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typepage:name} >和谐公司确实和谐
草草在小娟身上发泄一下,张旭的欲火平复少许,简单收拾衣裤,和仍旧在轻抽慢送的李佳与付小珊两人挥别,推开公司的门朝内走去。  首先入目的是几张写字台,业务经理老马和新任的业务员小杨面对面坐在椅子上,两人危襟正坐,中间隔着不到两尺的空隙,似乎正在探讨问题!等看见进门的人是张旭,顿时松了口气,齐声笑道:“老张,又来接媳妇儿啦?”  张旭也笑道:“是啊,我听说你们开party呢,你们俩怎么没去凑热闹?”  “这不正热闹着呢嘛!”  小杨抬起手掌,朝着自己座位下方一拍,发出啪地一声脆响,那是手心拍在厚厚的脂肪上的声音,因为被桌子格挡,所以不知他拍的是什么。  张旭却已经心中有数,笑道:“你们真会玩!”  走近一看,原来两人中间正跪趴着一名身材小巧的女性,头部朝着老马,双手搭在他的膝盖上,正用红唇吸吮着老马的命根子;而肥白的屁股则朝着小杨,粉红的阴道套住了他的鸡巴,一耸一耸地朝后坐去。  那女人听到张旭走近,扬起头来嫣然一笑,原来却是这家公司的编辑小红。她换成用手继续帮老马套弄,朝张旭笑嘻嘻道:“张哥,我还空着一个洞哦!”  张旭笑道:“马上要下班了,一会没准有人进来呢,我可不敢就在你们接待室里玩。”  小红撅嘴道:“哎呦,张哥脾气见涨,人家撅着屁股请你来肏都不稀罕了!真伤心!”  张旭走到小杨身边的空椅坐下,径自伸手在小红的屁股上抚摸,拿手推着她的屁股朝后撞,笑道:“你这不是有老马和小杨俩人了嘛,非得把三个洞都堵上才舒服啊?”  小红摇摆臀部,一边套弄小杨的鸡巴一边将屁眼朝张旭的手指凑去,媚然笑道:“人家才没那么骚呢……这不是两天没见张哥,想跟你亲热亲热嘛。一看你这样就是在外面跟别的女人交货了……我得替嫂子管管你!”  张旭老脸微红,说道:“刚和小娟凿了个快炮,也不是跟别的女人。”  “真的?让我看看,是不是刚射完!”  小红用一只手扶着老马,另一只手朝张旭的裤裆掏过去,熟练地拉开拉链,将他的大鸡巴掏出来套弄两下笑道:“真的,上面还沾着小娟的骚水呢……嘻嘻……张哥今天存货不少啊,这么快就又硬了?”  这时老马插口笑道:“老张,我看你今天不肏小红几下,是别想往里走了。既然硬了就别客气,来吧……”  “呵呵,我看也是。那我就肏几下……”  张旭不好再推辞,当下站起身双腿跨过小红的背,将身子压在她身上摆了个骑马蹲档,从上方挺着鸡巴朝屁眼凑去。  “哎呦……张哥来了……小杨你往后点,给张哥让个地方……”  小杨微微起身,三个男人一前、一后、一上,将小红娇小的身躯包裹着,缓缓调整角度,将三根鸡巴同时插进小红的三个洞里肏弄起来。  小红被张旭压住,鼻子呼哧呼哧地喘着粗气,不一会吐出老马的鸡巴低声叫道:“哎呦……这么肏太累……张哥,你可得卖点力,不然我就亏了……”  张旭嘿嘿笑了几声,只觉得大鸡巴被小红的屁眼紧紧箍住,而小杨的鸡巴隔着一层肉壁不断摩擦挤压自己的鸡巴的下端,快感十足。不由得加快力道,狠狠朝下凿去,肏的小红嗷嗷叫唤。  抽插了大概两百下,小红娇躯一震,卖力地嗯嗯两声,直肠和阴道同时缩紧蠕动,股股淫液奔流而出,迎来了一次高潮。  张旭站起身,看了看小红被肏到微微扩张的屁眼,笑嘻嘻地说道:“行了,小红要是还没吃饱,就让老马和小杨接着喂你吧。”  “嘻嘻,张哥急着去看嫂子了……快去吧。”  张旭也不把鸡巴塞回裤裆,就这样走进了休息室。  ***    ***    ***    ***“嗷嗷……好爽……老公,你来了?”  休息室内的淫靡场景,顿时让张旭心跳加速,鸡巴愈发硬邦邦起来。  妻子萱萱上身穿着一件小衫,扣子被全部解开,露出丰盈雪白的酥胸。下身只剩两条黑色丝袜,正趴低身子耸着肥白的屁股骑在公司的美工大刚身上小嘴微张,俏脸上挂着快感淋漓的表情正对门口。公司的另一名美工小辉站在萱萱身后,双手抱住她的翘臀,和大刚一起将两根粗长的鸡巴深深插入她的两个洞里,正在此起彼伏地抽送着。  在三人后侧并排,一名年轻俏丽、胸部十分雄伟的陌生少妇双腿分开,高高抬起,正被业务员小马刚猛而卖力地肏干。少妇下体间一片泥泞,屁眼中还流淌着没有擦去的精液,显然刚刚还在承受两个以上的男人。从那少妇迷离的眼神,和紧抱住小马的手臂中,可以看出她已经在高潮状况下持续了很久。  公司的老板徐颖,同样在沙发上被两名三十岁左右的青年男人夹击着,张旭认出那是她的两个侄子,王五和王尧。这三人的性爱经验极为丰富,两根大鸡巴在进出之间没有任何障碍,下下见底,徐颖的娇躯已经有些微微颤抖。  徐颖的儿子王超懒洋洋的坐在沙发上,一名少女正跪在他胯间将头埋进去舔舐着,身形有些陌生,因为背对着张旭,没有认出是谁。  看见张旭进来,众人大多笑嘻嘻招呼一声,动作却不曾稍停,所有人都在“忙”正寻思应该和谁先打招呼,却听妻子身下的大刚已经主动笑道:“张哥刚在外面和谁火了,连家伙都没收哈!”  张旭笑道:“还能是谁,小红呗……那丫头快把肏屄当握手用了。”  “呵呵,小红就好这个……”  大刚笑了两声继续道:“张哥来接嫂子下班了?一起玩会吧……嫂子今天状态真好,这小屄可热乎了。肯定是是想你想的哈。”  说着故意朝上重重顶了几下,让萱萱的阴道中洒出几滴淫液来。  萱萱闷哼一声,摇晃着细腰嗔道:“我老公一来,你就有精神,鸡巴都硬了几分……哎呦,小辉也是,你们没一个好东西!”  张旭走上前去站在三人身后,看着两根粗大的鸡巴在妻子的阴道里屁眼里进进出出,淫水飞溅,不由笑道:“我要是当着别人老公的面肏她,我也有精神……小辉玩的爽不?”  小辉抽出鸡巴,让张旭看着妻子的屁眼微微张开,露出褐色的一圈菊花线和内部的粉红嫩肉,然后重重将鸡巴捅回去直到末底,这才慢吞吞答道:“我还得五六分钟,然后换你。”  “嗷……”  萱萱被这下重击肏的一哆嗦,忍不住伸手去掐张旭道:“都怪你……都怪你!每次你一来,他们就兴奋,肏的可使劲了!嗷嗷……小辉你轻点,我这身子你张哥还要用那!哎呦……老公,你老婆被人这么肏……你也不管管!”  张旭哈哈笑道:“我要是真管,你才更不乐意吧……来,老公帮你。”  说着走到三人前面,将鸡巴凑到萱萱嘴边。  “我呸,全是小红的骚味!”  萱萱鼻子一皱,翻着白眼哼了一声,气鼓鼓地裹住老公地鸡巴吸吮着。  张旭笑道:“你上回不是还说喜欢和小红一起挨肏?呵呵……那边和小马一起的美女是谁?以前怎么没见过啊?”  “是我老婆小云。”  大刚答道:“以后她也加入我们公司的特殊家属行列了,今天的party主要就是教育她,张哥多关照哈。”  张旭叫道:“哎呦,这可得好好认识一下——弟妹你好啊?”  “喔喔……好……”  小云正被小马肏的不住哼哼,闻言勉强挤出一个好字来,俏脸通红了半天,才继续道:“早就听说张哥很开通,我也要向你学习呢……”  “呵呵,这个好学……多来几次就会了。”  张旭眼见小云年轻俏丽,身材丰盈,不禁心中欢喜,笑道:“弟妹第一次来得注意身体……这些人肏起女人来,那强度可够受的……今天高潮几次了?”  “喔喔……五次……”  小云刚说了半句,声音猛地拔高:“现在是第六次……小马,你好猛……肏的嫂子好得劲……嗷嗷……”  小云娇躯剧颤,一股股阴精随着小马的抽插高高喷出体外,洒的小马两条大腿都湿了。  小马年轻人性子,肏起屄来不管不顾,既不理会小云的体液喷了自己一身,也不理会小云的娇躯微微痉挛,就是抗住她的大腿用力猛杵,直肏的小云连翻白眼、哇哇大叫。阴道里发出啪啪的巨大水声,就像赛龙舟时候一群船桨纷纷拍打水面一样。  大刚闻声笑道:“这个骚货——我在家肏她的时候,从来没这样过!”  因为小云的胯间太过湿润,小马总算放缓动作,抽出鸡巴低头看着小云潮吹几下,又重新插进去,狠狠肏弄几下之后猛然再一抽,晶莹爱液便如打开盖子的喷泉般继续喷涌。不禁笑道:“嫂子真好玩……我们老家打井的时候就这样!敦石一提起,水就喷出来了!”  小云上气不接下气地白了小马一眼,喘息着说不出话来。  小马笑嘻嘻地又大力肏弄几下,腰部猛然一抽,迅速用手扶住鸡巴对准小云的屄口,眼看小云的两片阴唇一颤,小腹躬起,股股激流像水箭一样噗噗喷射在自己的龟头上,又热又痒,喜孜孜地叫道:“云姐真能喷!”  小云哼唧道:“哎呦……小马这死孩子真玩人,拿我当水枪用呢……”  张旭见状笑骂道:“你这孩子,把嫂子肏成这样,不怕你大刚哥找你算账?”  小马嘻嘻答道:“是大刚哥和嫂子自己说的,要彻底融入公司生活,适应我们的企业气氛嘛……是不是,大刚哥?嫂子?”  大刚笑笑不语,双手一搂萱萱的细腰,鸡巴噗嗤噗嗤地卖力朝上冲顶。小云看在眼里,不由哼道:“你可爽了,一边肏着别人的老婆,一边参观自己老婆被人肏到尿出来……怎么没看你把萱萱也肏出尿来!”  “人和人的体质不一样,再说我老婆是久经沙场,小云你是初次上阵,肯定不能比嘛……”  张旭笑着从妻子嘴里抽出鸡巴,走过去朝小马说道:“别玩了,没看你嫂子都这样了!来来来……换地方,正好张哥泡着这个水屄养养,你来肏后面……小云,行不?”  小云咬着牙颤声道:“行,张哥也肏肏我,今天这个家属见面会就算圆满了。”  这时小马已经让出位置,张旭也不客气,先在小云的丰乳上摸了两把,挺身一送,就将鸡巴插进水淋淋的阴道里,主动肏弄两下,笑道:“挺紧,挺暖和。徐姐的公司又多了个好家属啊。”  小马在一旁急道:“张哥,换姿势换姿势,我还等着呢!”  张旭笑骂着搂住小云翻身躺倒,让她的丰臀向上,鸡巴好像擎天柱一样朝上桶着,一边朝小马笑道:“推得时候用力点,让你张哥我也享受享受。”  小马嘿了一声,已经急急忙忙站到小云身后,双手扒开她的屁股蛋,大鸡巴狠狠就朝屁眼里插去。一口气插到齐根,就飞快冲顶起来。每一次他肏入小云屁眼里的时候,都必定拽住小云的腰肢狠狠往后一戳,不但让自己捅得更深入,也让套在张旭鸡巴上的阴道重重一蹲,淫水四溅。  小云呻吟着眯起眼睛紧紧搂住身下的张旭,两人的身子一齐被小马推得连连耸动。  眼见三人肏的热闹,旁边的大刚和小辉也加快速度,两根大鸡巴在萱萱体内疯狂进出,大刚犹有余暇地朝张旭笑道:“来来来,张哥,今天咱们可算有机会比比了……看谁的老婆先求饶哈……”  张旭哈哈笑道:“那你肯定是输了,我们家萱萱可是早就被肏出来的,你家弟妹这才第一次来,肯定挺不住嘛!”  说话间宣萱忽然“嗷”地尖叫一声,原来却是小辉即将射精,双手仅仅拽住她的屁股朝后送去,大鸡巴狠狠抽插起来。宣萱的屁眼被杵的不住翻腾,一圈褐色的肛门线硬生生被撑成粉色,套住小辉的鸡巴不住起落,就好像水面上的鱼漂一样。  小辉重重肏弄几下,猛然一插,在萱萱的嘶喊声中将滚烫的精液她的直肠内。  大刚见状苦笑道:“完了,我这边的生力军没了……”  小辉这人肏起屄来一向不管不顾,很少有什么团队意识或者配合精神。所以虽然听着大刚说要比试淫戏,还是自顾自地射了精,只剩下他独自肏弄宣萱。  好在今天办公室的外人不少,小云虽然也被众人轮了一圈,但是大家考虑她初来乍到,全都未尽全力,多数只是挺着鸡巴在她的三个洞里抽插肏弄几下意思意思,走走过场。最后正留下年轻力壮的小马给这位新进家属进行适应性教育,又让刚来的张旭捡了个现成。  反倒是萱萱、小红等正经的办公室熟女OL受到了重点照顾,被王家兄弟、李家父子和办公室众人反复点名、轮流灌溉,给新进的众女示范“公司和谐”之道。什么2P、3P,正装、散装,快炮、长炮,从头到尾示范了一遍。  宣萱被暴肏一下午,此刻早就是强弩之末,好不容易坚持到小辉射精,自己也迎来了不知第几次的高潮。她被大刚猛然一翻身压在下面,黑丝袜紧紧摩擦着大刚的腰杆,两条美腿抻的笔直,嗷嗷狂叫着竖起白旗:“噢噢……大刚你轻点……你媳妇儿还在旁边看着呢……别这么猛啊!当心回家交不了差!哎呦哎呦……你肏死我了……老公你快来把大刚拽开啊……你老婆让他肏的拉拉尿了……嗷嗷……晚上可没法让你用了……”  旁边的张旭听着妻子的淫声浪语,感受到小马的坚硬鸡巴隔着一层肉膜不断摩擦自己的鸡巴,而小云的阴道阵阵缩紧,一股股水箭不停喷在自己的龟头上,心中淫欲大发。搂住小云的腰肢,一边狠狠朝上冲顶,一边笑道:“老婆挺住……大刚的媳妇儿早就高潮了……我这就把她摆平,给你报仇……”  小云媚眼如丝,趴在张旭身上一边哆嗦一边哼哼道:“张哥……你肏的人家好舒服……好得劲……比我家大刚强多了……哎呦……你一定经常和嫂子在公司里这么玩吧?以后我也要经常来……不能白白便宜了嫂子……嗷嗷……”  在一阵歇斯底里的狂叫声中,小马也顶住小云的屁股射了精。然后笑嘻嘻地抽出鸡巴就地一坐,用脸对着小云肥白的两扇屁股蛋,用手指扒开小云的屁眼观望着,说道:“嫂子顶不住了,这屁眼张的象花骨朵一样……张哥,你可悠着点肏,我看嫂子经验不多,全靠一口气硬挺着呢。”  张旭早就赶到小云的宫颈已经打开,女性的爱液不停冲击着自己的龟头,闻言停下朝上耸的动作。小云立刻好像棉花一样瘫软在他身上,大口喘息着动也不动,只有包裹住张旭鸡巴的阴道还在阵阵蠕动收缩着,好像一张吮吸的小嘴。  这时大刚喊了一声,狠狠超前一挺,射出浓浓的精液。  而宣萱随着大刚的最后冲刺猛然一抖,双腿无力地放平、剧烈颤抖起来,黑丝袜已经褪到了膝盖处,卷的不成样子,全身所有露在体外的肌肤都升起一阵潮红。  大刚扭头看着张旭笑道:“张哥,咱俩的老婆都放挺了……这次算打平哈!”  张旭懒洋洋地按住小云的腰肢,让她的阴道套住自己的鸡巴慢慢蠕动,晒道:“你是舒服了,我可还没射呢……今天照顾小云刚来,给你留点面子。”  “行了行了,没射的自己一边想辙去……”  徐颖笑吟吟地走过来,腰间盘着一条被掀起的萝卜裙和被扒下来的短衫,看上去就好像围着件非常宽的腰带。而除了腰带以外,身上没有其他衣物,显然她的两个侄子在肏弄她之前根本懒得脱衣服,直接裙子一掀,上衣一拽,就挺着鸡巴开肏了。  徐颖走起路来乳波荡漾,白花花的大腿间两片阴唇还外翻着,露出里面湿乎乎的银白色精液。她也不以为意,叉腰站着淡淡笑道:“家属都躲开点,我们公司要开会了!那个……谁去把外面的人都叫进来?”  众人对视一眼,发现男人大多已经脱了个精光。而女人中徐颖显然不适合出去;小云同样被扒光了;宣萱身上只剩下丝袜和小衫,裙子已经不知去向;只有给王超口交的少女身上还算整齐,上身是件套头体恤,此刻被掀到颈部,露出丰盈的乳房。下身一件长裙被提到腰间,露出水灵灵的小嫩屄,放下裙子即可挡住。  张旭见状笑道:“看来就得麻烦这个小妹妹了,她又是谁带来的家属啊?”  王超介绍道:“这位是郑小嫚,李佳的同学……这小丫头可不是家属,她是慕名而来,专门到我妈的公司来找工作的!”  随着王超的介绍,郑小嫚站起身来,一边整理衣服,一边朝着众人嫣然一笑。童稚未脱的脸上还挂着几滴没有来得及抹去的精液,格外诱人,低下头快步朝外走去。  原来,这位郑小嫚也是高三的学生。(详见淫生正传6)前不久刚刚破身,便对性爱产生了一种近乎痴迷的喜爱,整日里缠着李家父子与王家兄弟肏屄取乐。  她的情况又和付小珊不同,后者是心态放纵,喜欢一群人聚在一起随随便便的氛围,对高潮与否不太重视;而郑小嫚却是极度迷恋高潮中那一阵欲仙欲死的感觉,只要见到男人的鸡巴,就自然变得体内湿润、产生淫荡的心情。  王家众人和李家父子虽然每天无女不欢,但其实并不缺少炮友,对女人的要求也很高——姿色、身材、性格、性技,缺一不可。在狠狠肏弄了郑小嫚几天后,觉得她除了年龄较小外,其他方面没有特别吸引人的地方,又不是自家亲属非得用力灌溉,便有些厌旧。  商议之下,众人索性也把她介绍到徐颖的公司里来。既满足了小嫚的需求,又给徐颖的公司添了个“骨干”还能随时来肏肏小嫚,可谓一举三得。  唯一的缺点,就是小嫚现在还没有毕业,只能在假期过来打工,或者偶尔放学比较早的时候赶来帮帮忙。徐颖现在开会,就是要研究这个问题了。  不一会,门外的大马、小杨、小红走了进来。李佳的父亲李正义本来在隔壁休息,这时也笑吟吟地钻了进来。李佳也带着付小珊和小娟各自落座。众人多半衣冠不整,好在此刻也没有外人,大家嘻嘻哈哈地围着会议桌坐成一圈。  公司的新老员工坐在内圈,王家兄弟、李家父子和小云、张旭这几名家属坐在外圈。  徐颖拍了拍手,笑道:“好了,现在开会……今天会议的目的,大家都知道了吧?”  “知道——欢迎新(家属)人!”  众人参差不齐地答道。  “对,咱们今天来了两位新人,还有一名家属!”  徐颖扭头笑道:“家属是大刚的妻子小云……小云,你自己介绍一下自己吧!”  众人笑嘻嘻地朝小云望去,却见她正坐在王超和张旭中间,一对淑乳被两人一左一右,分别握在手中把玩着。两条粉腿微微张开,迷人的洞穴口处还挂着银白色的精液。迎着众人的目光俏脸绯红,匆忙低下头去。小声道:“大家好,我是小云……很高兴认识大家……我家大刚和大家一起共事,承蒙诸位照顾了……”  “那是!”  小红笑嘻嘻地抢着道:“我们把大刚照顾的可好了,光是我每天就最少陪大刚哥打一炮!”  众人再次笑了起来,小马干脆晒道:“小红姐,你倒是说说——这里有谁,每天不被你缠着打一炮的?”  徐颖摆手笑道:“好了……按照惯例,家属小云已经和大家交流、沟通、认识过了。我想问一下,在场的男人还有谁,没肏过小云的呢?”  众男纷纷摇头,徐颖继续道:“看来大家都对小云有过深入的了解啦……是不是都接收这位新家属?”  “接受!接受!”  小红再次叫道:“我可愿意看大刚哥和张旭哥他俩换着媳妇儿肏了,好像特别爽似的……光是看着就能让我高潮!”  宣萱闻言顿时笑骂道:“刚才他俩肏我俩的时候是第一次当面肏对方媳妇儿,你在外面又没看见,怎么就高潮了?”  小红撅嘴道:“人家想象的,不行么!”  众人纷纷笑骂起来。  “好了,小云的议题就算通过了。”  徐颖继续道:“下一位新同事是付小珊,我得先声明一下,这位小美眉才十五岁半,到咱们公司来假期打工!从法律程序上讲,她现在可是未成年……”  不知情况的几人同时哇了一声,小马更是惊道:“小珊,原来你这么小啊!刚才肏你的时候可没感觉出来……哎呀,那我不是等于和未成年幼女发生性关系了嘛!”  小红晒道:“十四岁以下才叫幼女,人家小珊已经是少女了!这些事情,民不举、官不究……你有什么好怕的。”  小马见众人都没有露出惧色嘿嘿讪笑几声,不再言语。  王超笑道:“我替付小珊的家里人打包票,她是自愿进入公司。绝对没有人会因为这件事情追究任何责任……你们就说敢不敢接受这个新同事就得了!”  请将不如激将。众人听王超这样一说,自然纷纷点头答应了付小珊的假期打工计划。  剩下郑小嫚自然也通过了众人的审核,只不过刚才她来得晚,又一直陪着王家兄弟淫戏,还没有让公司内部的几位同事“深入了解”过。接下来的时间自然满室皆春,而郑小嫚就成为了众人关注的重点。  夜已深沉,徐颖的编辑社中仍旧灯火通明。  有路人从楼下经过,仰望着头顶的灯光,不禁叹道:“唉,这些搞文字的人,就是辛苦……”  说话间,忽见一个雪白的赤裸身影出现在窗户后。黑发如染,丰乳肥臀,正用一种原始而激烈的频率疯狂扭动着,一闪即逝。  路人擦了擦眼睛,盯着窗户看了半天,悻悻骂道:“他妈的,好几天没看A片,都憋出幻觉了……这和谐风吹的,还让不让我们老百姓活了……我操!”  随着路人渐行渐远,楼上的窗户后再次显出几个白花花的肉体,紧紧纠缠在一起。撞击着、蠕动着、扭曲着……似是疯狂,又似和谐。  其实和谐无处不在,端看你从哪个角度去观察。


  • 提示:收藏本站,請使用Ctrl+D進行收藏 |
  • 警告:如果您未滿18歲或您當地法律許可之法定年齡、或是對情色反感或是衛道人士建議您離開本站!
  • 本站歸類為限制級、限定為成年者已具有完整行為能力且願接受本站內影音內容、及各項條款之網友才可瀏覽,未滿18歲謝絕進入。
  • 本站已遵照「iWIN網路內容防護機構」進行分類,如有家長發現未成年兒童/少年瀏覽此站、請按照此方法過濾本站內容
  • >『網站分級制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