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typepage:name} >母亲的屁眼
(一)  我小的时候经常发烧,要去附近的一个诊所打针。看病的医生是个胖子,他的老婆十分漂亮,给他当护士,负责打针。我那时候小,她给我打针的时候我只是想着快点结束。等大一点以后,回想起来,那时候每次打针她摸我屁股,我都会一阵鸡动!  等到我上高中的时候,我发现我们隔壁班的一个同学,竟然是她儿子。我和他是同乡,经常一起玩,后来成了好哥们。他家里有电脑,我周末经常去他那玩通宵,她妈有时候会给我们做云吞下面条。  我那时候才知道,他妈叫阿莲,因为他老爸下去广东开药店,她去考了医师执照,当起了诊所的一把手。她手下还有一个医生,不过因为她比较细心,大家都比较信任她。  我那时候还没发胖,长得显老,不过那时候才读高三,再老也是个帅小伙,蛮多女生喜欢的。我看阿莲的眼神,发现她也蛮喜欢我的。不过因为是同学的妈妈,也不会有什么非分之想。只是有时候看完乱母文,会把对象当成她的样子来一发。  那时候传奇还没有冷却,一把屠龙还能卖200 块,我和她儿子经常刷夜。不过她儿子胖,犯瞌睡,经常是玩到1 点就犯困,然后就到3 楼自己房间睡到第二天早上再起来继续,而我则在2 楼的电脑房负责晚上刷蛛。电脑房有床,我有时候也会睡一会。  有一个周六晚上,同学没到1 点就困了,到隔壁睡觉去了。他妈阿莲做好了面条端给我们,发现就我一个人在。我吃了她做的面条,夸了她做的好吃,然后就继续玩了,而她也没有走,坐在我旁边看我玩游戏,好奇地问我一些浅显游戏问题。  她看了大概十分钟,对我说,要不让我玩一下吧。我说好,我就让了位置给她,坐到旁边去。她玩的很烂,鼠标的基本操作都不懂,我教了一会,她还是不怎么懂操作鼠标,我就把手放在她的手上,手把手教她。她的手好光滑,她和我都心不在焉的,玩的很烂,一会就被杀死回城了。  她说,这样玩好累,你坐过来吧。电脑椅蛮大的,我坐大部分,她还可以坐,我没想太多,说了声好,就挨着坐过去了。她的大腿很烫,我的小弟弟一下子就振奋了!她玩游戏的时候很激动,一直蹭我。我们合伙杀了一家伙,爆了些小东西,她很激动,一下子就坐在我的大腿上。她穿的是睡裙,我的小弟弟一下子就滑倒了她大腿内侧,很暖和,很舒服,我打了个寒战!  她和我都装作不在意,继续玩,但谁的心思都不在游戏上了。她不停地磨蹭我的小弟弟。我也蹭她,一只手抓着她鼠标的手,一只手就搂着她的肚子,然后攀上了她丰满的乳房。我一直在观察她的动静,看她没有什么表示,就开始搓揉起来,她开始轻轻的呻吟。  忽然她把抓着鼠标的手抽了出来,撩起她后面的裙摆,然后把内裤扯到膝盖上,屁股往后撅了撅,没说话,我一看就明白了,马上把自己的运动裤连着内裤扯到腿跟,用手扶着她的屁股,开始乱顶,但是一直顶不到那个洞洞。有一下好像顶到小洞了,她轻叫了一声,说,疼,那是屁眼!她用手抓住我的小弟弟,有点冰。她引导着我,小弟弟一下子就进到她的小穴里了,像进了一个暖和潮湿的地方,很舒服很销魂!她小穴里早已水流成河了,我使劲的顶着,同时还能听见和她大屁股的碰击声,咕唧咕唧的。她咬着嘴唇,表情很纠结,一直在忍着不出声,只能听到电脑椅吱吱的声音。  我重复的做着抽出又插进的动作,抽插了几十次后,幅度逐渐增大,最后我每次插入都会插至尽根,蛋蛋撞碰在她的臀股上。随着我不停的抽插着,她的喉中开始发出愉悦的哼声。插了好几分钟,突然她的表情变得很扭曲,啊地叫了一声,小穴也开始收缩扩张,让我十分爽!我加快了抽插,她啊啊哦哦地叫着,身体在颤抖。她用手一把把我推开,小弟弟跳了出来。  我那时候不懂,干着同学母亲事情刺激着我的大脑,我完全失去了理智,一把把她抱住,想重新插进去。那时候小弟弟已经很硬快要射了,一下就进去了,很紧很紧。她啊啊叫的很大声,我抽插了两下就射了!她把我推开,摸着屁股,弯着腰说疼啊!我这时才知道自己插到了她的屁眼!  这时我看我的大腿上、电脑椅上,已经被淫水弄的一塌糊涂。她坐了两分钟,然后把自己的内裤穿上就走了。  我也刺激过头,心不在焉,玩不下去,就在床上睡了。第二天同学问我,怎么经验都没涨,我说昨晚太困就睡了,他说早知道自己不睡刷了。  我干了别人妈,心理有点内疚,不想和他呆一块,就说家里有点事,回头学校见。下楼看到诊所已经开门了。她正在给病人看病,我低着头出去了,她也装作没看到我。  (二)  回到学校我回想起这种滋味,又开始想做了。一到周末,同学一叫我,我马上就答应下来,饭都没吃就去了他家。进他家诊所的时候,她妈看了我一眼,我从她的眼神中看到了期待,心理很激动,迫切想干她。  因为是周五,同学也玩的很爽,到1 点都没睡,她妈给我们煮了面条吃了,后来又催了他两次去睡觉他才走。等他睡了,过了半个小时,她妈穿着睡裙又过来了。  我们眼神对视了一下,都没有说话,她把门关上就坐在我的大腿上。我一把把她的裙子往上拉,扯了内裤就要干她。她却抓住了我的手,说,别那么急,把我的一只手引到她的奶子上,一只手塞进她的大腿内侧。我无师自通,搓揉起来。我甚至把手伸进她的衣服里,直接抓到她的奶子,好柔软好有肉感!  这时我的小弟弟已经很难受了,抓住她的脚腕将她的两条大腿分开,把小弟弟蹭上去。才蹭了两下,我发现小弟弟上就都是水了。我知道时候到了,把挺得硬直的的小弟弟插了进去。我一边插着,一边撩起裙子观察起她的阴部。但是因为视线问题,我只能看到一簇浓浓的阴毛。  她一下一下地动着,很快就累了,开始坐在我腿上推磨。我觉得十分不过瘾,就把她往桌子上推,让她扶着桌子,我们两个都站了起来,用后入式干了起来。我把她的裙子完全撩了起来,这时我才有机会看清楚她的大屁股,真的十分诱人。小弟弟进进出出,不停有淫水白沫冒出来。  她的菊花很漂亮,我忍不住用指头摸了上去。她用手制止我,但是我没管她,继续揉着,她看我没有下一步举动,也就不管我了,继续享受着她的快感,发出嗯嗯哼哼地低声。  我觉得自己快要来了,开始一阵狂风暴雨般的撞击,她也忍不住了,开始浪叫起来,我都担心会不会让楼上的同学听到。我以为自己要射了,结果顶了好一会这个劲又过去,忽然她颤栗的低呼着「快点……快点……用力……」。我用一只手抓着她的大屁股,开始全方位的刺激,忽然她的洞肉一缩一缩的到了高潮了,阴道腔壁的吮吸着我的小弟弟。一股奇妙的快感顺着的我的小弟弟上直入心脾,我死命将硬棒抵进她的最深处,浓浓的阳精一股脑儿的射进了她的阴道里。她长长了啊了一声,整个身子都瘫了。我把她扶着坐回凳子上,过了好几分钟,她才吐了口气,说,差点死了。  (三)  后来,一有机会我们就做,有时候在电脑椅,有时候在那张床上,有时候会去卫生间。她那时候也就三十多,如狼如虎。但是毕竟岁月不饶人,她的小穴也有点松,我开始盯上她那漂亮的菊花。她的菊花呈褐色,形状非常漂亮,中间的小孔中衍生出放射状的纹路,轻轻掰开屁眼,里面呈现鲜嫩的粉红色,手指碰触立刻招到排斥。她不排斥我碰那,但是只要我用手指头往里面插,她马上就会抓死我的手,不让我继续。  我迫切想开发她身上仅有的一块处女地。  有一个周末,她等儿子睡了又过来了。因为做了好多次,我们也没有那么急色了。我也开始给她做一些前戏。我把她的裙子拉起来,给她舔起了b.舔的时候,还不时揉她的屁眼。  我让她屁股高高翘起跪在床上。用手指探入她的阴道里钻挖,很快就出了水。我把粘了阴道内的液体的手指把一小截轻轻伸进她的屁眼内,她的肛门骤然紧缩,刺激得她把头贴在床单上,屁股翘得更高。她想制止我,却被我把两只手都反绑一样抓住,动弹不了。她说,臭,恶心。我咬了一下她的屁屁,没有说话。  我像平时那样用指头轻轻在肛门边缘按摩,同时让她放松。她的肛门不停紧缩丶放开,数次後我的指头已可滑顺地在屁眼内探出钻入,手指可以摸到充满皱褶的直肠璧,这时阿莲的反应也更加剧烈,浑身颤抖。我的手指在直肠内轻轻打转,不停把阴道内的润滑液抹了再送进去。她可能觉得还是蛮舒服的,也开始享受这个过程,不在反抗。  有了阴液润滑,我把两根手指插进去也不觉得怎麽困难时。便把沾满了混合液湿淋淋的小弟弟抵在肛门处轻轻的往里挤。她发现我要这样做的时候,身体开始猛烈抖动,不让我继续进行。我只好把小弟弟在外面蹭,然后摸着她的屁股,一边安抚她的情绪,一边说插进去就不痛了的。  她没应我,但是也不那么反抗了。我看时机到了肉棒再次高昂着往菊花里挺近。龟头终於进去了一点,紧缩的肛门箍住龟头,夹得周既疼又爽。她在我进去的时候,她啊地叫了出来,叫声有些尖锐,还挣脱了我抓住她的手,要推开我。我一咬牙把整根阴茎狠狠地推入她的肛门里,一阵撕心裂肺的叫声传来,阴茎在全根尽入後,里面并非那麽紧凑,最狭窄的地方就在肛门外围,整个感觉像一只喇叭,那一圈肛门肌箍住肉棒的感觉真是十分美妙。不过享受只有那么一瞬间,因为她觉得疼,开始收缩自己的屁眼,我的小弟弟也被勒的十分疼痛。但是我不忍就这么放弃,就搂住她的屁股,不让她挣脱,强忍着。  她推了好几下,看实在没有办法了。就趴在床上掉眼泪,我这时都觉得自己有点过分。但是,小弟弟好像不那么疼痛了,可能是她也觉得疼,放松了肛门肌肉的收缩。我低声安慰着她,抚摸她光滑的背部。等她哭停了,我试探性地动了两下,不是很艰难。我能听到她嘴里发出斯的吸气声,估计忍得很难受。  看她这样子,我又不敢动了。可能女人忍耐能力比较强的原因,她推了几把我,发现推不动以后,竟然对我说,你要做就赶紧,这样疼!  我一阵欣喜,开始缓缓地动了起来。一开始的时候,我看她还发出几声痛呼,等到做了十几下,她的声音就变成恩哼的抽泣声音了。几十次来回後,她的反应没那麽剧烈,我也加快了力度和抽插频密。  小弟弟刮过一道道直肠璧的皱褶,得到更强烈的刺激,也更强烈的感受到她的身体反应。窄小的肛门承受着我小弟弟的频繁进出,她嗯哼地地淫叫着,叫声中夹杂哭泣,原先褐色的直肠璧变得有些粉红。她的呻吟越来越大,哭声渐渐没有了,不知是不是在反覆刺激下,她也有了一丝快感,屁股翘得高高的,我全身压在她宽大的肉体上,小弟弟在她的屁眼里做着活塞运动。  她的屁股甚至开始迎合我的动作。我双手扶在床沿,开始更加强力的冲击,大幅度地抽插起来,强烈的快感随着抽插传到我的小弟弟,然后传到我的大脑,我有点癫狂了。从她大张的口和瞪大的眼睛我看到了她从未有过的表情,又痛苦又享受,很纠结。她的身体也跟着不断地往后边挺动着,我能清晰地感觉到她肛门的收缩。我竭力地控制着自己的感觉,不让自己射出来,可能这一次是唯一一次干屁眼的机会。  那个时候我我大脑已经一片空白,像疯了一样,使出了从来没有过的力量,只是一个劲儿的深插深插。她的呻吟是那么的动听。我终于再也控制不住自己,强烈的快感随着不断的抽插达到了顶峰。我发疯地抽动着,精液冲破肛门,恨不得将身体里所有的力量都喷射出去,喷射在她的直肠内。在十多下的抽动之后,我觉得世界都变得恍惚和空白,我浑身好像被抽干了力气和精血,如同一滩烂泥一样软到了她的身上,小弟弟还一停一停地痉挛。大脑一片空白了,天有点旋转,只能听到我的喘息声和她的喘息声。  过了一会,还是阿莲推开的我。推开的时候,她还发出一声痛呼。她捂着自己的屁股,发出嘶嘶的声音。我看我小弟弟上,,带出的除了白色黏液外,还黏附着一点点血丝液和黄澄澄的粪便。  看到这个,我当时的第一反应是笑了,满足的小。结果阿莲看到我这样,锤了我一下,说,变态。然后捂着屁股,内裤都没拿就一拐一拐地走了。  我看着她留在电脑桌上的内裤,拿过来擦了擦小弟弟,放进口袋里带回家收藏了。  (四)  我第二天下楼的时候,被她狠狠地瞪了一眼。等到下一次周末,我同学告诉我,他因为成绩太差被她妈限制玩游戏了,要好好准备这次月考,争取宽限。我知道她妈应该是在生我的气。  我以为过了这次月考就有机会了的,结果一直到高考,我同学都没有再玩过电脑,我也就没有理由去他家通宵。倒是有几次我去他家,阿莲装作没看见我。我当时也很懊恼,觉得自己太过分了。  等到高考完以后,我终于有机会去她家通宵,她也过来了一次,结果那个晚上他儿子一直在玩游戏,我也就没有找到机会。第二个晚上也是,一直到第三个晚上,她儿子终于抵抗不了生物钟,跑去睡了。  她过来以后,我一把抱住她,说,我错了。她把头扭向另外一边不看我。我这时也不傻,直接把她的裙子聊起来,把头伸进去,抓着她的奶子就亲,亲了几下她就动情了。我们两个顺势就滚到了床上。那个晚上我们好疯狂,她以前从来不叫我的,这次一直老公老公的叫着。我很快就射了,但是她给我口了两下,小弟弟马上又起来了。这是她第一次给我口,真的太舒服了。比干屁眼舒服多了,这之后我又多了一个爱好不提。  那段时间是我最刺激的时间。等我考了大学,去了很远的地方读书,她老公也回来了,而我又和她儿子关系闹僵了。那之后我就在没有去过她那。(全文完)


  • 提示:收藏本站,請使用Ctrl+D進行收藏 |
  • 警告:如果您未滿18歲或您當地法律許可之法定年齡、或是對情色反感或是衛道人士建議您離開本站!
  • 本站歸類為限制級、限定為成年者已具有完整行為能力且願接受本站內影音內容、及各項條款之網友才可瀏覽,未滿18歲謝絕進入。
  • 本站已遵照「iWIN網路內容防護機構」進行分類,如有家長發現未成年兒童/少年瀏覽此站、請按照此方法過濾本站內容
  • >『網站分級制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