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typepage:name} >女同事的诱惑(上)
当我第一眼看到她,就觉得她是个不折不扣的性感尤物,或许不同于一般人眼中的性感,同事们都觉得这个女生是个乖乖女,但我了解这个新进女职员,内心的渴望。  她叫米娜,坐我前面,在开放式的办公室里,她的一举一动都引我注目,刚来虽然只有简单寒暄,但她拨头发的香气,看她紧身的长裤浮现着曲线,都令我窒息。  有一天她的电脑系统出了问题,毕竟前辈我这种事能够帮忙后进,索性坐她旁边手把手教学,突然发现她T恤领口旁的肌肤好白晰,而且冒出的汗亮晶晶的,哦我可没注意她胸部,但她似乎意会到我的视线,用手肘轻推了我胸口,反而是我自己有点不好意思,而她的微笑似乎如我预感,还能更进一步。  后来她的穿着愈来愈有变化,如同新竹的天气变化莫测一样,时而可爱,时而透露性感;虽然我喜欢看她背后与耳膑的秀发,但她开心的转身和我聊天已经变成每天上班的例行公事,慢慢的无所不谈……  有一天我偷偷告诉她:「裙子太短,内裤快跑出来啰!」她若无其事的回:「我在跳舞的时候更辣!」接着我也半开玩笑说:「哪天来我家表演一段吧!」  接着她手掌就像不经意的滑到她双腿间,闷哼一声然后一手拍在我桌上,旋即转过身去;那天我看着桌面的雾气,感到自己的跨下早就蠢蠢欲动而微微湿润,是因为天气热的关系吗?  公司每个月会有一次聚餐,这次也正好庆祝这批新人过试用期转正职,大家一起到锅大爷吃到饱,出发前我们还确认了吃完要载她回家,让我更期待今日的聚餐;中间我们当然一行人都在狂喀,我还特别加强摄取了牛羊肉与生蠔,以避免有个万一,还有足够的蛋白质和锌来支援;而且米娜今天穿了一身粉色衬衫加上黑色内衣显露性感,短裙下的黄色丝袜又显得调皮。  饭后她拿着两球冰淇淋,我远远的就像看见猎物般的看见她,她也回报以眼神,回报以伸长舌头舔着冰的样子,我分不清哈根达斯上流动的,是冰还是她的口水,然后我拿过她舔过的冰,再一起坐在角落,耳鬓斯磨,而且脚边与黄色丝袜的磨擦,让我好硬,吃下的生蠔快要喷出;我们似乎,已经超过了同事应有的界线……  聊聊她客气的跟同事要出空间离座,走向楼梯间的厕所转角,我注意到她回眸的一笑,接着我也若无其事过去,敲门,里面有人,「欢迎光临!」一个服务员从旁边仓库出来,挡到人了,我被吓了一跳,发呆一下鼓起勇气小声问:「米娜吗?」里面回答:「是啊!」再问:「不舒服吗,怎么突然……」  然后门忽然打开,她站在门口,我们相视一秒,我就像恍神一样被吸引进去,她笑着说:「上个厕所你也想看吗?」接着把我按坐在马桶上,似乎有准备似的音乐响起,她竟然在我面前跳起舞来,是节奏蓝调吧,但当时我就像个傻瓜,看着她的引诱,她随音乐摆动,她的呼吸我听得到,她的头发轻轻的挥过,她转身一个M字腿从上往下,黄色丝袜从我胸口前方晃过,然后溜下我的双腿。  我感觉得到接触,心跳声比音乐还要亢奋,接着她一屁股坐在我的大腿上,硬生生坐在我的小老弟上,又兴奋又痛应该是这个意思,然后她转头甜甜微笑,「喜欢吗?」就整理整理,离开了……差点裤子没脱就泄了,马桶上被这样伺候还是第一次。  吃完饭大约十点钟,大家到车旁互相道别时,我对她展开了男人的反击,捏了她的翘臀一把,看她再见说到一半忽然停顿颤抖的样子,才难得看到她脸红。  一上车发动我立刻见识到,女人的复仇真厉害,是刚才她喝下的酒精作用吗,倒车途中我的裤子就被解开了,不客气的小弟弟被掏了出来,「看你还敢不敢这么坏?」这突如而来的动作,我想自己和同事们道别时应该脸更扭曲吧!  「乖,我会好好照顾你弟弟的。」米娜粗俗的话加上她嘴唇的轻吻,我小弟又大了5吋有,她好像也被吓了一跳,但微笑一下就含了下去,我又舒服又担心同事看见,还好7人座车子够高,不致于人赃俱获,但下个红灯路口可没这么好运,一台货卡就准备停在我们左边,「旁边车子会看见。」我说着并想扶起她。  「我不管,让他们看。」她边含着边说,这时隔壁驾驶也给了我个微笑,用手机拍了张照片然后竖起大姆指就开走了;我也直上竹科交流道,车子很少,我直冲170km/hr,加速的过程中我射了,射满了米娜的嘴巴,一阵祥和中我在想,口交的天份是不会写在清秀的脸庞上的。  车上一时混杂了精液与米娜的体香味,发呆一阵子,米娜问:「你们男生都怎么看我的?」  「大家都很喜欢你啊,而且我会照顾你的。」  米娜:「我讨厌大家都觉得我是乖乖女。」  「我觉得你很性感,特别是你拨头发的时候。」  米娜:「我的胸部又不够大。」  「你瘦,但你的屁股很大很美,可以撑出裤子的曲线。」  米娜:「我喜欢你,但你都不约我出去。」  「我在等机会,像今天这样的机会。」  米娜:「我好渴!」  我又半开玩笑,不怀好意的回她:「再来我下面喝吧!我喜欢你淫荡的样子。」  米娜:「不正经。」然后她竟然又含住了我软了的那里,我的弟弟也马上热烈回应,我兽性又起把车闪到湖口附近的避车道,一看没什么人我立刻到后座,想把椅子全部放平还有拿出包包里的保险套,但女人的兽性让她扑向我,没有错,是她扑倒我。  我们热切的拥吻,用舌头交换彼此的味道,我撩起她丝质薄裙,「我要亲你妹妹。」漆黑里她半脱黄色显眼的丝袜与内裤,我们在乘客座位上就69式了起来,她就像舔冰淇淋一样先是用舌头逗弄我的龟头与蛋蛋,我则欣赏着湿透的妹妹,再用力吸着她的阴蒂,我的舌头像是要吸干甜桶里的冰淇淋一样,感受她阴蒂抖动我就更硬。  我突然一手拉起红色拉环将椅子放倒,抱起她的身体往第三排摔,拉起她的长腿架在肩上,现在浑圆美腿只挂着内裤与丝袜,我留着她的黑色内衣,但仍然搓揉着她的乳头,我吸吮她的脚指,用力抓住了她的大腿底部,弟弟就像在水道上一下子就溜了进去,里面很湿,她的收缩让我感到很紧很舒服,再配合米娜的浪叫:「哦……嗯……快来啊……快插……啊……来了……快插,插死我……」  鼓励我们的下体不断的碰撞,啪嗞啪嗞的能感受到快乐,中间米娜甚至停了一阵子,因为她那里的振颤高潮。  我们再度亲吻,我让她趴着,屁股就耸立在我面前,这不是办公室里我日思夜想的吗?我也趴在她身上插入她的小穴,「抱紧……哦……好爽……我还要……都给我……啊……」我的弟弟被她的年轻的嫩肉紧紧吸吮着,「我要射了。」  但她竟然抱得更紧:「全部给我……啊嗯……射到里面……」就这样像野兽一样的男人跟女人,射了还紧紧抱在一起,一起扭动;我们看着身边湿成一片,米娜对我笑淫淫的说:「以后我不要你等机会,我每天都要。」  可能快半个小时后吧,我轻轻叫醒她,「来,我送你回家。」  米娜:「回你家吧!我妹今天舞团表演很累了,我们别吵醒她。」  她桃园的家三房一厅,她妹和她一起睡,听说很漂亮很多人追,而至于那一天接下来发生的事情,那又是另一个故事了……  (二)  米娜:「以后,私底下我可以叫你老公吗?」  「还有什么不行的,老婆……」我的手一直没闲着在摸着她的大腿,勾着黄色丝袜被扯破的网眼。  米娜:「我以前也玩得很疯,但你的感觉不一样,很温柔,又特别。」  「是特别大吧!」  米娜的脸又红了,我那时心里想:「看来今晚不用睡了!」  到了她家已经晚上1点多,楼梯间我们拥吻,依依不舍道别,待米娜整理衣服,打开进门,她看看鞋柜说:「我妹又不知道跑哪疯了。」虽然有点可惜她妹不在,但我不知哪来的色胆,背后直接隔着起米娜的裙子就揉,我一边亲着她的颈背,一边低声说:「老公老婆就是要睡在一起啊!」那时我心想米娜妹不在,她母亲又要照顾卧病在床的米娜爸,没空理我们的。  这时房内却传来声音,「米娜吗?」  米娜:「我回来了,妈……妈这么晚还没睡啊!」  「我在房里帮你爸弄尿壼,你直接进去睡吧,我就不出去了!」  虽然吓了一跳,但机不可失,我掀起她裙子,扯下她的内裤,从股沟开始乱抠,然后抓起屁股就想在厨房桌上插入,米娜却阻止,「猴急什么,我们的房间在后面呢!」  突然间,岳母大人从主卧出来,我一时连滚带爬的进了米娜房间,「妈,有什么要帮忙的吗?」米娜走过去应付她妈了,呼,我则面对一片乌黑,往下看到刚刚猴急掏出的龟头,又亮晶晶的蓄势待发就觉得好笑。  接着找电源开灯,又是一惊!一个衣衫完整的美女侧躺在床上,是米娜的妹妹,看来是醉翻了,鞋都没脱,手上还拎着包包,而且眼睛是张开的,看着我,看着我的弟弟,我紧急的把弟弟折进裤裆,「你好,你是米娜的妹妹,安娜吧!」  安娜说:「你是接线生吧!」醉翻的女人会好好听男人说话吗?一个不要说话的手势,我梦里的女神缓缓坐起来,小可爱一边的肩带滑下手臂,半露酥胸,然后竟然帮我口交。  她叫安娜,是米娜的妹妹,在米娜手机上有看过她的照片,美丽的脸庞和姐姐有几分相像,但金色的卷发下,有着写真女星般的身材,照片里大圆领针织衫透露上围不凡,真是女神;第一次认识这个女孩是因为安娜连续的未接来电,同事都白眼了,我知道米娜出去银行办点事还没回来,再看到她手机的来电大头贴,好美,我那时也想和安娜有点发展,索性就接了起来,「喂!」  「喂,姐,钱还没弄好吗……嗯?你是?」  「她手机没带在身上,不过,我想她现在正在银行办这件事,你放心,美女。」  「你是坐姐后面的同事吧,谢谢你。」  「不,我只是接线生!」  回神间,安娜已经撩起她的黑色短裙,露出了她性感丰腴的臀围,刚好的脂肪,让蕾丝内裤在臀间凹下,隐隐露出黑色的小森林,我右手向下探,左手一把抱住她,门又开了,是米娜!  「妹妹你在啊……怎么,我才不在一下就抱起来了!」  「是姐姐你同事先露出给我看的哪!」  「安娜你出去!」  这时安娜拎起高跟鞋靠近姐姐,瞄向我,一脸邪媚的对米娜说,「姐,我们玩玩他嘛,看起来好可口哦!」  姐妹俩竟然相视一笑,手指示意着,要我脱下裤子,我照做,不争气的弹出直挺挺的朝天愤怒鸟,接着她们又耳边斯语了一句走过来,米娜亲我的嘴,脱下我的衣服,把我推倒在床上,舔起我的乳头,安娜亲我的鸟,她的嘴唇更厚,更性感也更会口交,口交得愈深,噗兹噗兹的弄得我心愈痒,甚至想一泄了之,但姐妹俩可觉得不够。  「准备好了吗?」妹妹坐在我大腿上就准备插入,我这时急中生智,在姐姐米娜耳边讲:「我要你先。」妹妹就活生生的被推到前面来,当下妹妹安娜真是气得花枝乱颤,但我接着拉她到身边,她示威似的趴坐在我的面前,展示凶(胸)  器,我被迷惑般的开始搓弄着,她浑圆结实的乳房,那滑嫩的看得见青色血管的美乳,还有年轻又尖挺的乳头,已透露出她的兴奋……  「哪有什么比得上你的美丽呢?」我轻咬着细语着,再贪滥的吸吮着,享受着这上天赐予的,丰硕的果实。  双飞的原则是,操你次爱的,亲你最爱的,我要把握和安娜的做爱时光,这点用心良苦安娜怎么能明白呢?安娜忍不住娇喘了起来,米娜也要插入了,却又听见了米娜母亲的声音:「是谁在欺负我两个女儿啊!」  「米娜安娜,你们知不知道羞耻!」  米娜安娜赶紧坐好,大家一时无声,低头,裸身,像三只做错事的小猫,这时米娜母亲走近,抬起我的下巴,「原来如此啊。」却突然吻我,再一个巴掌,狠狠把我打向床边,我侧着身看见米娜母亲褪下睡衣,好美的景色啊,雪白色的内裤,丰满的上围,但我更爱她肉色的丝袜,包覆着为人妻的肉感曲线,「家里好久没有男人的性感香味啦,来,帮忙……」  在米娜母亲的招呼下,我竟然被大字型的凹脚,然后米娜母亲一屁股坐在我的脸上,「男人,快舔我。」我一下子喘不过气却还是听话的伸出舌头品玉,接着米娜母亲慢慢的用舌尖,品嚐我的阴茎和睾丸,然后又突然一整个把睾丸含进去,我不由得叫了一声,然后忍受着,却也享受着,享受着米娜母亲的阴户的味道,享受这有点被虐的快感。  「米娜,来。」我感受到米娜母亲阴户流出的爱液,也感受到她吐唾液在我的龟头上,接着米娜抓住我下面,磨了两下阴唇,就整根塞入了她湿暖的阴道,夹紧了我的老二,米娜韵律的前后移动着,不时忘情的嘶声叫出:「哦……啊……我的好老公,我们在分享你啊,哦……」恍忽中我听见米娜和她母亲在接吻,听见她母亲在亲着米娜的阴蒂和我的耻骨,听见活塞运动上下激烈的啪嗞啪嗞声,看不到却感受得到,色情的画面。  「安娜,来。」米娜母亲的命令下,接着换安娜当起女王坐在我脸上,本来我一直无意识的摸着安娜的乳房,现在,粉嫩的鲍鱼我享用着,舌头在蜜穴里弹跳着,安娜似乎也受不了刺激,大叫了起来:「啊……我的好姐夫,别停……啊……好爽……哦……吸我,吸干我……」  我的嘴角脸旁,佈满了安娜的爱液,米娜母亲也在旁边抚弄着自己的阴蒂,然后吸吮着安娜的乳房,还有她的每一吋肌肤,每一个角落,「哦,妈,那边不行,哦……哦……」舒服处安娜也会摆动自己的腰,享受其中。  我也任凭她们母女三人在自己身上,舔着我的大腿、我的奶头、我的睾丸,我任她们摆佈,我抽送米娜的感觉愈来愈强烈,我也愈用力的咬着安娜的嫩肉,揉着安娜的乳房,捏着米娜母亲的丰臀,我紧紧感受到她们的淫荡情绪升到最高点,然后我听到米娜的声音在门口响起,「真好意思,在人家家里这么快就睡着啦!」  梦醒,原来是南柯一梦,我一边回想着梦里的画面,一边观察着,房间不大,但床很大很干净,够两个女生睡了……米娜和安娜平常就睡这啊,嗯,女生的床还真香啊;赶紧振作起来,在餐厅遇见伯母,真如昨日梦境般的风韵犹存,我的下面竟然也硬了起来,但礼貌的寒喧过后,米娜也匆匆的催我回家了。  我和米娜的恋人关系也算是萌芽了,但不敢招摇,毕竟礼拜一上班时都是有送人家回去吼!之类的流言,我们的女经理莎拉甚至用指甲刮过我的脖子,警告着说:「部门内不能谈恋爱。」所以好几天我们都乖乖的,而且我也怕弟弟操劳过度啊!  没隔几天,记得米娜当天穿着牛仔短裙,棕色的长袖T- shirt,及膝的马靴,没什么特别,但气质就是让人感觉舒服,没想到中午吃完饭,大家熄灯休息了,手机传来米娜的简讯,「1Ftoilet,needyou。」  我当下赶紧蹑手蹑脚的到了一楼厕所,对面的访客接待窗口也休息了,我确定四下无人,探头走进女厕,果然米娜在里面,抿嘴对我嫣然一笑:「你放心,我查看了几天,这个时候没有人会进来的。」她很快的走入最后一间厕所,我亦步亦趋,关门,我们紧靠着墙,像久别重逢的恋人般亲吻,米娜嘟着嘴,还是小声的说:「我不是说每天都要找我的吗,欠我几天了。」  「大家怕用脑过度,我是怕用鸟过度嘛!」  我喜欢听她银铃般的笑声,接着我轻咬她的耳垂,吻向她的肩膀,我不脱下她的衣服,但是我吻遍她的下巴,她的脖子,她的胸口,我感觉得到她呼吸的急促,胸膛的起伏,我们急忙的脱光,但留下了她的靴子和短裙,我抚触着她匀称的身体,多一分少一分脂肪都显得多余的身体,我顺着中线往下亲吻,拉高她的裙子,看着她双脚优雅的脱下内裤,欣赏着她为我整理过的小森林,我喜欢她的味道,她也享受我的爱抚,享受我舌尖挑动她的阴蒂,那粉红可口的阴唇召唤着。  我将她转身,弯腰趴在墙边,看着米娜的屁股和美腿,构成一道美妙的弧线,曼妙着摇晃,挑逗着我硬绷绷的老二,我无法忍耐,对准阴户就是一阵狂插,我像野兽般抓住她的腰,前后不停的冲撞,米娜忍着不敢大声呻吟,但啪嗞啪嗞声在整间厕所回响着,弥漫着淫荡的气息。  一下子时间冻结般,出现高跟鞋来回走动的声音,声音接近我们了,敲门声,「刚才我听见奇怪的声音,怎么了吗?」  是莎拉经理!但我反而更兴奋,速度放到最慢,却更硬,更有力,「经……经理啊,我是米娜,哦……我肚子不舒服,不用担心,午休完我就回去了。」  「没事就好,好好照顾自己啊!」  听着声音渐远,米娜搥着我汗湿的胸口,「坏死了啦你!」  我把她抱起,双脚抬在我身边,上面我们的舌头交缠着,下面我们紧紧的结合,我们恍神的做爱着,呼吸声,娇喘声,黏稠的下体激烈的碰撞声,甚至米娜粘满淫水的屁股撞在墙上的声音,交织着,快要到了,我们就像两只野兽放声嘶吼着,不,我们就是两只在交合的野兽,然后毫无保留的射精在母兽的子宫中,我们在公司厕所,得到了前所未有的满足。  我们在马桶上面对面抱着,赤裸着身体休息。  米娜:「我爱你,我喜欢和你做爱。」  我:「我也爱你,我喜欢操你的嫩逼。」  米娜:「嗯……」她娇羞的躺在我身上,还是香汗淋漓的。  米娜:「对了,你……喜欢我妹和我妈是吗?」接着又是她熟悉的,邪媚的眼神。


  • 提示:收藏本站,請使用Ctrl+D進行收藏 |
  • 警告:如果您未滿18歲或您當地法律許可之法定年齡、或是對情色反感或是衛道人士建議您離開本站!
  • 本站歸類為限制級、限定為成年者已具有完整行為能力且願接受本站內影音內容、及各項條款之網友才可瀏覽,未滿18歲謝絕進入。
  • 本站已遵照「iWIN網路內容防護機構」進行分類,如有家長發現未成年兒童/少年瀏覽此站、請按照此方法過濾本站內容
  • >『網站分級制度』
  •