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typepage:name} >妈妈教我进步快
弘史知道自己明年也不可能考上大学,用功不如研究女人的身体更有趣。  弘史教给静香种种性交技巧,可是从她的母亲贵和子那里是学到的比较多。  从母亲那里学来的性交技巧,立即在女儿身上实践。  静香虽然只是高中二年级,但在性交方面进步的非常快,因为年轻有旺盛的好奇心,最妙的是她的精力很强,就是有月经时,只要提出要求一定会答应,和母亲一样生来就喜欢和男人性交。  弘史低头看躺在床上像死人一样的静香,一面穿衣服,从静香嘴里流出刚才他射出来的精液,静香在这一天刚好有月经,所以弘史射在她的嘴里,当然也得到很大的满足。  “真的要射出来吗?”  “是啊,相爱的人,大家都是这样的。”  “我怕脏。”  “你胡说,婴儿的元素为什麽会脏,我也喝过你的淫液呀,女人喝男人的东西有什麽不对?”  结果,静香是照他的话吞下精液,看她没有厌恶的样子就喝下,还可能合她的口味呢!  弘史做为回报,以69式的姿势集中目标攻击静香的阴核。因为正有月经就没有超过这种程度,而静香还说“可以插进去”但弘史还是无意把自己的肉棒插入泄成血红色的女体里。  用舌头和手指玩弄已经膨胀的阴核时,静香甚至会用牙齿咬他的肉棒,大概是刺激太强烈了,这都是因为月经使女阴充血的关系。静香还说“可以插进来”,可能是她确实有这样的愿望。  弘史和静香的幽会大都趁母亲不在家的时候,又相反的在静香上学时,弘史和贵和子做爱。  贵和子在当初还有被害者意识,但从中途情势逆转,积极的贵和子常常会使弘史感到无法应对。贵和子究竟是三十多岁的女人,在这方面还是强韧许多,一天要求做爱二次的情形也不在少数。另外,贵和子很在意弘史和女儿静香的进行状况,同床时常问起他和静香的情形。  “你和我女儿是什麽程度了?”  “没什麽┅┅”“你骗我!你的表情已经告诉我了,是不是经常都在干呀?”  “没有┅┅自从和妈妈发生关系後,一次也没有了。”  “你说实话吧,把这个插进我女儿的那里┅┅”贵和子手里握紧弘史硬梆梆的肉棒追问着,如果只好回答说偶尔会,贵和子会逼他射精二次、三次┅┅┅┅“我会和你连络┅┅”对半睡的静香说完之後,走出去已经六点钟左右,弘史刚走出门口,停在前面的一辆车立即开过来,好像是等待弘史。从车里走出来的是高大的男人,大概和弘史一样高,所以至少有一百八十公分。  “你就是田代弘史吧┅┅”对方责问的口吻使弘史感到不满,但是对方好像很厉害的样子。看到对方的手关节有鼓起茧,对方就好像故意显示自己的拳头,用力敲打着车身,弘史立刻畏缩。  “我是的┅┅”弘史说话的口吻自然变成客气。  “我是J大学的黑泽。”  对方的口吻很粗鲁,看着弘史的眼光很锐利,这更使弘史感到害怕。弘史想起J大学的理事长是个极右派的人物,当然学生里有很多是一样的。  “我有话要说,上车吧!”  “有什麽事?”  “你对我的女人做了什麽事!”  “你说什麽?”  “就是泽木亚矢!”  弘史紧张地看这个叫黑泽的男人。对方打开车门时,他就像梦游患者一样坐上去。  汽车经过赛马场前,在一座大桥下停止,左手是一间仓库,前进是一条运河。  黑泽先下车,弘史跟在後面,他想到如果在这里被杀,身体自然地开始颤抖。走到有铁丝网边,黑泽先让弘史从一个破洞穿过去。  “就在这里吧!”  弘史战战兢兢地回过头来,看到黑泽的拳头伸过来,虽然只是伸出手的感觉,但打在弘史的心窝上,弘史立刻蹲下去,因为剧痛和无法呼吸,几忽要死了。  约五分钟以後,黑泽也蹲下来。  “我不是流氓,可是关於亚矢的事情,你必须给我一个交待。”  弘史只好点头。  “不过我有一个希望,我现在说出来,你能答应就点头,不答应就摇头,就这麽简单。”  弘史知道不论他说什麽,绝对不会有勇气摇头。  黑泽用平淡的口吻说出他的希望,但对弘史是无比残忍和困难的问题。但弘史没有拒绝的勇气,结果还是答应黑泽的要求。  黑泽再也没有说话,把弘史送到家门前。临走时,对弘史说∶“我对你的事情查得一清二楚。”  这句话形成无比的强大压力。  弘史进入家门时,父母已经在家,正在吃饭,弘史一点也没有食欲,立刻回到房里洗澡。这时候,发现自己的心窝一带已经红肿。对方只是轻轻地挥出一拳┅┅弘史又感到一阵恐惧,可是他不明白像亚矢那样的才女为什麽和这种人有来往。同时也下决心绝不再接近亚矢。  过了一个礼拜的星期天,静香被弘史约去开车兜风。最後他的车停在一家小小的情人旅馆前,那是一个非常清静的场所。  “弘史,你以前就知道这个地方吗?”  弘史否认,但实际上他是前几天看地图找到的。  “我是经过这里,突然想那件事的┅┅”“你真色!”  “你先去洗澡吧。”  “嗯,可是你不能来看。”  静香洗澡後,按照弘史的话,在赤裸的身上只披一条浴巾就回到房里,可是静香在这里看到的不是弘史,而是一个陌生的年轻赤裸的粗壮男人。  静香当然不可能知道这个人就是黑泽,对方像一只狼一样扑过来。高中女生发出尖叫声,因为黑泽事先准备的毛巾已经落下。  黑泽从浴室的门缝看到里面的静香有惊人之美,就在这刹那使他的肉棒膨胀到极点。  被黑泽压倒的静香,从眼角看到那长大的肉棒感到震惊,简直就像一条毒蛇昂起头一样。  黑泽立刻开始攻击静香的下体,过去和许多女人有过经验,但和十六岁的高中生还是第一次,因此也使黑泽极度兴奋。  静香开始又是打他的头,抓他的头发,可是对方像一座山一样毫不动摇,这时候静香已经完全疲惫,在混乱的头脑里,想着为什麽弘史不在这里┅┅黑泽在静香身上压住後,首先玩弄乳房,静香在挣扎之後,突然发现自己的身体随着对方的动作开始有了反应,感到莫大的羞辱。咬紧牙关不要使自己产生性感,可是从乳房传来的快感立刻传到下体。  静香开始埋怨始终没有出现的弘史,同时随着时间的过去,身体也开始火热,力量也随着消失。  “不要!”  总算叫出一声,但陌生人根本没有理会。  黑泽的身体开始向下移动,到达可爱的肚脐时,看到有丛草的山丘,原来十六岁的高中生,身体已经敏感到这种程度┅┅黑泽用双手拨开耻毛,总算找到还有包皮掩盖的敏感肉芽。用手指拉包皮的根部,露出米粒大小的阴核,立刻伸出长大的舌头舔过去。  “喔┅┅啊┅┅啊┅┅”静香的腰开始扭动,黑泽的手指同时向下面的肉缝里探索,里面已经湿淋淋的。  “啊┅┅啊┅┅”每揉搓一次,静香就发出美妙的声音。这样的美少女能有这样敏感的反应,简直令人难以相信。  黑泽稍许犹豫一下,就把食指用力插进肉缝。因为他练空手道的关系,手指有别人的一倍粗,而且关节像竹子一样,所以对黑泽而言,手指已经成为有力的武器,因为他的手指就能使女人感到满足。  “喔┅┅啊┅┅”静香因为对方舔她的阴核已经有强烈感觉,现在手指又玩弄她的花瓣,觉得自己的身体飞向空中。不知何时已经忘记弘史变成陌生人的怪事。  黑泽因为静香的反应意外迅速,很想立刻将自己的身体和静香连成一体。就在移动身体的时候,他的肉棒竟然爆发,把白色的液体射在静香的肚子上,他对自己的失败感到非常气愤。  《这个女人会不会看不起我呢?  黑泽低头看着自己萎缩的阴茎,不停地想有没有什麽好方法。反正时间没有限制,还能充份享受,固然不能在这里过夜,但弘史说过晚上十点钟以前送回去就可以。  黑泽去浴室洗弄脏的身体,可是又怕万一静香会逃走,因此没有关上浴室的门。  这时候黑泽发现锁架上有一付崭新的刮胡刀,回头看躺在床上的少女,她动也没有动一下。微微隆起的维纳斯山丘上还有白色的液体。  静香是知道这个男人射精的事,轻轻的哼声和射在大腿上温热的感觉。静香在心里想如果这样就结束是最好不过,因为连对方是谁都不知道。  《以後会怎样呢?┅┅》静香终於恢复思考的能力,但仍假装没有知觉的样子,等待对方有什麽动静。下体完全暴露,但现在掩饰又有什麽用?  《那个人好像从浴室走回来┅┅》静香连忙闭上眼睛。  这时候在下体的山丘上感到一股凉意,男人的手也在那里摸过几次,好像在上面涂抹什麽东西。  《这是什麽呢?┅┅》在还没有想出答案时,又有冰凉的东西接触,这一次不由得张开眼睛。  看到男人手里拿着刮胡刀,前端有白色的泡沫和黑色的东西。抬头看自己的下体,在黑色草丛中有一条白色的路。  “哇!┅┅”“不要动┅┅那里会割伤的!”  刮胡刀又来到草丛上,静香动也不敢动。过了一会儿,原本布满黝黑阴毛的山丘,已成光秃秃的一遍。  黑泽看到光溜溜的山丘时,感觉自己的肉棒又恢复力量。黑泽恢复力量後,想到一个主意,要求静香像狗一样趴在床上。  “把腿分开大一点!”  这是不准静香不答应的口吻,她只好那样做。  黑泽来到静香的身後,静香感到自己的肉洞突然里面有紧张感,不由得向左右扭动。  黑泽一手拉着静香的手,一手握着刚恢复力量的肉棒,对准静香的肉洞猛力一挺,肉棒应声没入。  “啊┅┅啊┅┅”静香的身体自然地上向和对方用力的相反方向,可是被男人强有力的手拉回去。  静香的腔内被那男人的肉棒塞满,当对方缓慢开始抽插时,摇摆的肉袋打在静香光溜溜的山丘上。不久之後,静香感到自己的性感愈来愈昂奋。  “啊┅┅啊┅┅”随着快感的高昂,静香的呼吸也急促,从嘴里叫出来的声音也更高大。  黑泽一面揉搓变大的阴核,一面把肉棒插到最深处,开始做旋转运动。  “啊!我┅┅”静香说完之後,赶快闭上嘴。可是不断涌出的快感是愈来愈强烈,已经无法忍耐┅┅海啸般的波涛涌上来。  “啊!要出来了!┅┅┅┅”这是静香描述的实际感受。  觉得从肉壁之间有什麽东西喷射出去。黑泽觉得肉壁缠绕在肉棒上,在发现有炙热的液体冲上来时,把忍受已久的东西射出来了。  静香和黑泽同时得到高潮的刹那,身体重叠地倒下去。  窗外射进来的光已经朦胧,告诉他们天色快要黑了。  《那个男人临走时说的话是真的吗?┅┅》静香在回家的路上,想起那个男人说过∶“田代是把你卖给我的。”  又说∶“他对我的女人做过和今天一样的事。”  《说过爱我的弘史,不可能做过那种事!┅┅》於是静香打电话给弘史,但弘史并不在家。  《他究竟去那里?无论如何要找到他本人,证实这一句话┅┅》静香觉得自己的脸好像变了样,不想给母亲看到,於是就从後门悄悄走进去,看到起居室有灯火,母亲好像已经回家了。  垫起脚跟悄悄走上二楼。静香在这里听到母亲的哭声,这是很少有的事情,母亲从来不会显露出自己的弱点或眼泪。  那个声音是从母亲的卧室传出来。既然听到就不能不管,一定发生相当严重的事。  静香想推门,可是门已经开了一条门缝,从这里看到卧室里的情形。母亲雪白的後背在床上摇摆。  “差不多了┅┅我不能忍耐了┅┅啊!要泄出来了!”  在贵和子的身下拉她腰的,毫无疑问的是弘史,静香以为自己在做梦。虽然很可怕,但这究竟是事实。  推开门走进去,这不是她自己的意思,是一种旗妙的感觉让静香走进去,母亲和弘史完全没有发觉静香进来。  “啊┅┅太好了!你快射吧!我也要泄了,我要和你一起泄!”  “好,我要射了!”  “射吧!从那粗大的东西┅┅射出很多吧┅┅”“来了!妈妈,我射了!”  “我也是!啊!泄了┅┅”原来一直互相碰撞的下体,突然静止。  就在这时候,静香的手伸向茶桌上放的水果刀。  “啊!简直是天堂┅┅”贵和子这样自言自语後,身体倒在弘史的身上。  静香举起的水果刀发出锐利的闪光,可是弘史和贵和子都没有发觉┅┅


  • 提示:收藏本站,請使用Ctrl+D進行收藏 |
  • 警告:如果您未滿18歲或您當地法律許可之法定年齡、或是對情色反感或是衛道人士建議您離開本站!
  • 本站歸類為限制級、限定為成年者已具有完整行為能力且願接受本站內影音內容、及各項條款之網友才可瀏覽,未滿18歲謝絕進入。
  • 本站已遵照「iWIN網路內容防護機構」進行分類,如有家長發現未成年兒童/少年瀏覽此站、請按照此方法過濾本站內容
  • >『網站分級制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