媽豐滿的臀部,當我聽見平時端莊、能幹的媽媽在身下呻吟,我知道自己撐不了多久。   我的頻率越來越快,媽媽的乳房也隨著每一次撞擊抖動著,她儘量閉上嘴但還是發出呻吟聲。   我一下抱緊媽媽,一股熱流射向媽媽小穴深處,那裏是孕育我的地方。我忽然想,這一次會不會又有一個新生命呢?   我趴在媽媽身上,頭枕著乳房,喘息,肉棒在媽媽的小穴裏慢慢軟下來。   「媽媽,你還好嗎?」   媽媽睜開眼睛,用一種堅定的眼神看著我,彷佛有恢復了平時的鎮定。   「兒子,既然我們已經發生了關係,媽媽愛你,從此以後,媽媽就是你的女人了,你會是媽媽唯一的男人。」   「媽媽……」   我不禁再次擁媽媽入懷,給她一個甜蜜的吻。我用一隻手摟住媽媽,另一隻手愛的在媽媽平坦的小腹上摩挲,媽媽乖乖的靠在我的肩膀上,輕輕的呼氣讓我的脖子好癢。   「媽媽,對不起。」   「對不起什麽?」   「我剛才太衝動了,沒有體貼你,我知道你一定沒有滿足。不過……」   「不過什麽?」   我一翻身,用我再次勃起的肉棒給了媽媽回答。   這一次我放慢速度,一面抽插,一面愛撫媽媽的全身。也許是剛射了一次,這次更持久。   我不斷變換頻率,把媽媽搞得呻吟聲越來越大,她緊緊抱住我,在我耳邊喃喃的叫著我的名字。   在最後的時刻,我堅決的向深處挺入再挺入,直到媽媽的手指使勁的摳住我的背,直到媽媽的小穴一陣陣收縮,知道媽媽無力的靠進我懷裏。媽媽的眼神已經模糊,還沈浸在巨大的快樂中。   我望著懷裏美麗的女人,上班族的髮型已經淩亂,端莊的表情被快樂取代,平時在套裝中隱約的曲線此刻完全赤裸。   這就是我的媽媽,那個堅強、能幹、風韻猶存的女人,此刻乖乖的在我懷裏,任我親吻、撫摩身體的每一部分、每一個隱私。   我現在一定是在天堂!


  • 提示:收藏本站,請使用Ctrl+D進行收藏 |
  • 警告:如果您未滿18歲或您當地法律許可之法定年齡、或是對情色反感或是衛道人士建議您離開本站!
  • 本站歸類為限制級、限定為成年者已具有完整行為能力且願接受本站內影音內容、及各項條款之網友才可瀏覽,未滿18歲謝絕進入。
  • 本站已遵照「iWIN網路內容防護機構」進行分類,如有家長發現未成年兒童/少年瀏覽此站、請按照此方法過濾本站內容
  • >『網站分級制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