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typepage:name} >我和堂姐表妹发生激爱的真实故事
当时在农村,堂姐妞妞比我大一岁,是13岁时的事情,那时农村里房子少,不少小孩子都或多或少的见过大人们干那事,估计堂姐也看得不少,小小年纪就想试一试透B的快乐。白天我和堂姐,堂妹在一起玩,堂妹叫二妞(农村人懒的起小名,性别一样的话,就随着大的叫,二某,三某)睡在草垛上,堂姐突然说:  「要不玩个别的吧?」我说「玩什么呀?」堂姐看了看没别的人在,就悄悄的说:  「你透二妞哇。」当时我的鸡巴就立了起来,虽然说年纪小,但也见过,知道透B这事。二妞年纪更小,啥也不懂,只知道跟着瞎玩,睡在草垛上等我透她。我心跳的很快,又想试试,又怕大人过来看见,终于也没敢上去透。后来妞妞见我不透,也就一起玩开了别的……到了晚上,我在奶奶家睡,堂姐妞妞也过来了,堂妹二妞回家睡了,小孩子睡下也要玩,我跟堂姐妞妞打闹的正高兴,奶奶干了一天农活累了,吵着要我们睡觉。我和妞妞不睡,还在打闹,奶奶就关了灯,自己睡到了炕头上不管我们了。我继续和堂姐打闹,我伸进她的被子里咯吱她,突然堂姐不动了,我也一下子反应过来,手就摸摸索索的伸进了她的衣服里,我知道堂姐在装睡,她不动,我就继续摸,摸到了下面,堂姐的下面光溜溜的,一根毛也没有,我的鸡巴一下子硬起来,偷偷地把裤子一脱,就钻进了堂姐的被窝里,那时根本不知道堂姐的下面是什么样子,只知道一个劲的用鸡巴往上顶,顶了半天也顶不进去,就这样顶的累了睡着了……到了第二天,又忘了这事,早上起来出去玩了会,中午回到家睡午觉,我回来时堂姐和奶奶已经睡着了,堂姐穿着裙子,我又想起了那事,心跳的很,慢慢地掀开了堂姐的裙子,露出了里面的大裤衩。我慢慢的脱下了堂姐的裤衩,压到了炕底下,这样等奶奶醒来了把裙子一拉就啥也看不见了,。堂姐下面白白的,一根毛也没有,我摸了几下,一根手指就溜到了里面,里面滑滑的,我慢慢地上了堂姐的身上,开始用鸡巴往堂姐的下身里顶,慢慢地顶了进去,小鸡鸡上传来一阵无法言喻的感觉。没等顶到最里面,突然就感觉很尿急,我一下子怕了,千万别尿在堂姐B里面,刚要出来,忍不住了,和以往尿尿的感觉不一样,出来一股白色的就像脓一样的东西,我怕急了,忙拉下了裙子跑了出来,在房子外面尿尿,却尿不出来,等了半天,才尿了一点点,刚要回屋去,堂姐也出来了,脸色红扑扑的,看也不看我,也蹲在了一边尿尿,我心下一喜。原来堂姐也没睡着,还是在装睡呢。看来以后还有机会能和堂姐透B。谁知道后来发生了变化,跟着父母进了城里,也就再没有机会回村里和堂姐透B,直到17岁那年……堂姐18岁了,在农村,这个年纪就要嫁人了,堂姐进城买东西,准备开始和人相亲了……进了城,就住在了我家里,几年不见,堂姐出落的婷婷玉立,不再是以前的太平公主了,我一见堂姐,脸一红,就想起了当年和堂姐透B的事,堂姐却大方的很,拉着我说了不少话……我都没听进去,只胡乱应付着,心里却想,堂姐还能不能和我透了,现在都长大了,要透的话,也不会像以前那样啥也不懂的半途而费了。晚上睡到了半夜,我突然醒来了,可能是潜意识里还想和堂姐透B吧,堂姐在外面的床上睡的,我偷偷的起来就往外面摸,到了堂姐睡的床跟前,我伸手上去一摸,堂姐还穿着秋裤,我又伸手进堂姐的内裤里,堂姐一下子醒了,一把抓往了我的手,可能女孩长大了就对这些防的紧吧,小时候可是睡着了咋动都没问题的。堂姐拉住了我的手,我也蹲在那里不出声,黑暗中看不清表情,过了一会儿,堂姐低声喊我的小名,「小庆?」我没出声,堂姐却拉着我的手,附身到我耳边低声说「上来。」我一听有门,马上慢慢的翻身上了堂姐的床,堂姐把被子给我盖上,低声说,「你不怕被别人看见啊?」我还是没出声,只是一个劲的摸索着堂姐的身体,过了一会儿,堂姐可能是动情了,气息也乱了,开始有点喘,我一把把被子都压在了堂姐和我的身上,脱下了我的内裤,堂姐突然抓住了我的鸡巴,我一愣,堂姐叹了口气,说「小庆,不要这样,姐还没有对象,等姐有了对象,姐就叫你透!」都到了这个时候了,我哪能甘心,我一边往下拉堂姐的秋裤和内裤,一边说,「没事,我就在外面碰一碰」堂姐还是拉着我的鸡巴,不让我往她的下身凑,我急了「姐,我都想了你好几年了,我还像以前那样,就在外面碰一碰就行了,你就让我透一下哇」……堂姐不出声,气喘的更历害了,我一看,堂姐心思有点松动,就趁热打铁「姐,我就从后面弄一弄,不从前面透你,再说你就不想啊,那时你装睡让我透你,你以为我不知道啊?」堂姐一听脸红的对我说「哪有啊,唉,随你吧」松手放开了我的鸡巴,转过身子去了(以前的农村性知识根本就没有,一般人都认为从前面透B会有小孩子,从后面透是透屁股,不会有娃子),我差点没乐出声来,掰开堂姐的屁股,就从屁股缝里把鸡巴伸了进去。刚才的一阵肉搏,堂姐的小穴里已经是洪水泛滥,我那鸡巴已没入堂姐两腿间的裂缝中,顿时成功的喜悦和胜利的欢愉传遍全身。鸡巴被温润的肉体紧紧包着,那种温热、趐麻、舒爽的感觉,简直令我灵魂出窍、飘飘欲仙。我的鸡巴很轻松地就透进了堂姐的小穴里,开始轻轻抽动起来。堂姐背着身子,默默承受着我的抽动、冲杀,堂姐的鼻孔中开始发出令人心荡的「唔……嗯……」之声,显然她尝到男欢女爱的销魂滋味了。万万没想到的事都已经长大了,还是不行,鸡巴上传来的快感一阵阵的使我的大脑几乎成了空白,这时,堂姐也开始往后顶她的屁股,一下一下的配合我。突然之间背脊上一麻,一股电流顿时袭遍全身,紧接着便感觉到一股热流从下体激射而出。热流喷射完毕,全身舒坦无比。堂姐忙转过身来,说道「你是不是弄到我里面了?」接着亲了我一口,说道「你快回去睡吧,我去洗一下」。刚发射完的我也累的不行,完事之后,胆子又小了,生怕家里人半夜起床看到,连忙回我屋里去睡了……第二天等我起来,堂姐已经出去了,就只有我一人在家,我睡在床上回味着昨天晚上的销魂滋味。  到了中午堂姐回来了,买的大包小包的,人多,我也没敢去和堂姐说话,一直等到了下午,父母都出去了,只留下堂姐和我,还有我弟弟在家。  我又想透堂姐了,晚上还没透几下呢,就发射了,这回可不能这么失败了……可是弟弟还在家呢,咋办呢,唉,急的我是团团转……一会儿,弟弟开始玩电脑游戏了,我一下子兴奋起来,弟弟一玩起游戏来啥也不理了,没几个小时下不来,我忙过去堂姐房间,却见堂姐在洗头,等堂姐洗完了头,她弯着腰在擦头发,我从后面抱住了她,堂姐也没出声,可能是怕我弟弟听见吧,也没理我,只顾着擦自己的头发,我摸了一会儿堂姐的身子,开始不安分起来,伸过手去解堂姐的裤腰带,堂姐忙用手护住了,可能是堂姐也开始有些动情了吧,我的鸡巴已经硬的不行了,就从后顶在了堂姐的裤子上,堂姐又把手松开了。我忙把堂姐的裤子拉下了一半,抓紧时间开始透堂姐……堂姐的头发长,一直弯着腰,正好把小穴从后面露了出来,我拉出鸡巴一下子就顶了进去,来回抽动了几下,就看到我的鸡巴上面白白的,半透明的粘液好多好多。也许是后入式的新鲜感吧,只觉得鸡巴被小穴包得紧紧的,简直无法抽动,那感觉比更舒爽,我便按着堂姐的腹部急急抽动起来。为了避免鸡巴从穴里退出,抽动的幅度不敢太大,每次只抽出少许,便又急急往里插。也许是因为怕弟弟发现了,也许是第一次尝试这种新的姿势太过刺激,这一次也没能坚持到底,我抽动不到三分钟,突然背脊一麻,一股电流传遍全身,接着一股热流从下体激射而出,向堂姐体内深处射去。在我发射的同时,堂姐也发出了一声轻呼……这次发射的特别多,一股,二股,三股,四股,五股,才算是平息下来,堂姐回过头来,脸色红红的,低声喘息,横了我一眼,用手捂往下身,往卫生间挪去。  年轻就是生猛,堂姐没还没从卫生间出来,我就已经又回复了动力,顶着个小帐篷在外面着急,再来一次吧,怕弟弟打完了游戏发现,这可怎么办啊,突然想起了地下室,堂姐一出来,我就上前抱住她,拉到了她的房间里,悄声跟她说「姐,跟我去地下室吧!」,堂姐娇媚的横了我一眼,「你还想干啥?弄了我一肚子的水,我擦了半天了都。」这时候,妈妈回来了,我的再来一炮的愿望也就落空了,更没想到这一次的后入式是我和堂姐的最后一次做爱,堂姐嫁到了外地,再也没有回来过……只能时时回味和堂姐透B的滋味了。  从农村进了城,离开了堂姐堂妹,却没想到还能继续品尝性爱的滋味。表妹一家人也在城里住的,经常来我家窜门,我也经常跟表妹玩。  我表妹叫珍珍,是大舅的女儿,有一天,表妹来我家玩,我在家打游戏,表妹要过来抢,正打闹着,一不小心,我的手就推到了表妹的胸脯上,表妹红着脸打开了我的手,突然安静了下来,气氛一下子尴尬起来。我望着表妹,只见表妹低头头,脸上红红的,我心中一荡,就把手放在了她的胳膊上,表妹还是低着头,我在表妹的胳膊上滑动着,渐渐的表妹的气息有些粗,经过了堂姐的几次性爱,我也明白表妹是动了情。有点心思了。  到了晚上睡觉时,表妹和我们睡在一个炕上,经过中午的事情,我半夜了还没睡着,听着妈妈睡熟了,这时候想的我的鸡巴也硬了。我控制不住色心,悄悄把手伸进了表妹珍珍的被窝里。  我停顿一会儿,表妹还没有动,我就把手轻轻的放在她的胸脯上了,我摸揉着表妹的咪咪。  表妹一直没有动也没有吭声,我轮换着揉弄她的俩个咪咪,她的呼吸已经急促了,她又平躺着,我拉开她被子钻进了表妹的被窝。  我怕妈妈听见声音,就悄悄的用舌尖舔着表妹的咪咪,偶尔使劲用嘴啄住吸俩下,表妹身子直抖发出低低的呻吟声。  我拉着她的小手摸我的硬鸡巴,表妹握住我的鸡巴不会动,我把着她的手教她套动起来。  我的手滑过表妹的小腹伸进了她的小内裤里,一把捂在表妹的小穴上。光突突的没有长阴毛,但特别丰满有弹性特别细嫩,表妹半推半就的拉住我的手不让我摸,我还是继续。手拔开表妹湿漉漉的小阴缝,我手又往下摸表妹的穴口,我的天啊……湿的太厉害了!内裤也湿了一大片。  我的鸡巴还被表妹抓在小手里,她慢慢地一下一下地套动着,我特别兴奋。  表妹一直老实的躺那让我摸她的小嫩逼,腿不停的并拢,小屁股也不断的往上一挺挺的。可是表妹不敢大声呻吟,怕我妈听见。这时候我再也忍受不住欲望了,我要透我的表妹。我把着我硬邦邦的鸡巴在表妹的穴口来回蹭了几下后,我屁股往前一挺捅了一下没捅进去。  我又把鸡巴对在她的穴口上,手把着轻轻抖动着边试探着往里插,感觉龟头已经快进去的时候,就又卡住进不去了,表妹还小所以她的阴道特别紧,死死的箍在我鸡巴周围。虽然鸡巴没有都插进去,但我感觉表妹的逼里热忽忽湿漉漉的。  我慢慢地开始操了几下,表妹随着我的动作,屁股一上一上地配合着我的抽插。  我就由慢而快一下接一下地操个不停,虽然只是进去了一个小头,但我还是兴奋的不行。不知是因为有妈妈在旁边太过紧张,还是表妹的小穴太紧感觉太过强烈,不一会我竟有了发射的冲动。偏在此时,表妹的手落到我背上,搂住了我,于是体内的浓浆便喷了出来,直向表妹体内深处射去。  这时身下的表妹轻呼了一声,同时双手紧紧搂住了我的后背。表妹也知道这事不能让大人知道,因此在我抽动时一直没有出声,即使是现在兴奋激动起来,也只是紧紧抱着我,闭着嘴巴,从鼻孔中发出诱人的「嗯」、「唔」声,直到最后实在忍不住了,才兴奋地说声:「表哥,好舒服啊,你以后还要透我!」接着,紧楼着背部的手松了开来,绷紧的身子也渐渐松软下来。  我拉过被子,给表妹穿回裤衩,就各自己睡去了。  虽然只是插进去一个头头,表妹毕竟已经尝到了男欢女爱的滋味,尽管年岁小,但还是食髓知味。  接下来的日子里,一直没啥机会能再与表妹透B,不过,只要有一个小机会,我们也不放过,不是亲亲,就是摸摸表妹的小穴,表妹也在人前表现的和我关系一般,没有粘着我不放。只是偶尔的一个眼神过来,只有我能看明白是什么意思。  几年过去了,堂妹二妞也长大了,因为农村的关系,早早地就不上学了,也进了城,找了个地方打工,一天,我出去玩,没想到正好碰上了二妞。  二妞出落的比堂姐漂亮多了,身材也不错,我一下子想起了当年她睡在草垛上,看着我,堂姐在旁边说「你透二妞哇。」,哇咧咧,差点没当众出丑,鸡巴已经立了起来。  二妞见到我也很兴奋,于是我就说,二妞走吧,跟我去玩去。二妞就答应了……我带着二妞来到了我家的另一处房子,一直没人住,我正好带着钥匙。一进家门,我就心跳起来,不知道现在二妞还记不记得当时的事情,如果她不从怎么办啊?我试探着说「二妞啊,好几年不见了,我还记得我们当时在草垛上玩的情况」说完了我偷眼打量堂妹,发现堂妹脸红了一下,低下头嗯了一声,又抬起头来打岔打到别的问题上了。  我一边应付着和二妞聊天,一边想着要怎么才能和堂妹透B。二妞正说的,见我若有所思,就扭着身子说「哥,你干啥呢,我跟你说话,你爱理不理的。」我忙说「没有,我只是想你了」,二妞脸红红地说「讨厌,谁用你想了」……我一把拉住二妞的手,拉进了我的怀里,「让哥抱抱吧,好几年不见你,怪想你的。」二妞明显是情动了,低着头,搂住了我的腰,我的鸡巴一下子立了起来,我用力搂住堂妹,下身往前一顶,硬硬的鸡巴就顶在了二妞的下身小穴上……二妞身子颤抖了一下,下身也贴地更紧了。于是我们就这样抱着,慢慢地磨着下身,令我全身血脉迅速贲胀,和堂姐透B的销魂滋味很快在脑海里出现。我伸下手去,隔着衣服摸着堂妹的三角地带,堂妹躲躲闪闪地不让,我用力一拉,趁堂妹不注意,手伸进了堂妹的裤子里,这时堂妹清醒过来,身体绷的紧紧的,不让我摸到,红着脸低着头说「我是你妹妹啊」,我把手拿回来,把嘴附在二妞耳边,低声说道「可我想你啊,小时候没能在草垛上透你,一直让我念念不忘啊。  难道你忘了?」二妞身体软了下来,还是脸红红的低着头,「那都是小时候的事情了,不懂事,你摸摸可以,千万不能透我,要真透了我,我就没办法嫁人了,只要你不真的透我,随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停顿了一下又说「我下面不知道怎么了,粘乎乎的,可不舒服了,你帮我弄弄」既然二妞有了兴趣,于是我就不客气地抚摸起来……,自从与堂姐发生关系后,我对女人的胸脯有了兴趣,今天一摸发现堂妹的胸脯竟然也不小了,这一发现使我更加兴奋,于是顺着胸脯一直往下摸,来到堂妹那迷人的三角地带,发现堂妹的两腿间附近果然是湿湿的了。  我把手伸进了堂妹的三角裤里,堂妹全身一阵哆嗦,说:「哥……别……别……好痒……我……」「你怎么?」「我……」堂妹说不出,但我知道这种刺激她心里还是喜欢的,只是第一次感受这样新奇、强烈的刺激,一时难以适应。  堂妹两腿间已然长出一引起绒毛,但不长,轻轻将毛分开,便找到那条向往的裂缝。轻轻用手来回抚摸着,没想到这一摸,堂妹竟全身发抖,呻呤起来,并且身子变得软绵绵的,几乎要倒下去。我忙将堂妹搂紧,但另一只手并未从她两腿间抽出。  二妞从鼻孔中发出诱人的呻呤声。我摸了一阵子,堂妹半闭着眼睛,脸红红的竟完全瘫软下来。  我一边摸着堂妹的小穴,一边对堂妹说:「二妞,你把腿分开一些,让我好好给你摸摸,就不痒了。」堂妹说:「你别透我,就摸一摸啊。」顺从地将腿分开来,这样我顺利地将堂妹的内裤脱在了小腿处,堂妹的两腿间已经湿乎乎的流的满满都是了。  于是我把堂妹转过身来,让瘫软的她上半身趴在炕上,这样把屁股撅起来,露出了湿淋淋的洞口,我一手摸着小洞,一手将发胀的鸡巴拉出来靠近小洞,当鸡巴抵住小洞口后,我抽出手来,扶着堂妹的腰部,然后用力往前一冲,将鸡巴插进了堂妹的小穴。  「啊──」堂妹惊呼一声后,想直起身来,但被我压了下去。  堂妹惊惶说:「你……你……怎么透进去了……我不是跟你说……不……不能……透我……的吗?」「二妞,对不起,我实在受不了了。」我一边说,一边紧紧搂着堂妹,惟恐她挣扎逃脱,因为鸡巴才进去一小半。  堂妹扭着屁股说:「不行,你快抽出来。」我说:「二妞,它已经进去了,你就让我透上一下嘛。」在说话的同时,我用力按着堂妹的腰部,使劲将鸡巴往她体内插去。  「哎──」堂妹惊呼一声,说:「疼……你……你……怎么还往里头顶……疼死了……我……被你透死了……」我安慰说:「二妞,女孩子第一次都会有些痛,不过很快就会不痛了,而且还会感到很舒服。」不知是我的言语起来作用,还是因为我已经进入体内,生米已成熟饭,堂妹不再言语。我见堂妹已经默许,便慢慢抽动起来。我的鸡巴插在里面被包得紧紧的。不过,堂妹穴里的水比堂姐的要多,抽动比较容易,比堂姐的穴透起来更舒服、更刺激。  「你……你要轻点……」堂妹终于开口了,但是声音很小。「我会慢慢的来,当你不痛了再用力。」我答应堂妹。  过了几分钟,我问堂妹:「二妞,现在还疼不疼了?」堂妹没有出声,我想她大概已经适应,于是试着加大抽插幅度。当我鸡巴抽出三分之二,然后再重重插入时,堂妹全身痉挛了一下,但没有叫痛,只是「嗯」了一声。经验告诉我堂妹已经适应,于是渐渐加大了抽插的力度,同时也加快了抽插的速度。  由于堂妹弯着腰,屁股翘得高高的,抽插十分方便,以致每一次插入都能到底。当我将肉棒插到底时,身下的堂妹便会发出诱人的「呜」「嗯」声。  在我的努力下,堂妹的「呜」「嗯」声很快变得高亢起来,接着屁股亦开始扭动。堂妹的表现令我更加亢奋、更加狂乱。我抽插了近二十分钟,才将那股滚烫的精液注入堂妹体内。我抽出鸡巴,把堂妹转过身来,搂着她,堂妹满脸桃红地低着头闭着眼,也不说话,我一时也不知如何开口。  我们默默穿上衣服后,堂妹终于开口了,说:「哥,今天的你透我的事你不要对任何人讲。要是让人知道了,我就没法嫁人了。」我保证说:「二妞,你放心,我不会对任何人讲半个字。我们走吧,你也该回去了。」堂妹脸儿一红,低头说:「只要你不对别人说,以后你要是还想……还想透……透我的话,我就……我就……」没想到被我用强透了后的堂妹,竟然没有生气,而且听她口气,可能还有机会再透几次。「好,二妞,现在我就想亲亲你。」话音一落,我已搂住堂妹,将嘴巴印在她那粉红、滚烫脸蛋上。  堂妹没有拒绝,相反闭上了眼睛。我伸出舌头,准备进一步探求奥秘,这时堂妹竟张开了来嘴将舌头吸入口中。这样一来,那异样的感觉更强烈了,使我血往上涌,气往下冲,下体又膨胀了起来。我开始按捺不住了,把堂妹按在炕上,与她继续进行「舌战」,另一只手则不老实地在她胸脯上抚摸起来。不一会,堂妹便粉脸泛红,娇喘吁吁。这时我也有了进一步的需求,将嘴巴移到了堂妹那坚挺而又温润的乳房上亲吻起来。堂妹的上衣已在我抚摸她胸脯时被解开,在我的「攻击」下,很快堂妹的身子便开始蠕动起来,并且两只手不知所措地在我身上乱摸。  我腾出一只手,向堂妹的三角地带「进攻」。刚穿上裤子,裤带还没系好呢,我的手顺着腹部很容易便进了裤内。来到堂妹那长着嫩草的三角地带。在我的手进入裤内时堂妹的双腿自然张了开来,堂妹的身子颤抖、扭动得更厉害,鼻息、娇喘也变得更粗重、响亮了。最后,她竟按捺不住将手伸入我的裤内,在我两腿间摸了起来,当抓到我那发烫的鸡巴后,便紧紧握着不放了。  此刻,我也难受到了极点,但又忍不住问堂妹:「二妞,是不是又想透了?」堂妹没出声,只是用手撸了撸我的鸡巴,我脱了堂妹和我的衣服,跪在堂妹两腿间,将堂妹的两腿抬起来,进一步分开,让它夹在我的腰上,然后将鸡巴对着那水淋淋的小洞。然后屁股一用力,将整个鸡巴送入堂妹的小穴中。  「啊──」堂妹发出一声畅快的欢呼,随后双手将我紧紧搂住。我在堂妹穴里停了片刻,体味了一下穴内的温暖,才开始抽动……刚开始堂妹的腿半举在空中,但抽动不一会,便无师自通地钩到了我腰上。  这样一来我抽动更容易了,插入也更深了,当我将鸡巴抽出近三分之二再重重插入时,堂妹发出「啊──」的一声尖叫。  堂妹这次出声了,气喘吁吁地说:「你……你透到我……我的啥了……」我也不知道,只知道碰着个什么东西,反正鸡巴上很舒服,「你管它呢,透的舒服就行」堂妹不时抬起臀部迎接我的冲击,口里更是「嗯」「啊」不断。很快我便感觉得自己快要「爆炸」了。  就在这时,堂妹的双腿离开了我的腰部,高高地举在空中,接着双手移到了我的屁股上,紧紧地压着我的屁股,同时口中叫道:「好舒服……哥……用力透……再用力……」为了不让堂妹失望,我只有拼命抑制自己爆发的冲动,进行最后冲刺……「啊──」堂妹长叹一声后,双腿从空中落了下来,同时紧压着我屁股的双手也失去了力量,接着从屁股上滑落下来。  而此时,我再也无法控制自己了,迅速地拔出了鸡巴,将那股憋了很久的「精液」尽数射在了堂妹的肚皮上。  穿好衣服,渐渐恢复平静的堂妹感叹地说:「没想到透B这么舒服。」「我也从来没有这样舒服过。」我由衷地表示赞成。  「叫你不要透我,你偏透,你透的我这么舒服,我天天来找你!」堂妹睡在我怀里甜蜜地说。「让人家发现你透你的妹子,打死你个坏小子。」我心说「你姐姐早就让我给透了,还不是已经嫁人了。等她以后回来,我一定要再好好地透透她。」这下休息了一会儿,穿好衣服,我跟堂妹一起出了门,堂妹「哎哟」一声,我低头问她「怎么了?」堂妹红着脸媚眼如丝「还不是你!」「我下面肿了,有点疼。」我忙说我背你吧,堂妹推开我,「让别人看到不好,没事了。」于是我把堂妹送回了她的宿舍。  未完待续。广告之后更加精彩。  故事的时间性不怎么连贯,想到哪里就写到哪里。  和表妹的又一次是在我结婚的那天,在我们这里结婚的当天晚上就算不闹洞房,也要有人在新房里和新郎新娘一起睡,我结婚的当晚,表妹就留下没有走,她在另一个房间睡的,临睡前的眼神让我看的心痒痒的。我早就按耐不住了。  于是就马上和媳妇来了一场大战,媳妇还一直说「你小心点,你表妹还在呢,让她听见不好。」我说「没事,她听不见,再说了新婚之夜,当然要好好大干一场了!」等我和媳妇大战完后,媳妇早就是累的不行了,白天的事情已经够累了,再加上刚才的一场肉搏战,没一会儿就沉沉地睡去了……我却久久不能安睡,心里还想着表妹的身子,虽然娶了媳妇,但表妹的身体还是让我回味啊,于是我偷偷起床去看表妹。  表妹没有关门,开着一个缝子,我心下一喜「给我留门那」。心跳加剧了,必竟媳妇还在那头睡着,要是被发现了可是一场惨剧啊……可是表妹临睡前的眼神让我回味无穷,那是给我的暗号……想到这里,我心一横,把门慢慢地推开了。  黑暗中,只看见表妹睡在床上,我大气也不敢出,偷偷地摸在了表妹的床上。  我一进表妹的被窝,表妹就醒了,看来她也是在等我,黑暗中,只看见表妹的眼睛一闪一闪地看着我,都不说话,渐渐地,表妹的气息沉重起来,我就趴在了表妹的身上。  表妹说话了「表哥,你要干啥?」我心说「你还不知道要干啥啊」。嘴上却说「珍珍,表哥想你了,睡不着,过来看看你睡的习惯不。」表妹横了我一眼「就知道胡说八道,你媳妇还在那屋呢,你就不怕她听见了?」我一手抚上了表妹的胸脯,一手伸进了表妹的三角裤里。「没事,她睡的很沉,白天累坏了,晚上就睡的沉。」表妹喘着气说「表哥」。  我的鸡巴早就硬了起来,不过想起当年没能真正的和表妹透B,心中一股火上来,马上就想把表妹给就地正法了。  我抚摸着表妹的身子,慢慢地脱下了她的三角裤和胸罩,光溜溜的身子出现在我的眼前,我一刻也没有停留,直接把手放到了表妹的小穴口,如今表妹的小穴口已经是野草丛生了,翻开这一片原始黑三角森林,里面已经是湿淋淋的了。  我翻身上马,把鸡巴顶在了表妹的洞口,说「珍珍,我要透你了。」表妹娇喘「表哥,几年前你……就透了我了,我早……就想和你好好……的透了,没想到……到今天才有了……有了机会。」我一听,更是欲火焚身,鸡巴就像马上要爆炸一样,龟头红红的胀的很大,我再也不含蓄,挺起大鸡巴往她嫩穴挺刺,表妹更进一步分小穴迎合我的插入,调整好姿势后奋力猛插,每一次的撞击都拍出声音,表妹那饱满丰挺的乳房一上一下的晃动,淫水泛滥到湿溽我的整个鸡巴。表妹舒服得很,低声的叫道∶「啊┅┅嗯嗯┅┅表哥┅┅喔┅┅啊┅┅你透得我不行了┅┅嗯┅┅嗯┅┅啊┅┅啊┅┅我痒死了┅┅唉啊┅┅」透B的「滋滋」声以及表妹低声的叫床声充满了整个屋子。  我生怕被媳妇听见,忙低下头,用嘴把表妹的嘴堵上,表妹从鼻孔中发出「嗯┅┅嗯┅┅啊」的声音,弄的我异常刺激。表妹口中含糊的说∶「表哥,老公,你透得人家好爽,好爽!!┅┅」含着鸡巴的浪穴又汨汨出水,我不客气的顶插,根根见底,随着活塞运动,交合处发出「啵滋!啵滋!」的声响,和着表妹「嗯┅┅嗯┅┅唔┅┅唔┅┅啊┅┅啊┅┅」的呻吟。  我很怕媳妇听到。担心不是没有道理的┅┅忽然从主卧室传出稀索声┅┅我和表妹马上停止了动作,不管淫水直流,不管鸡巴肿胀,迅速的翻身起来。表妹拉过被子盖住,我则拿出超人的速度,穿好内裤内衣,冲进了卫生间,刚坐在马桶上,媳妇开开门走到卫生间门口,「老公,你在里面啊?」「是啊,我肚子有点不舒服」我强压着喘气声。  媳妇懒懒的说了句「我还以为你哪了,你没事吧,睡去吧」我忙说:「没事了,好了」站起身来,跟媳妇一前一后的回床上去睡觉了。  真险!  第二天早上起来,表妹还没起床,媳妇过去开了门,叫表妹起床,表妹作贼心虚,穿着睡裙起来背过身去说∶「表嫂!这麽早起来?不多睡一会?」我惊见地上表妹昨天晚上脱下的内裤,三角裤上还有隐约未干的水渍。急忙用脚踩住,趁机塞入口袋。我媳妇满脸疲惫,边打哈欠边说「我昨天太累了,现在也没休息过来,刚肚子有点痛,过来看下你睡的好不。我一会儿再去睡?」刚说完,媳妇捂着肚子直奔卫生间,在表妹卧房门边的我早受不了刺激,大胆拉出鸡巴,掀开表妹的裙子,从背后突击,她趴在床沿任我插入,一种偷偷摸摸的刺激让她又紧张又兴奋,马上小穴里的淫水就开始润滑了。我把鸡巴插入表妹的小穴中,已经尽量小心了,还是发出交合声音,就隔着一个卫生间的的门墙,我爽快得几乎融化,提心吊胆地开始了抽插着表妹。不敢叫出声音的表妹,闭口闷哼┅┅不时的大口长嘘。  表妹配合着我的抽插,一下一下地往后顶着她的屁股,简直淫到骨子里去了。  我刺激地不行,没来得及拔出鸡巴,浑浊滚烫的精液一古脑全射入了表妹的小穴中。拔出鸡巴时一起带出许多粘液,卫生间传来我媳妇冲马桶的声音,表妹来不及擦试,拉下裙子坐在了床上,我马上抽取几张卫生纸擦试了一下鸡巴,不管有没有擦净,急往垃圾筒一扔,把鸡巴塞回了短裤内。  真是惊险!  终于被我逮到了大好的机会,老天对我的眷顾真是不小啊。堂姐回来了,自从她嫁人后还是首次回家乡探亲啊……堂姐回来后,没有先回村里,想在城里先待一段时间,探望一下亲友,我暗自猜测,可能是想探望我多些吧。我家正好有套平房一直没人住,就是和堂妹发生亲蜜关系的那房子。堂姐正好在这里住下。  嘻,更难得的是,堂妹听到她姐回来了,也吵着过来跟她姐一起睡。不过,她们姐妹二人都不知道对方都和我透过B了。都在一起还得万分小心,别让她们知道了。  晚上我睡在正房,姐妹二人睡到了南房。早早的就把我给赶了出来,唉,没想到二人都在,却要我一人食自己。看来这人太多了也不是一件好事啊。睡到半夜我实在憋不住了,鸡巴硬了一个晚上,再这样下去会爆血管的……管她呢,去夜探姐妹花……我偷偷起床,摸下了南房,一推门,还算有良心,不知道谁关的门,没有上锁。我悄悄地摸到了南房的炕边,也不知道哪个是堂姐,哪个是堂妹,管她呢,反正都和我透过B,不管是谁都不会惊讶的……我抚摸着睡炕头上的女人的脸,突然一只手抓住了我的手,我一惊,只听堂姐说道:「小庆。」我已经意会,悄悄地附下堂姐耳边:「姐,你跟我来,这里不方便。」堂姐起身跟着我悄悄地返回了正房。  回到了正房,我一把抱过堂姐,「姐,我等你的好辛苦啊。」堂姐扑哧一笑,「你个急色鬼,我就知道你半夜不睡等我呢,你忘了上回在你家时,你半夜摸到我床上啊?门是我关的,专门没上锁,就等你来呢。」知我者堂姐啊,好几年没见了,堂姐越发出落的性感了,有一股说不出的韵味。可是这就是少妇的女孩的区别吧,堂姐现在有一种成熟的风韵……我跟堂姐说:「姐,你想我的鸡巴不?」堂姐把手伸到我内裤里扭了一把「想他干啥,我又不是没人透!」我讪讪地说「姐,那我姐夫透你舒服还是我透你舒服啊?」堂姐媚笑着说「你管这干啥,我现在有宝宝了,晚上不能太晚,快悄悄地透你的B哇。」原来堂姐怀了孩子了,我有点伤心,「你连孩子都有了,我以后还能跟你透B吗?」堂姐笑道「你放心,姐的身子就是你的,只要你要,姐就随时让你透。姐小时候你就透上了,以后还让你透,透到老为止┅┅」尽管我已经领略过男欢女爱的消魂滋味,但只听着堂姐的淫声浪语,便再也受不了了,本已充分膨胀的小弟弟更加难受,只想发泄。我将堂姐放在床上,一边亲吻,一边轻轻脱她的衣服。姐闭着眼睛,仍我肆意妄为。堂姐身上只一件连衣睡裙。把裙子撩起来,上面的肩带一往下脱,解开了堂姐的奶罩,当两只坚挺的乳房映入眼帘时,我不禁暗暗一惊,没想到她的乳房然这么大了。我不由将重点转移到两只白嫩、腻滑的玉乳上。一只用嘴亲吻,另一只用手抚摩着。我的嘴巴刚亲上玉乳上,堂姐又是一阵颤抖,同时口里发出梦呓般的呻呤,我没想到堂姐反应会这么强烈,不由加大攻势,亲、吻、舔、吸、揉全面展开……不一会,堂姐的身子开始扭动起来,我伸手在她的三角地带一摸,发现那已长出茸茸浅毛的两腿间已湿淋淋的了。我已情欲高涨,此刻只想早点将胀痛的小弟弟送入温柔乡,因此无暇欣赏堂姐的美妙胴体了。当我将堂姐的内裤脱下,把阴户分开,将怒胀的肉棒对准水淋淋的密穴入口时,堂姐又是全身一颤,接着小声说:「轻一点。」听堂姐这么一说,我心中更加兴奋,与怀着宝宝的女人透B,是不是别有一番风味啊。我一边点头,一边说:「我会的。」同时慢慢将肉棒往密穴里推入。  堂姐早已领略到性爱的滋味,想向更高更深的境界迈进,我不再犹豫,深入到小穴中后就开始加快抽插速度,大起大落地冲刺起来……不一会,堂姐的身子便扭动起来,同时发出诱人的「嗯」、「唔」声。我知道堂姐快进入高潮了,更加大了冲击的力度。这样一来,堂姐很快便发出消魂的呻呤,同时高举起双腿,并使劲挺动下体迎接我的冲刺,同时口里喃喃地叫着:「……就这样……用力……好舒服……再用力……」堂姐的叫唤令小弟弟更加兴奋,更加强壮无比,更加斗志昂扬,虽然仍是长出直入,但冲刺的速度和力度加大了,研磨的时间也加长了……这样很快便将堂姐送到了快乐的顶峰。当堂姐从瘫软下来时,我的小弟弟仍旧坚硬如铁,毫无发泄意图。为了让小弟弟尽快泄出,我只有加快速度……正在我努力耕耘着堂姐的三角地带时,突然听到院子有脚步声,堂姐惊声叫道「糟了,妹妹!」我一紧张,居然开始喷射男性精华,还没喷射完毕呢,堂姐就起身脱离我的鸡巴,浓白的精液顺着堂姐的大腿流到床上,还好堂姐穿的是裙子,堂姐站起来把肩带一往起撩,就整理好了,我来不及整理了,只好睡到被子里,鸡巴上喷出的精液沾的到处都是。  堂姐把内裤和奶罩往床底下一扔,就听得堂妹打开了正房门,走了进来,堂妹进来后疑惑的问道「你们干啥呢,我睡着睡着发现你不见了,就过来看看」堂姐红着脸低着头在我床边站的,我忙说「我肚子疼,姐听见了就过来帮我揉了揉肚子。」堂妹诧异地看了看她姐,问道「那咋不开灯呢?我还以为怎么了。你没事吧?」堂姐忙顺着我的语气说「我不是怕惊醒你嘛,就没开灯,」屋里还弥漫着一股说不清的气息,我知道那是透B时的气味……堂妹说道「哥,你还疼吗?」我只得说「还有些疼呢」。堂妹接着说道「姐,你怀了宝宝了,身体不方便,你回去睡吧,我给我哥揉揉。」堂姐只好看了看我,回南房去睡觉了,我正回味着那一刹那的欢乐,突然堂妹把手伸进了被窝里,狠狠的拧了一下我的鸡巴,刚才喷射的精液还没干,弄的堂妹一手都是,我一惊……只听堂妹低声说道「你个死色鬼,刚才干啥了?我都听见了。」「我┅┅┅┅我┅┅」我正不知道该说什么,堂妹拉开被子,睡到了我的身边。「你是不是早就和我姐透过了?」「你咋知道?」「我看出来了,今天跟我说起你时,我姐的表情就有点发浪。我就知道准有事,晚上一直防备着。」「我们姐妹上辈子不知道造了什么孽,怎么都被你给透了!还假装什么揉肚子,我看是你拿根棒子捅她肚子里了吧?」堂妹伸下手摸着我的鸡巴低声说道。  「你们刚才透B,我在院子里都听见了,害的我下面都湿了┅┅你瞧┅┅」堂妹拉着我的手,摸到了她的小穴上,原来她早就把内裤脱掉了,三角地带内都湿乎乎的了,大腿上也有……我一乐「原来你也春心动了啊,是不是听得小穴痒的不行了,想让我透一下啊。」堂妹媚眼横了我一眼「原来怕没嫁人就让你透了不好嫁,现在知道姐姐被你透过了,还嫁了出去,我也不管了,你┅┅你快透我哇,我忍不住了。」堂妹温软的小手仍握着我那生气勃勃的鸡巴。我将堂妹压倒在床上,她已经是娇喘吁吁了。这一次堂妹很主动,我刚把她压倒在床上,她便伸手握住了我的鸡巴,引导它往桃源洞口进发,直到小弟弟进入洪水泛滥的密洞,才松开手来。我一边抽动阴茎,一边亲吻堂妹的脸颊、耳垂,并轻轻地说:「二妞,真的好舒服,你的身体是这么温软,胸脯这么有弹性,下面是那么温暖,我真想这样一辈子不下来。」堂妹紧搂着我,没有说话,但是用诱人的「嗯」「喔」声回应着。刚才已经和堂姐发射过一次,这次我采取长抽深入,慢出快进的方法,让她能清楚地感觉到鸡巴在她体内的运动,每一次到底后,不急于抽出,要使劲抵着阴户「研磨」一下,才慢慢抽出。当然我自己也想好好体味一下,鸡巴在堂妹体内与堂姐、表妹她们体内的区别。这样竟弯打正着,敏感的堂妹很快便兴奋起来,紧紧搂着我的后背,并使劲挺动下身,迎合着我的抽插,同时口里喃喃地叫着:「……哥……用力……好舒服……快透我……」堂妹再一次兴奋地叫着:「哥……用力……好舒服……死了……」时,我也达到了兴奋的顶点。一股浓稠的精液喷射进堂妹的体内。


  • 提示:收藏本站,請使用Ctrl+D進行收藏 |
  • 警告:如果您未滿18歲或您當地法律許可之法定年齡、或是對情色反感或是衛道人士建議您離開本站!
  • 本站歸類為限制級、限定為成年者已具有完整行為能力且願接受本站內影音內容、及各項條款之網友才可瀏覽,未滿18歲謝絕進入。
  • 本站已遵照「iWIN網路內容防護機構」進行分類,如有家長發現未成年兒童/少年瀏覽此站、請按照此方法過濾本站內容
  • >『網站分級制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