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typepage:name} >妈……开门
“妈……开门。”  “小明,你妹妹来了。”说着两人停下来,听到门被拍得啪啪作响,母亲慌慌地推开儿子,爬起来。  “妈……你做什么来,让人家等了这么长时间?”妹妹从肩上滑下书包,不满地问。其实母亲并没有多大耽搁,她慌慌地爬起来,连那里都没来得及擦一下,就提上裤子跑出去。计适明看到母亲瘦削的身影,感觉到心理无比的畅快。这就是自己的女人,自己从小就喜欢着的女人,尽管他从来都没敢想过,但现在还是得到了,想起刚才母亲的叫声,心里一阵麻酥、一阵甜蜜。  男人,我是我妈妈的男人。他的畸形的变态的欲望得到了充分的满足。就在他转身提上裤子时,他看到了母亲揉成一团的内裤,那是被自己亲手脱下的,母亲没来得及穿,就跑出去给妹妹开门,他悄悄地握着掖在裤兜里。  “哥有点事,怕人看见。”计适明故意这么说,这些年单位上的事很多,但从来都不避讳妹妹。  “是不是又是那些贪赃枉法的事?”妹妹放下书包,拿起桌子上早已凉好的水杯咕咚喝了一口。  “看你说的,哥好象是和珅似的。”计适明笑着,目光里发出疼爱的眼神,看得妹妹娇俏地瞪了他一眼。  “和珅怎么了?现在这社会不做贼不养汉就是好人。”妹妹口无遮拦地说着,却不知道触痛了母亲的心弦。计适明偷看了母亲一眼,母子两人都尴尬地缩回去,这小妮子,越来越不像话,思想和行为已经和他们这一代格格不入。哎……社会潮流,任你不接受也不行,就像自己和母亲,乱伦本来在自己的心里也是根深蒂固,可就是因为最近的网络流行,让计适明对母亲产生了想法,进而导致恋母情节的爆发。  “你……”计适明看着母亲不尴不尬的表情,替母亲骂了一句,“不学好。”  “谁不学好了?就是养汉也没什么,只要两厢情愿。”妹妹嬉笑着捂着嘴跑了出去。  “妈……”母亲的表情仿佛停滞了一般,计适明赶紧劝慰着,“你别当回事。”  母亲低下头,妹妹的话大概让她的心弦动了一下,“小明,我们还是断了好。”  “傻妈妈……”计适明走过去扶住了她的肩头,“你这不叫养汉,你没听妹妹说,只要两厢情愿,你和我充其量也是偷情。”  “少贫嘴!”母亲长叹了一口气,“我总觉得对不起你爸和你们计家。”  “好亲妈,你是我们计家的好媳妇儿,你对我们计家是有功的,你不但为计家留了后,还让计家出人头地,如果没有你的喂养,儿子就没有那么大的精神寄托。你知道,每次我在单位受了气,就感到心灰意懒,可一和你在一起,就精神倍增,尤其和你一番交流后,我就会把所有的烦恼抛到脑后去了。妈……在我的心里,你是任何女人都无可替代的。”  “哎……谁知道我哪辈子欠了你的。”  “不是欠,妈……孔子不是说了,女人要三从:在家从父、出嫁从夫、夫死从子。”  母亲虽然是一个大字不识的农村妇女,但也知道这三从的含义,听着儿子的歪解,眉眼里就含着娇嗔和奚落,“小畜生,那岂不是连你姥爷都……”  “妈……儿子可没有那个意思,儿子就是想让你从了我。”  “去……去……妈这把老骨头可经不起你的折腾。”  “好亲妈……”计适明又开始了撒娇,“你可知道匈奴的风俗,那就是单于王死后,新上的单于要妻其母。”  母亲惊讶地瞪大了眼,“什么妻其母?”母亲对于这半白不白的话显然听不懂。  “妻其母,就是娶母亲做妻子。”  “你说的是真的?”  “昭君出塞,你看过吧?”  “嗯。”  “史书上记载,单于死后,昭君从胡俗,与其子生有两个女儿。”  “那……就和父亲一个女人?这不是乱伦?”  “妈……这叫父子同穴。男女相爱、相欢,是生来具有的,古人都说,食色,性也。性欲是和吃饭列入同等位置的,男女如果缺少性生活,就会脾气暴躁、生活无规律,且衰老得快。”  “那,那还有好处了?”母亲从来没听到这些新鲜事,怎么那么丑恶的事情,一到这些文化人嘴里就变了调,就连那乱伦都说成是恋母情节,好像儿子跟母亲就应该那样似的。  “傻妈妈,你没觉得?”计适明眨着调皮的眼睛,“性交还会让女人年轻漂亮呢。”  母亲摸了一下自己脸上的皱纹,忽然低下头,“妈也没看见年轻了多少。”  “那是你没有放开来,老是压抑着自己。”  “你还要妈怎么放?”  “以前都是儿子要你,你就不能先要儿子?”  “你是说要妈先……”她吃惊地瞪大了眼,在她的观念里,这些事从来都是男人占主动,女人一旦主动了,就会被骂为“破鞋”。  “对,该要的要,就是人们说的勾引。”  “那你要妈勾引你?那妈不成了……?”她想起年轻时,村里那些被称为“破鞋”的女人,被人们指着脊梁骂,被人唾斥的狼狈样子。  “怕什么?这都是男女之间的私事,哪能就抖落出来?我想要你的时候,可以强奸你,你想要我的时候,可以勾引我,那样才有情趣,干起来才有性趣。”  “妈学不来。”面对儿子的歪理,母亲还是拘泥于世俗观念,几千年的伦理道德,让她怎么能放下做母亲的架子,去勾引自己的亲生儿子呢?  “刚才你不是挺好的?妈,儿子从来没见你那么浪过。”  “你是说……”母亲想起自己刚才的动作和呻吟,的确已经和原来不一样了,心里不禁又羞又臊。“看看这是什么?”计适明从裤兜里拿出母亲的内裤,在她的眼前晃。  “你怎么……”  “刚才妹妹来的时候,你没来得及。”计适明得意地炫耀着。“是不是现在里面都光着?”  母亲不自觉地夹了夹腿,感觉里面象镂空了一样,“妈就是觉得那样会被人笑话,骂我是……是破鞋。”  “妈,那是以前的观念,现在儿子就是要你浪,就算你是破鞋,你也是穿在儿子身上的破鞋。我们文化人,对现代女人有一句话,那就是:在家是主妇,出门是贵妇,床上是荡妇。妈,你就在床上做儿子的荡妇,我工作累了,心情不好了,你就勾引我,和我上床。”  “小明,妈就是老觉得你是我儿子。”  “是儿子也可以,现在网上最流行的就是乱伦,只要你放得开,妈。”他一下子掀开母亲的裙子,看着赤裸的母亲。“就是这样,我们以后可以在家里任何地方……”  “要死!你妹妹。”母亲慌慌地望向门口。  却被儿子按在饭桌上,母亲撅着屁股的姿势更让计适明着迷,他没想到母亲这个姿势的阴户更显得丰满肥大,两条肥胖的大腿夹着那鼓鼓的肉户,更突出了女人的线条,再加上母子两人第一次在客厅的餐桌上,更增添了性的刺激。  “看看你妹妹。”母亲僵硬地想爬起来,女儿在家里,毕竟是最大的危险。可在计适明的心里却是平添了一份冒险。他的脑海里不知怎么的忽然冒出妹妹的形象,如果和妹妹在一起,他猛地咽下口水,喉咙里强烈地咕噜一声。  “妈……”母亲浓密的阴毛连着屁眼,看得计适明血脉喷张,刚才母亲的叫声让他又想起母子的对话。他伸出手撑开母亲的阴户,看着那有点发黑的大阴唇包裹着两片鸡冠样的肉片。  “小畜生,你妹妹……”母亲摇晃着屁股,让他看起来像一只待上的母狗。  “她回来就听到了。”儿子抚摸着,研磨着,直到母亲里面溢出水来。“妈……你要浪就浪吧。”  他摸出狰狞地鸡巴,在母亲那肥硕的地方顶着。  “小明,妈怕你妹妹回来。”  此时的计适明倒真希望妹妹回来,有了妹妹的存在,母亲不会放开,但让妹妹知道了,也许问题就解决了。他看着鸡巴头子被母亲吞裹着,渐渐地夹着他那小斗笠似的龟棱,一点一点地没入,这是自己母亲的,二十年前,这个阴户生出自己,二十年后,自己亲生母亲的性器再一次吞进去,可吞的并不是他的全部,而只是男欢女爱的交接。  “好小明,妈……呜……”母亲被他那粗大的鸡巴插得想要又不敢要,只好发出呻吟声。  计适明已经看见自己的鸡巴上被母亲喷出来的白浆子涂抹了一层,他伸手扶住了,在母亲的屄口上摇晃了晃,晃得母亲心急火燎,就是不敢说出口。  “妈……你抓抓我的蛋子好吗?”他乞求着母亲,对性有着一知半解的母亲只是一成不变地采取着男上女下,只是自和儿子有了关系,才知道原来性交还有那么多的姿势。  母亲收缩了一下身子,手从她的肚皮地下伸过来,握住了儿子的,计适明感觉到一阵快感伴随着温暖的抚摸,他刺激地跟着一挺,直捣进母亲的深处。  “啊……”刚刚抓着儿子卵子的手,一下子停下来,“你……要了妈的命了。”  计适明跟着就是一阵冲刺,感觉到母亲从来没有的宽大和滋润,也许已经体验出性交滋味的她,不再从内心里抗拒产生的反应。  “妈……我不要你的命,要你的身子。”  “啊……啊……”母亲的身子前后晃动着,被计适明抓住屁股上的肉拉回来,接二连三地捣进去。  “小明,快点,快点。”母亲第一次顺着欲望要求着,听在儿子耳里就像吃了催情药,他紧紧地抓着母亲肥白的屁股,夯砸着、刺穿着。原本有点破旧的餐桌发出吱吱嘎嘎的声音,和着母亲的呻吟,凑出一支永不变调的催情曲。  “妈……儿子来了。”计适明在精神高度紧张下,快感如潮水般涌来,他想拼命抑制住,延长一下时间,没想到母亲这时却伸手摸到两人的结合处,计适明头脑一阵模糊,跟着一阵狂射。  “小明,小明……”母亲一连串地叫着,身子一抖,计适明就觉得龟头上受到强烈的冲击,他几乎感到精竭力枯了,大股大股的精液喷涌而出,同时感觉到一股热乎乎地粘液顺着大腿流下来,他知道母亲第一次为他射出了阴精。  徐县长在县委常委会上,力挺计适明做了常委候选人。计适明是后来听说的,徐县长以陈副市长的肯定为理由,列举了计适明的工作业绩和为人,在县委书记面前做了不少工作。看着徐县长精神抖擞地上下班,他知道他的一番说教肯定起了作用,但是他们母子到底到了什么火候,他还不清楚。  “计主任,你过来一趟。”早上计适明刚进办公室,就接到徐县长的电话。  “县长。”计适明看到徐县长的头发一如既往地油光发亮,端坐在老板椅上笑眯眯地,显得一点不好意思。  “快坐,快坐。”徐县长客气地,却又显得极为亲密。“最近五里乡的开发项目进展很大,许多项目都已基本竣工,你以后要在这方面上抓一下。”  “哦,前两天我去看了一下,那边的生态环境不错,特别是那片原生态湖,绿树环绕,的确是个消闲度假的好去处。”计适明很向往那种恬静、自然的生活。  徐县长看着他,从抽屉里拿出一张存折,“开发商给了一点经费,先放到你那里吧。老太太身体不太好,需要补养。”  计适明接过来,吃惊地盯着那张票子,“这……?”数额太大了。  “以后有不好处理的就从这里出吧。”徐县长没容他推拒。  计适明感激地说,“谢谢县长。”  “和我还客气什么。”他说得很自然,眼睛里流露出信任的目光,让计适明感觉到两人又近了一步。  “徐县长……”计适明想问,又找不到合适的语句,刚说了一句就停下来。  徐县长亲切地看着他,让他感受到无比的温暖。“谢谢你。”倒是县长先说出了一句话。计适明显然知道这谢谢的意思。  “伯母……”他的目光流露出疑惑。  “噢,她夸赞你很能干。”徐县长喜悦地说,从县长的态度上,计适明知道他们母子和解了。  “那我就放心了。”他放松地舒了一口气。却看到徐县长表情有点黯然,跟着又是轻轻地叹了一下。  难道还有什么没了结的?计适明暗暗查看着县长的脸色,发现尽管县长精神焕发,但从他的眼睛里流露出一丝忧郁。他知道,象徐县长这种情况,近期很难有新的进展,他在受到母亲意外地拒绝后,肯定不敢再有行动。徐母尽管对有了一番承诺,但作为母亲是断然不敢主动出击的。  “县长,您是不是心里有事?”计适明小心翼翼地问。  “哦,没有。”他故作轻松地说。  计适明站在那里没动,他在思考如何打破僵局,让县长说出心中的苦闷。“县长,我知道您对我的工作给予了最大支持,我也把您当作老大哥对待,尽管您是我的领导,可我就是想我们能不能成为彼此无话不谈的朋友?”  徐县长沉思着,看着窗外。窗外那片叶子悠然地动着。  半晌,徐县长转过身来,“小计。”他又回到了原来的称呼,“你应该知道我的内心,”他说着看了看门口,计适明马上明白,走过去反锁上。  “我很感激你守口如瓶,并帮我化解了老太太的怨恨。”他说到这里,停下来。  “老太太现在……?”计适明很想知道两人的状况。  “她对我很好,但只是母亲对儿子的好。”县长神情黯然。  “那您……”  “我能怎么样?”他无奈地耸了耸肩,“她是我母亲。”以他的身份、他的固有的观念,自然不会强迫,已经受过挫折的他,只能默默地忍受着内心的煎熬。  “可伯母已经答应了。”计适明想起那天徐母的表态,应该是水到渠成,只要徐县长略加主动。  徐县长惊讶于计适明的话语。“那天,我从你这里走后,就去见了伯母,把你的状况和思念都告诉了她。”  “她怎么说?”  “她说,只要你振作起来,她什么都会答应。”  “可那天……”县长迟疑地,“小计,说实话,我把你当作自己最亲近的人,不管你怎么看我,已经走到这一步了,我也无法回头了。那天,母亲主动和我和解,看到她细心周到地照顾我,有说有笑的,我以为她回心转意了,就趁她给我盛饭的时候,抱住了她,母亲没有动,一时间我兴奋得忘乎所以,就在我把手——不怕你笑话,我对母亲始终有着男人般的爱,那时我冲动地就想一亲母亲的肌肤,可就在我把手放到母亲的胸部时,她长叹了一口气,轻轻地把我的手拿开。一时间我的心一下子凉了,母亲还是不能接受我。”  “那你为什么……”计适明深知母亲的为难和矜持,不到万不得已,她是不会轻易抛弃伦理道德的。  “我想过了,可就在我准备乞求她时,谁知母亲握住了我的手说,晓琳,原谅妈妈吧。妈实在不能那样。我一下子瘫下来,原有的勇气顷刻化为乌有,母亲的眼神是对我的莫大宽容和谅解,那一刻,我觉得我太龌龊,竟然对自己的母亲有这种感情,我还配做人子,还配做领导吗?”  计适明一时间也是大脑空灵一片,难道徐县长知难而退了?不,人的感情不会轻易就变的,尤其对于女人,既然徐县长沉溺于母爱,就不会改变自己的想法,只是一时受挫,心灰意懒罢了。  “县长,”计适明想劝说他,“既然伯母已经答应了,我想只是现在她还放不下架子,你现在退缩了,这样会适得其反,她会产生失落感和羞耻感,对于伯母这样故作清高和矜持的女人,你要文火慢煮,不怕她不上钩,只要你用感情柔化她,用前途来逼她,再稍稍用点强,我想她不会不答应,我看得出来,其实伯母已经心动了。”  “那为什么……?”县长有点疑惑,对于初次想突破禁忌的人来说,显然这是一堵无法逾越的墙。  “你以为那是普通的女人啊。她既是你的母亲,又是你心爱的女人。伯母肯定又爱你、又心疼你,按说这样的女人只要你表示出来,她就会和你上床。可你们之间横隔着一条千年垒成的母子之墙,一个母子,就警示着性的不可逾越。哎……都怨我,如果那天我不去,也许你和伯母就……”  徐县长大概在想象着和母亲的亲昵,一时间神采飞扬,“小计,你不会笑话我吧。”  “怎么能?”计适明看着他,不愿打断他的憧憬,“我倒是真心希望你和伯母有个结果,毕竟你付出的是真情。”  “唉……我就怕是一段孽情,小计,说真的,我和她没希望有个好的归宿,但我期望能得到她的青睐,哪怕一次也可。那天,我回到家,母亲服侍我躺在沙发上,为我付上热毛巾解酒,迷迷糊糊地我看到电视上有亲热的镜头,就说了句调情的话,母亲倒没表示什么,我就起了那心,当时是趁着酒意,好像她也没多大反抗,当我爬起来压在她身上,我听到母亲咕噜一句。已经被喜悦冲昏了头的我,根本没听到母亲说什么,看到母亲那诱人的身体,几乎是昏迷地吻了下去,那一吻,足以让我铭刻终生。”徐县长沉浸在当日的情境中,似乎母亲还嘤嘤在怀。“那毕竟是我最动情的女人。”  “唉……真不该!”计适明为自己当时的冒失后悔,如果自己当时晚点过去,他完全可以等他们母子进入欢爱再出现,可不知为什么自己当时就不加思考地冲散了。  “我知道我不该!可我就是控制不住。”  “县长,我不是说你不该,我是说我当时不该那么早出现,是我冲散了你们。”  “唉……缘分都是天注定,也许我和她就只能到此为止,我们只有母子之缘,无夫妻之情。”  “不,不会。”凭经验,计适明已经看出县长对母亲的深情厚爱,这样矢志不渝的感情感天动地,人神共鉴,岂有不成之礼?  “我知道这种感情人所不齿,对自己的母亲产生男女之爱,对自己母亲的肉体沉迷,甚至于一呈肉欲为乐。可已经十几年了,每每想起母亲,我就……我就心动不已,那种渴望是常人想象不到的。难道这是上天对我的惩罚?让我沉溺于欲得不能的痛苦中。”他抬起头,看着计适明,象要得到答案似的。“难道我真的成了畜生?”  “不要那么自责,不是说存在即是合理。俄狄浦斯不是杀父娶母,县长,意淫自己的母亲恐怕世间比比皆是,每个男人都有恋母情结,就像俄狄浦斯一样,这不是一种罪过。关键问题是不要伤害母亲,你对母亲的想法,只要她能接受,你大可以大胆去做,管他什么狗屁伦理,和母亲通奸那只是自己和母亲的事,都是成年人了,都有权利支配自己的身体,母亲的性器难道不是用来做爱交欢的?她喜欢,你乐意,两相情愿,做儿子的难道就只能看着母亲寂寞难耐,而空有男人情怀不去慰藉她吗?”计适明原本想瞒住,可心里又觉得不说出来就堵得慌,况且面对又一个恋母的同好。“伯母没告诉你?”他忐忑着问。  “告诉我什么?”  “我和我妈……”计适明吞吞吐吐地,“睡了。”  “你说什么?”这次临到徐县长大吃一惊。  “我原本想伯母知道了,她会告诉你的。”  “你说的都是真的?”徐县长好像一下子放松了许多,坐在椅子上看起来很安然。  “我会拿这样的事说谎吗?”  “你什么时候?”他想或许他受了他的蛊惑才……  “好几年了,我妈都因此打了两次胎。”  “嘘……”也许是吃惊,也许是震动太大,徐县长重重地呼出一口气。“她还为你打过胎?”  计适明有点羞愧,又有点炫耀的点了点头。  “那你不知道避孕?”和自己的亲生母亲怀孕,这听起来有点天方夜谭。  “我不喜欢。”计适明知道他说的是避孕套,母亲根本就没有带套那个概念,大概她和父亲行房从来就没有带过,也不知道避孕。倒是计适明看到母亲连怀两次,心生内疚,曾有过那种想法,但看看母亲从来不提,也就图个快活,男人谁不喜欢裸体性交。母亲最多提醒他临射的时候别弄进去,这也就算她的怀孕知识了。  “你?你怎么不为她考虑?”徐县长很为小计的行为不解。  “我不喜欢,我妈也习惯了,再说我也是有意的。”  “为什么?”徐县长太担心事情的暴露,和母亲办那事就已经出格了,再让她怀孕那不是……天理难容!  “我就是想让我心爱的女人怀上我的孩子,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有这种怪想法。”  “唉……过了。”徐县长沉重地说,“小计,我们是不是走得太远了?”  “不,我们这样做都是源于一种爱。县长,你和你钟爱一生的女人结合了,如果她没有为你怀过孩子,是不是一种缺憾?”  徐县长沉思不语,他在思考自己和母亲的问题。“应该是。”  “这就是了,我拥有了她,占有了她,她就不仅仅是我母亲,还是我心爱的女人。我让她怀孕,这是一个男人对自己女人起码的要求,即使不能生下来,我也满足了,平生我没有爱过其他女人,就我母亲一人,可我该做的都做了。”  徐县长忽然问,“小计,你说我们这样道德吗?”  “有什么不道德?开始我和我妈也有这种罪孽的感觉,可时间长了,就无所谓了,现在我妈甚至都有点……”  “有点什么?”徐县长迫不及待地想知道。  “女人一旦放开了,就是决了堤的洪水。”计适明没正面说,他相信以徐县长的经历,他不会不知道。想起最近一次母亲和他性交,那已经不是应付,而是全身心投入,可那离那所谓浪的概念还差一大截,就是浪,母亲也只是尽量掩藏着。其实他呀也知道自己的话有点过于夸大,母亲放开才是前天的事。  徐县长听到这里,眼睛都有点放光,他似乎想象得出计适明的母亲在床上摇晃着肥大的屁股迎合着他,他的喉咙不自觉地咕噜一下。“那最初是你,还是你妈?”徐县长想取得一点经验。  “和你一样,只不过我一次就得手了。我妈开始挣扎,但扒下她的内裤后,她连羞带气,就任由我胡为了。”计适明说着就看了县长一眼,那意思是你搂抱着母亲时,为什么就不先去探索她内裤的秘密。  徐县长羡慕地看着他,心里忽然跃跃欲试起来,他没想到会这么容易得手,“那你妈不恨你?”  “第一次得手后,我妈长时间不同我说话,还躲着我,可经不住我的哀求,女人就是心软,再说这样的事情,她能同谁去诉苦?第二次,我摸上床之后,我妈哭着央求我,可一旦我把手伸进她的内裤里,她就禁声不说话了。你想想,我是她儿子,她恨得起来吗?县长,有人说母爱最伟大,我是体会最深的,其实我妈对于我,只是一个母亲对儿子的爱,根本没有那份感情,可是经不住我的死缠硬磨,你想想,一旦她和你有了肉体接触,她还能爱不起来吗?你是她儿子,原本就有感情基础,可一旦有了肉体交流,渐渐地她就对你有了男女之情。”  “我,我就怕伤了我妈的心,再说这种事情一旦传扬出去,你什么都完了,比不得男女作风问题。”  “可那份相思会让你变得沉重和抑郁。整天和心爱的女人在一起,你能忍受得了那份牵肠挂肚?欲爱不能,欲放不忍。”  徐县长怔怔地望着他,不说话,计适明的话如重锤敲打在他的心上,自己又何尝不是?这些年,他为什么迟迟不把妻子接过来,就是为了能单独和母亲在一起,仿佛这样就可以独占母亲的生活。母亲的一举一动在他的眼里都是那么地撩人,煽人情欲,看着母亲有时不由自主地就会勃起,这在妻子面前还是从来没有的事,可他知道在这个世界上这是不可能的,母亲和儿子不用说上床,就是相爱都是人伦大忌。  平日里,最恶毒、最令人解恨的话,就是日他娘,可娘是别人能日的,尽管娘那地方最早生养了自己,但日还是轮不到儿子的份,即使你对娘有着千般爱、万般情,即使全世界的人都可以性交,但母亲那一份也与你无缘,这就是这个世界最不讲理的地方。  按说,你生出来的东西,再日进去,回报于你,这是最自然、最合理的,可世界往往就是这么残酷,越是合理的越禁止。性在这个时代里,已经不仅仅有传宗接代的作用,更是男欢女爱、两情相悦的最原始、最具效力的工具,甚至是男女消闲取乐的最佳器具。那长有一副大器具而作为母亲的女人,和自己相亲相爱的儿子做爱愉悦又有何不可?  “我何尝不想?只是我,怕是没有你幸福。”刚才还跃跃欲试的心,又萎顿下来。  “你要是怕伯母拒绝,我来安排。”计适明征求的目光,一时间得到了县长的赞同。“但你必须记住一点,扒下她的内裤。”  计适明说完,看着徐县长一哆嗦,跟着两腿夹了夹。计适明知道此时的徐县长肯定勃起了。亲手扒下自己母亲的内裤,想想都让人血脉喷张,更何况看着母亲扭捏作态的样子,刺激地插进去。  徐县长在五里乡生态旅游开发项目记者答谢会上,作了总结:五里乡生态园是一个集旅游度假、休闲娱乐、观光休养的圣地,那里日丽、碧水、金沙滩,既是老人们休闲疗养的天然氧吧,又是青年谈情说爱的好去处,更是情人们幽会的绝妙佳境。希望各位大力宣传,更期望通过你们把我们的五里乡描绘成大家心目中共同向往的地方。  这个总结后来就被人们私底下传成:日你屄水进沙滩,老少皆宜须尽欢。  计适明看着被记者簇拥着县长,走向前去。“徐县长,陈副市长要你回个电话。”  徐县长频频地和记者们打着招呼,“对不起,我还有点事,欢迎大家到我们政府做客。”计适明的一句话轻易地为县长解了围。徐县长急匆匆地坐上县里的商务车,计适明亲自驾驶着,急速地奔驰而去。  “县长,你今天的讲话很有煽动性,我们五里乡的牌子肯定打出去了。”车子已经驶进五里乡,这里林木茂密,环境优雅。  “市里也很重视,这次答谢会要的就是这个效果。”徐县长依然兴致勃勃。  “我们还应该组织一次全国各地旅行社免费来旅游一次。”计适明灵机一动,他很为自己这个设想感到兴奋,通过旅行社为五里乡做一次广告。  “你的这个主意不错,改天让宣传部和旅游局包装设计一下。”  提到宣传部,计适明来了精神。“呵呵,徐县长,何不要那个梅部长出出风头。”梅部长在计适明的心里可是一位人物。  “你是说小梅?她嘛,很有能力。”  “县里都传说,她是‘三力’干部。”计适明说到这里,别具深意。  “什么三力?”坐在一边的母亲这时插了一句话。  “就是能力、魅力和精力。”  “哈哈……”徐县长也笑了,他早就听说这个梅部长的许多故事,泼辣能干,凡事不拘泥。  “那肯定是比较有出息了。”坐在后座的徐母也搭了一句,这一路虽然时间不长,但两个人都沉默不语,只是听到计适明提起什么梅部长,才答了言。  “县长,这个梅部长可有许多故事,你听说过?”  “略有所闻。听说她酒量很大。”  “斤多酒不醉,在酒桌上可是活跃分子。”计适明把握着方向盘,“她很有容纳力,什么浑的素的,来者不拒。”  “那是胃口好。”计母没有听明白,以为指的菜肴。  “嘻嘻,”计适明微微一笑,“有一次,招待邻县参观团,当时我也参加的,酒喝得差不多了,梅部长为了助兴,忽然就出了一个题,要敬酒的必须来一个荤的,否则就自罚一杯,大家看她是个女的,起初还拘束,等轮到她,她却说了一个令人喷饭的笑话。有人竟忍不住将刚刚喝的啤酒喷了一桌子。”  “什么笑话,这么吸引人。”  “说是一人出差坐火车,旁边有一女的问他:大哥,您贵姓?那人就答:姓王。谁知女的却说:是不是王八的王?”  “那不是骂人吗?”徐母听不惯,答道。  “当时那男的也这样想,可没有办法,本来嘛,也就是王八的王。就强忍着没发火点了点头,憋着气就问那女的。小姐,您贵姓?俺姓仲。那男的一听就来了神,他手指圈成一个圈,另根手指插进去,作着手势。是不是这个姓?那小姐一看脸就红了,骂道:流氓。男的就说:我怎么就流氓了?这时正好车警走过来看到他俩争吵就问。小姐看到车警来了,自然告起状来,他耍流氓。我怎么流氓了?她问我姓什么,我说姓王,她说是王八的王。车警一听噗嗤一声笑了。男的接着说,我问她姓什么,她说姓仲,我就这样问她,是不是这个姓。说着那男的就把手圈起来,作着那个姿势。谁知小姐一下子急了,不对,不对,刚才他是插进去,现在看你来了,他拔出来放在一边。还没等说完,就听的那男的嘿嘿地笑,细一品味,脸刷地红了。”计适明说到这里,故意停下来,做着抽插的动作。  两个母亲听了,都红着脸说,“真要命!”  “那还是女的?”  徐县长就说,“这两年女的不泼辣,就很难干出点政绩,也很难得到领导赏识。”  “要不人家说,党把干部无性化,领导把干部性交化。”计适明打趣地说。  “也没那么严重,不过我也倒听过小梅的一个故事,不过这个故事不宜大范围公开。”  计适明就看了看母亲,“怕什么,都是妈妈级的,说不定还提高性趣。”母亲就轻轻地打了计适明一下,嗔怪他说下流话。  “我妈倒没什么,就怕伯母……”  谁知徐母笑了一下,“伯母也是过来人,你们领导干部听得,我这老太太就听不的?”说着毫不示弱地白了计适明一眼。  “哈哈,眼倔了,没想到伯母就是一个梅部长。”计适明开着玩笑,打着哈哈。车子慢慢地在绿树环绕的湖边停下来。  “先下来游泳吧。”计适明征求徐县长的意见。  “你是总管,今天都听你的安排。”徐县长扶着母亲走下车。  “就在车里换衣服吧。”计适明看了看四周,拿出早已准备好的游泳衣,递给徐县长。“老太太也穿上吧。”  “这太小了吧?”徐母看着那条仅能包着私处的游泳裤,觉着有点不合适。  “包管性感,妈你穿上吧,说不定会有意想不到的效果。”  “我这老太婆,还有什么效果?”计母倒没说什么。  “说不定会走光,肯定会迷死人。”计母听了,恨儿子说话不分场合,狠狠地瞪了他一眼。“贫嘴。”  计适明却拿着在母亲的身上比照着,“妈,很合适。”计母躲闪着,拿眼去看徐县长。  “怕什么?怕被你儿子看了去?这里又没有外人,就是迷人,也便宜我们两个男人。”  徐母听了,心跳脸红地对着计母,“你儿子说话真要命。”  徐县长知道计适明此来的目的,就没说什么,但他不知道这一行究竟有没有收获,他期盼着又担心着,仿佛就和自己年轻时第一次出差夜宿时等待着那个打来的骚扰电话。  “妈,我们先换吧。”计适明上了车,拉着还有点犹豫的母亲的手,徐县长站在车门口,很自然地为她们母子拉上车门。徐母回头正看见儿子看过来的目光,她有点讶异地用目光询问着儿子,他们就在车里换?  “还是车里好。”徐县长轻描淡写地说,看到母亲思索着低下头。  “这么快就好了?”听到开车门的声音,徐县长微笑着迎上去。  “伯母,县长,你们看看合适不合适?”计适明第一个钻出来,从下面扶住了母亲,几乎半抱着将母亲弄下车。  “就是有点瘦。”计母低下头看着,有点不好意思。这条游泳裤虽说带松紧,但下面那地方太窄,几乎包不过来,计母拉了几次,都又缩回去。  “不是瘦,是你那里太胖太大,不过很养眼。”计适明调笑着,说得母亲脸红了起来,一个劲地并着腿。  “没正经。”  计适明没有理她,转过身来,“伯母,你和徐县长去换上吧。”他一点都没用商量的口气。  “不用,不用。”徐母慌忙地说,爬上车的一瞬间,回头望了一眼。计适明就朝着徐县长努了努嘴,“伯母,车里空间小,一个人不好换,还是让县长伺候你吧。”计适明说到这里,就拉了一把,将县长推上车,关上车门。  “妈,我来吧。”听到县长征求的语气,计适明等待着徐母的态度。  “你帮我把游泳裤拿过来。”徐母没有推拒,计适明心里明白了八九分。“你先背过身去。”  计适明听到这里就等待着县长的动作,静静地什么声音都没有,计适明有点恨铁不成钢,母亲都背着你脱了,还不趁机……难道倒要母亲过去求你?正在他又恨又急地为县长捏了一把汗的时候,忽然他听到扑通一声,母亲和他都吓了一跳。  就听县长说,“妈,还是我扶你吧。”  “地方小,站不稳。”大概徐母正在撩起一脚往里套游泳裤。  计适明隐约地透过贴着太阳膜的车窗看到母子贴在一起,显然徐县长已经扶住了母亲。“妈……你慢慢来,先伸右脚。”  “看我……老糊涂了。”徐母大概有点手忙脚乱,毕竟第一次在儿子面前裸露,赶忙抬起右脚。越急越出乱,抬起的右脚就是找不到裤口,急地老太太一身的汗。怎么就弄这么小的衣服?脚下一歪,又是一个趔趄,好在儿子扶住了她的腰。  “妈……”计适明听到县长叫了一声。  “别……”徐母的声音听起来有点羞涩和担心,计适明知道徐县长肯定做出了不轨动作。  “妈……”影影绰绰地看到县长站了起来。跟着徐母好像歪过头,又偏过去。  “他们还在外面。”徐母的声音很小,但很清晰。紧跟着就是一阵呜噜声,“妈……你知道他们已经……”  计母听到这看了看计适明,“你……”  计适明狡黠地看着母亲,轻轻地搂过来,“妈……”  母亲吓得跳了一下,“你?作死。”说着看了车内一眼。  “他们已经入港了,这会正在行船。”计适明抓住了母亲的游泳衣。  “拉坏了。”母亲气得打了他一下。  “拉坏了,就会春光大泄。”看着母亲那窄窄的布条遮不住丰满肥腴的鼓鼓肉户,计适明咽着口水。  “小心他们出来。”母亲看着儿子色迷迷地贼样子,扭捏了一下。  计适明知道此时不宜和母亲过分亲热,就在他转眼看向车窗时,忽然听到徐母的声音。“别弄那里。”跟着看到徐母的身影往旁边缩了一下。  “妈……”模模糊糊地徐县长手搭在母亲的脖子上,紧紧地贴了上去。计适明看到徐母的身影矮下来,他知道肯定是县长的手抓住了母亲的关键部位。果然,徐母发出了轻微的呻吟,“晓琳,妈……妈……”  “妈……你不是最疼儿子吗?儿子这些年……”  “别说了,妈知道,知道你心里苦,可妈就是不敢……”徐母艰难地说。“妈求你,别……别弄那地方。”  “妈……给儿子吧,相思千般为你苦。”徐县长长舒一口气,苦闷中透着幸福。  “我……我怎么对得起……”徐母左右为难,一边是守身如玉的伦理,一边是痴情不改的儿子。  “妈,儿子为你死足矣。”徐县长的手已经抚摸在母亲的腿间。听到儿子的幽怨,徐母一下子捂住了他的嘴。内心的挣扎可谓天人交战,“罢了,晓琳,不过,妈求你别在这里。”  计适明听了,兴奋地搂抱了母亲,“成了。”  “死相,疯疯癫癫的,什么成了?”母亲显然也知道里面发生了什么,但儿子的一句成了让她感觉到似乎有着阴谋。  “没什么,只是我们又多了一个同盟。”计适明隔着母亲的游泳裤按在屄门上。  “你疯了?”母亲赶紧往回撤,计适明看到由于勒紧的泳裤在母亲腿间形成了一道深深的沟,眼睛放肆的看着。  “看什么?像个小流氓似的。”母亲嗔怪着儿子的放肆。  “妈,你那里都湿了。”听到儿子的话,母亲低头看着,不是怎么的?那条原本透着诱惑的小沟里已经洇湿了一大片,不觉脸上一片火烧,仿佛被儿子看破了自己的心事。  “浪了?”计适明挑逗地看着母亲,手就去扯母亲那仅能盖住中间布片。  “别……”母亲似乎也害怕被他们看见,转身背向车门。  就在这时候,计适明听见车门拉动的声音,徐县长弯腰走下商务车的时候,回身架着母亲的胳膊走了出来。  计适明赶紧迎上去,“县长,换好了?”  徐母脸红红的,汗津津的脸上一缕散发遮在额前。计适明心知肚明地看着俩母子,知道彼此已经挑破了心事,只等在没人的地方,成就了好事。  “伯母,您……”计适明的眼尖,徐母本来心里就觉得尴尬,恐怕他们母子窥破了自己的事情,所以非常敏感,听到计适明叫了一声,就顺着他的目光看。天哪!她的脸象红布一样,赶紧并了并腿。  “还是让县长给您整理一下吧。”计适明看到这时的县长很殷勤地走过去。  “都是你。”徐母低声地骂了儿子一句,挨了骂的县长心里甜丝丝的,他伸手替母亲扯平了被揉皱的泳裤,将那偷冒出来的几根阴毛遮盖了。“都是那小子眼尖。”他一边低声骂着,一边感激着计适明。  “县长,要不要先吃点东西?要不待会会没有力气。”他说着,向母亲做了一个鬼脸。母亲被儿子撩激的也有了情意,就向他抛了一个眉眼。计适明一时间也心猿意马起来,他没想到母亲经过自己的开发,也知道撒娇弄媚。  “稍微垫垫饥吧,游泳会消耗力气。”徐县长现在是怎么都行,他心里已经填不下别的东西,你想想,自己朝思夜想的女人就要唾手可得,那种激动心情岂能是用言语所表达的?  看着两个母亲几乎全裸着,那半大的泳衣遮盖不住成熟的乳房,徐县长的心噗噗乱跳。  “县长,还是来个故事调节一下吧。”计适明不失时机地提出来,为徐母打开一瓶汽水递过去,徐母伸长了身子接过来,却被计适明的目光直接侵入了她的泳衣内,那一对奶房丰盈白嫩,比起母亲来,更见诱惑,心自然颤动不已。  徐县长第一次经历这种场面,思维似乎有点受局限,说话竟然结巴起来,“那,那就还是接着刚才的吧。”  他咳了一下嗓子,“这还是在一次县级领导的宴会上,当时的小梅喝了点酒,但是不多,她本该不发言,被组织部长小严将了一军,才发挥出来的。”  “那应该是经典之作。”计适明知道凭梅部长的级别在这样的场合发言,肯定一半为了争宠,一半才为了显露。  “应该是。”徐县长笑哈哈地说,有了刚才的经历,他有了底气,“说是一个瞎眼老头和一个耳聋老太过日子,这天老两口坐在院子里,老头听见院外鞭炮齐鸣,就问老太:啥来?老太出来一看,就回来跟老头对了对屁股。老头眨巴着一对瞎眼说:定亲,谁家?老太拿起老头的手,摸了摸自己胸前的两堆,老头又说:前天井他二奶奶家?老几?这时老太就伸手摸了老头的那个上,老头又憋了憋嘴,就说:柱子呀。”说到这里,计母忍不住噗嗤笑了,笑得捂住肚子,皱起眉头。她没想到一个女党政干部也居然在大庭广众之下说这些荤呱,这世界简直是变了,怪不得读了那么些年书的儿子竟然对自己有着那些想法。  “怎么了?妈……”计适明关切地问了一句。  “疼,好像岔了口气。”她歪着身子,不敢坐正。  “来,我给揉揉。”计适明半抱着母亲,按在她的肚子上,轻轻地按摩着。徐县长以问询的目光看着他们母子俩。  “都是你,说那样的话。”徐母嗔怪儿子,样子显得很亲昵。  “没事,就是岔了口气,县长接着说。”计母在儿子的抚摸下,渐渐缓过来,“其实我妈就是阳气不足。”计适明语意双关地说。“待会我给她充点阳气就好了。”  徐县长听了就笑了,“你以为你妈是游泳圈呀。”  计适明看了县长一眼,使了下眼色,“女人都可以充气的,待会你也给伯母充点吧。”计母看着两人一唱一和,就觉出味来了,这小子贼精,变着法子使坏点子。莫不是两人做好了扣,让我们钻?听他那口气,就是想……小畜生,看你怎么给我充,难不成你就这样和妈……  计母想到这里,脸就红了起来,可已经和儿子有了关系,也就没怎么放在心上,倒是觉得徐母今天肯定会出点什么事,莫不是坏儿子为了给县长说和吧?也好,他们两人成了,省得自己整天把那看成一块心病。心里这样想着,就不点破。  徐县长刚刚说到兴头上,还有点意犹未尽,看着计母小肚子不疼了,就笑着说,“这回可不能笑岔了气。”  计适明就接过说,“岔了气,不是可以充嘛。”他转头看着徐母,“伯母,下一回轮到你了,也给徐县长一个机会。”  “我可没那福气。”徐母眉眼含笑。  “要儿自养,何况县长最擅长充气。”计适明隐晦地说道。  徐县长怕计适明说白了,倒惹起母亲不高兴,就咳嗽一声,打岔道,“刚才说到柱子定亲了,老头又问老太:闺女叫什么?老太就抓住老头的手,沿着自己的前面摸了下去。老头一边摸着,一边就说:叫小风,哪庄的?老太拿着老头的手一直摸下去,在两个眼中间停住了。老头想了想斜视了一下老伴:沟后的?老太听了,点了点头,那没听说什么时候娶亲?老太这时有点为难了,不知道怎么表示,想了一会,就拿着老头的两手,摁住自己那里的两边往外分,分了一下,又分了一下。停下来,等着老头回答,谁知这老头心有灵犀,眉开眼笑着说:好日子,八月八,该是我的生日。”说完,就忍住笑。  计适明没想到这个故事如此精彩、如此经典,听着听着不觉就起了兴,本来穿的就不多,这一下更觉得下面膨胀异常,看看徐县长也是鼓鼓的膨胀起来,他不知道县长和她母亲究竟到了什么火候,眼下如果弄得急了,会适得其反。可低头一看母亲,竟发现泳裤已洇湿了一大片,知道母亲也动情了,如果自己这时候上她,肯定水到渠成,可看看徐母却紧紧地夹着腿,看不出任何蛛丝马迹。  “妈……你怎么了?是不是尿裤子了?”计适明故意挑破母亲的心态,计母就慌慌地低头一看,脸刷地红了。这时的徐母也下意识地低头看自己那里,计适明就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徐母微分开的腿间也是一片精湿,心里不觉一阵惊喜。  “这女的真要命。”徐母掩饰地说了一句,就在她夹起腿的当口,看到计适明贼贼的目光,正侵入自己的腿间,知道刚才的境况被他看了去,就尴尬地笑了笑。  “哈哈,当时满桌子的人都……”徐县长也看到了自己母亲刚才的动作。  “是不是满提性趣的?”计适明说到这里,看着母亲,“妈……八月八,是不是也是你的生日?”  计母就羞红了脸,“去,没大没小的。”  “妈。你的生日还分大小?我看,再来个八月八,你就……水漫金山了。”他说着就瞅着母亲的腿间,看的母亲拿腿踢他。计适明就势抓住了,“是不是?伯母。”  徐母知道一切都躲不过他,好在自己已经事先知道他们母子的事情,就不感觉到意外。但还是心有惊异,没想到他们竟然在外人面前也敢打情骂俏……殊不知计适明完全是为了撮合她们母子。她迟迟疑疑地,“那是……你们娘俩的事。”  计适明就势将母亲抱过来,“那我就先给我妈过八月八的生日。县长,你要不要和伯母一起过来祝寿?”


  • 提示:收藏本站,請使用Ctrl+D進行收藏 |
  • 警告:如果您未滿18歲或您當地法律許可之法定年齡、或是對情色反感或是衛道人士建議您離開本站!
  • 本站歸類為限制級、限定為成年者已具有完整行為能力且願接受本站內影音內容、及各項條款之網友才可瀏覽,未滿18歲謝絕進入。
  • 本站已遵照「iWIN網路內容防護機構」進行分類,如有家長發現未成年兒童/少年瀏覽此站、請按照此方法過濾本站內容
  • >『網站分級制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