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typepage:name} >女同事的诱惑(下)
相信我,一早起来最舒服的事,就是喜欢的人在你双腿间,帮你口交。  我伸手按在起伏着的被子上,享受着,米娜却从背窝里探出头,一副吃醋的样子说:「哼,你外遇?」  「不可能啊,我精液的量,很明显都用在你身上」  米娜偷偷扁嘴一笑(好可爱)「那你都梦见谁啦」  「我,我当然只敢梦见老婆大人你啦」  「你明明就在念安娜和我妈」  接着我把她翻过身压在底下说,「就用这个赔罪,好吗」  「嗯…」  我亲吻着米娜,并想着,又是那个魂牵梦淫的梦啊。  我抽插着……「别急,该是你的就是你的」  我没听楚问到「啊,什么」  「没什么」  自从与米娜在公司的厕所大战以来,也经过半年多了,我后来搬到公司附近,做事起来也方便些,,因为毕竟在公司做那档事,刺激归刺激,但搬近一点在租屋处做,还是比较实在。  有时候公司的中午休息时间,小俩口一起走回我租的地方吃午饭,但我知道米娜最想吃我的大鸡巴,米娜也知道我最喜欢看她,黑色连身长袜底下汗湿的样子,所以我们做爱前不喜欢洗澡,因为体香会让彼此更加兴奋,但我们通常射了一发就赶紧回公司,,那是因为经过一次好的性爱(不是很多次,那有点累),下午工作起来也能够充满干劲啊。  每逢周六日,我会到米娜家帮忙,大家也都蛮熟了,但我只碰见过米娜的妹妹「安娜」一次,但那天她穿什么我却记得很清楚,佣懒的蓝色运动服,粉红色小热裤,大腿显露高挑健美的比例,确定是青春的肉体无误;那天我们简单寒喧了几句,安娜笑吟吟的说「哦,你就是,办公室坐姐后面的男同事嘛,我姐常提起你哦,呵呵呵」,不知她姐提的是好事或坏事,不过美女的笑声总是另人舒服;如果说我最爱的人是米娜,那安娜就是一个美丽但错误的存在了。  话说回来,米娜家最近事情不断,米娜爸又在医院需要照顾,所以我尽我所能的帮助他们,不论是物质或身体上的;我是指米娜压力大或身体不舒服时,我会帮她做背部到脚部的全身按摩,还有自己平时有空就会去医院帮忙,尤其礼拜六日,基本上一天跑两趟医院为他们接送,但不论在家里或医院,她们也会留我下来吃一顿便饭,我其实也蛮开心尝尝米娜母亲的好手艺。  记得前几个月,还没整天待医院的时候,我常到她家坐客(其实是为了过夜),我喜欢和米娜在餐桌下玩勾勾脚打仗(有几次还不小心勾到伯母的脚);餐桌上我也能大块朵颐,但有一次我差点没噎住,好像是讲到米娜母亲很漂亮,两个女儿都像她之类的。  米娜突然说:「妈,因为我男朋友也想要你啊」  米娜母亲羞红的说:「小朋友,不正经」  两个女人却同时望向我,我只好回:「伯母是很有魅力啦,可是我是敬重,没错,嗯,大家吃饭,好吃」  米娜则偷笑的说:「真好吃」  有一次晚上六点多去载米娜回家,米娜先送叔叔下楼了,我收拾她的东西也准备搭电梯下楼,米娜母亲很客气坚持帮我提了一袋衣服,我在电梯口和米娜母亲肩并肩,竟然有些小小不安,可能因为医院中央空调还算热,米娜母亲就穿着一件紧身的低领小毛衣,隐隐约约的看得见胸沟,胸前有一颗痣,雪白的胸口好像散发着热气,因为楼层高又是吃饭时间,等了许久的电梯,进去后一层一层都是人,把我们挤进角落,不知有意无意,米娜母亲的右胸就这么「一整包」贴进我的胸膛,隔着一层衣服也感受得到好柔软的乳房,我的小弟弟哪受得了!马上精神起来,更糟糕的是米娜母亲再靠了上来,成熟的屁股就压在勃起的小弟弟上,呆了一秒,我羞得下半身一转,心里念经让自己冷静下来,但胸部还贴在那我怎么有办法冷静,出电梯后都只能用手撑住裤挡,弯着腰很不自然的走路。  那天晚上我特别high,米娜高潮了两三次,还问我是不是吃了壮阳药。  后来米娜母亲连续几次都穿得很低胸,每次搭电梯也都和我贴得很近,明明没这么多人也靠得很近,是不是米娜母亲,也沈浸在幻想里了呢?。  后来在一个晚上,我和米娜在她家做完第一发,我问米娜:「舒服吗?」  「嗯,老公最棒了,但,我妈好辛苦的,是不是也该给妈妈享受一下」  那时我心想,这什么歪理!不过我喜欢,米娜又补充:「最近经过妈房间,常听见呻吟的声音,我想让妈那个,,没关系,我不会怪你的」  我假装着对米娜有愧疚,蹑手蹑脚走近米娜母亲的房门边,听着果然有声音,门缝里见到米娜母亲竟然穿着网袜,对着房里的落地镜自慰!米娜对我使个眼色,我惶恐的溜进去,压住正在自己high的米娜母亲,「你,你是米娜男朋友不是吗?  你要做什么?」,我没回答,看着米娜母亲羞红的双脸,成熟艳丽的身材,我再度兴奋起来,我把米娜母亲的手往我的老二摸下去,「这,这是?」  ,她没放手,我继续亲吻着米娜母亲许久未经人事的每一吋肌肤,她的身体就像少女一样的渴望被爱,抽搐着,米娜母亲紧抱住我,抬起身体迎合着我的侵犯,湿润的肉穴在渴望我的侵犯,她竟然像在哭求着说:「米娜能做的,我都能做,所有事都是,,我想要」  我却装做不懂「哪里想要啊」  「小……小穴」  米娜母亲仍然在害羞,对这些汙濊的话,不好意思启齿,真是颠覆了我对熟女的想像;「不能,我不能对不起。」  还在假,我大力的捏揉她的屁股,「哦我的屁……屁股」  我能感受她矛盾又开心的情绪,我让龟头只在洞口磨蹭,挑逗她的阴蒂,米娜母亲竟然也开始浪叫:「好舒服,哦…我的好哥哥,快进去吧,我痒死了…」  我插入,米娜母亲则像是到了云端一样!「哦…怎么会,这么舒服…好美啊…嗯…哦哦…啊…」  我瞥见米娜跪坐在门口,右手伸入下体,狂乱中我喊「米娜你过来」,我拉起米娜母亲的屁股,火车便当的姿势,让已经羞红双脸的米娜母亲更兴奋的抽动着,她高潮了,「来,亲我」,我缓步走过去和米娜舌吻,米娜母亲则靠在我左肩上像只发情的小猫,我再让米娜母亲上半身躺在床上,大腿上的肉感网袜,小腿上吊着的银白内裤,在我眼前晃啊晃的,我把米娜母亲的双腿并拢靠在我肩上,这样我能每一次都插到最深,龟头每一次从阴户往子宫顶下去,米娜母亲总是嘶声的喊着:「啊…啊…我的魂都飞啦…啊…啊…啊…」  米娜则全身赤裸的,在另一边抱着我,像是感激一样一直亲吻着我,「我要到了」,我加快抽送的速度,我和米娜也开始深吻,我毫无顾忌的把精液射进米娜母亲的体内,她则像是失了神的睡着,,我和米娜则像恶作剧的小朋友,一下子又溜回我们房间了。  第一次3P,没想到这么刺激,甚至我和米娜会找机会,故意在她母亲回来前开始在厨房或阳台大战,但机会不再,米娜母亲总是匆匆锁门进房,可能是米娜母亲有点罪恶感吧,,一次中午我开玩笑一样的告诉米娜,「你还想要3P吧」  「对啊,坏蛋」  「我有个计划,下次找机会啊,你搞定你妈,我搞定安娜。」  「就想打我妹主意,看我怎么。……」  那天中午我被惩罚性的又射了一发。  终於米娜快生日了,我们约在喜来登吃饭,时近过年,天气还是有点冷的,那天米娜穿着米色的大衣,衣摆底下直接就是修长的连身长袜,在大饭店吃饭起来她也优雅了起来,谁知道待会要变成怎么样的小野猫呢;差不多酒足饭饱,米娜突然讲:「你对我们家这么好,,我想给你个惊喜!」  神祕悉悉的米娜也很可爱,更可爱的是,我们走到饭店大厅,我一眼就看见在等候的安娜母女!那天她们一个直发一个卷发,都绑着马尾,让米娜母亲显得更年轻,她穿着我喜欢的低胸毛衣,蓝灰相间,安娜女神则穿着毛绒外衣,露出一截浅红色的毛衣和黑色短裙,黑丝袜,与高跟的保暖鞋,让她更形美丽又自然。  米娜勾着我的手,用她那「若有若无」的胸部贴着我,在耳边讲:「我们讨论过了,今天要和你一起过夜」  真没想到是三只小野猫啊,太high了,一时昏眩间,安娜精神奕奕的向我们走来就问到:「姐,你们终於到啦,这么晚来,不怕待会我们报复,把你男朋友榨乾吗?」  又对着我说:「姐姐的好同事,听说你糟蹋了我们家两个女人」  「安娜」,米娜母亲小声抗议着;接着安娜主动的靠在我的右边,「好嫉妒姐姐有一个这么体贴的同事」,柔软的胸部一下子贴近,巨乳!我倒吸了一口气,米娜则在旁边抱怨:「别看到我妹就把我丢在一边」  我安慰着说:「我们不是都计划好了吗?」  饭店柜台的男服务生,对我投以羨慕的眼神,check -in完我们四个人拿了房卡,刷进22楼到了房间,一路上我感受到自己的心跳和血液正在沸腾,四周似乎都只是幻像,进门,我们各佔据一张床,然后让米娜和米娜母亲先开始,安娜笑吟吟的说:「以前妈最喜欢爸的按摩了,可以用舌头啊,妈也很喜欢的」,看着米娜和米娜母亲互相解开衣服,出神的我忽然眼睛一黑,「别动」  安娜从后面矇住我的眼睛,又大又软的胸部压在我身上,突然有点喘不过气,「我要你让我舒服」,接着她翻开我的内裤,小弟弟老早就硬梆梆,我能感受安娜嘴里呼出的热气:「你欺负了我家两个女人,怎么可以没有我」  啾一声,安娜在龟头轻吻,「但是没这么容易」  我听见安娜脱下衣服的声音,也闻到房间淡淡的清香,然后她拉着我到她身边,我坐着伸手就碰触到她的肌肤,扶着她的腰,滑嫩的,甚至有些沁凉的手感,舒服的就像摸着羽毛;我跨坐在她的丰臀上,她丝质的内裤有点滑溜,但也让我紧绷的小弟弟很舒服,我从她发尾的穴位,顺着脊椎按背,腰部,股盆,一路到屁股下方的指压,再大腿小腿的经脉按摩,我聆听着安娜娇喘,「嗯…好舒服,就是那里,嗯…手在摸哪,哦,嗯…」,我也在享受着,我用自己的手脚先去品嚐,就像一盘丰盛的菜餚摆在眼前,我要慢慢的享受。  「安娜有些汗湿了」  「你觉得应怎么办呢?」  接着她转身坐在我身上,解开遮住我眼睛的缎带,我们两个在几公分的距离下面对面着,但在如此美丽的女人面前,我真的无法克制,我吻向她的嘴唇,她回应了一下却推开我,再轻轻的拨下胸罩,弹出白嫩的乳房,挑逗的在我面前弹跳,尖挺的乳头也在磨擦着我的胸部,接着她又亲我的胸膛,湿滑的舌尖,兹兹作响移向我的下体,我已躺下,她就在我的身上,趴跪着,头发轻拂过我的阴茎,她美好的身材,像蛇一样扭动着,她的指尖没入了她的肉缝,肉缝旁有一滴白色黏稠的液体,我贪婪的抬起头,吸吮着她的美尻,她一下子酸软的趴坐在我的脸上。  安娜的姐姐「米娜」,她是我最怜惜的人,熟悉的小穴总为我倘开大门,但安娜是妖精,是做爱的机器,全身紧密贴合的感受,肥美的肉穴一吸一吐的顶到底,完全地令我销魂,而且安娜很容易湿的体质,我刚进入她的身体,泊泊的淫水,喷射一样的流出,我们还不好意思的换床再战,但四个人挤在床上,有一种拥挤的乐趣和新鲜感,我是主角,我看着女人一个一个的更换,一个一个的跌下床,三个女人的淫水,把床单浸得好湿,房间里都是浓厚的体液的味道,都是男女媾和的呻吟声,让人发狂。  「哦…嗯…老公我爱你…啊…」  我让米娜趴着,让她屁股对着我,肉穴还是那么紧,我深深的抽插,「好哥哥…不要停…好美…哦…天哪」  我在低喘着,米娜已经丢掉羞耻心,胸部在前后激烈的晃动,「姐夫…啊…都给我…哦…我来了…我们一起来…哦…哦…」  我扶起安娜的腰,她就跨坐在我上方,双腿绕到身后,她指甲在刮我的背,她咬着我的脖子,她的股盆前后剧烈的摇晃着,她的身躯舒服的往后仰,让我看清她的美乳,她冒着汗,胸口一直透着红晕,她阴道的收缩特别强,特别是我射精的时候,一阵一阵的抖动爆发,都让她抽搐的高潮连连,就像要吸乾我的精液,我每一次射精都在安娜身体里。  整个夜里我们都不断的高潮,我最少射了四五次,而且一次比一次久,女人们也像发情的母狗扑向我,我一次又一次的被唤醒,再插入,再陷入疯狂,我们发了疯的做爱。隔天,又是一个舒服的暖阳天,我们都睡眼惺忪,但看着她们摊软着穿着各自的内裤、衬衣、外衣,我想像着未来,美妙的日子将会继续 。 TOP Posted:2013-03-03 20:14 | [樓 主


  • 提示:收藏本站,請使用Ctrl+D進行收藏 |
  • 警告:如果您未滿18歲或您當地法律許可之法定年齡、或是對情色反感或是衛道人士建議您離開本站!
  • 本站歸類為限制級、限定為成年者已具有完整行為能力且願接受本站內影音內容、及各項條款之網友才可瀏覽,未滿18歲謝絕進入。
  • 本站已遵照「iWIN網路內容防護機構」進行分類,如有家長發現未成年兒童/少年瀏覽此站、請按照此方法過濾本站內容
  • >『網站分級制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